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八)(补)

重生青春版:傲娇中二弟弟x温柔纠结哥哥。【另一版本】天若有情-忘记他(长篇)(已完结)(原剧向延展寻人故事)

以及,《忘记他》番外将不定期更新。

***

因为这章是在第十章之后补的,为了方便阅读,附前后章节链接 

上一章  天若有情-朝花夕拾(七)   

***

第八章

简介:Julian的秘密花园


“我有一个秘密花园。”

华港生有些惊讶地回头看着Julian。他的声音很轻,脸上带着一种 “我只告诉你哦”的孩子气表情。

他不禁莞尔,“在哪里?”

 

这是他们相处的第三周。他在暑假之前已经收到了研究生通知书,并且申请到了研究生宿舍。暑假正式开始之后,学生们都离开校园,去咖啡店的客人越来越少,他逗留在这边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多。鲁大海经常不在家,有时候十一点半下课之后,他会留下和Julian一起午餐,然后一起度过午后一两个钟的时间,下午三点钟之后回到宿舍。

 

那是一段安静的时光,午后的嘈杂蝉鸣声中,两个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微风挟带着海水的咸味吹进花园,又浸透了庭院中玫瑰的清香,有种沉甸甸的甜美,令人闻之醺醺然。

Julian喜欢晒太阳,露出的肌肤都晒成金棕色,在明晃晃的太阳底下,泛出蜂蜜般甜蜜而黏腻的光泽。

他有时候抬起头来,看到少年乌亮的黑发,晶莹的皮肤,闪亮的眼睛,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一声。

有什么风景能比这样美好的画面更令人赏心悦目呢。

 

每次对上他的目光,Julian便会不失时机地向他提议:

“你要不要去游泳?”

“你要不要午睡一会?”

“你要不要听音乐?“

……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想笑,Julian毕竟是个孩子,不管他在人前表现得多深沉,在两人独处时候却总是会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来。尤其这种漫长而闷热的午后时光,要他一直安安静静地呆在他旁边实在是太无聊了。

 

“那,我想听中国民歌,有吗?”

“没有。”这孩子皱起鼻子,“美国民歌就有。”

华港生便笑,“你到底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

Julian蹙着眉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

很快他就放弃了纠结。

 “唱一首你喜欢的歌给我听吧,国语的。”

华港生想了想,说,就这首吧,他用手里的笔轻轻打着拍子,唱了起来:

“春天的花,是多麽的香,秋天的月,是多麽的亮,少年的我,是多麽的快乐,美丽的她不知怎麽样……”

这首歌节奏轻快悠扬,歌词天真活泼,他很喜欢。

“好听吗?”

Julian嗤笑一声:“土。”他偏了偏头,“但是你唱得很好听。”

“春天的花,为逢春开放,秋天的月,为逢秋明亮,少年的我,只有今天快乐,美丽的她不知怎麽样……”

莫名有种怅惘。

 “你几时见过快乐的成年人?”

 

* Julian的秘密花园*

铺满了常春藤的山墙一直延伸,在最后低下去的一段,格外浓密而蓬松,长长的枝条一直拖到地上,一些藤蔓攀上了树枝,层层叠叠,织出一道厚厚的帘幕,绿叶之间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攀缘玫瑰。Julian手指慢慢拨开绿色帘幕,回头向他扬了一下下巴。

他不禁惊叹起来。

帘幕的背后,是园丁也不曾修剪过的丛丛灌木,最多的就是玫瑰,那些玫瑰在无人问津的地方生长得格外蓬勃,细长的枝条蔓延纠缠,从一棵树延伸到另一棵树,像一道道花桥,将灌木丛连接起来,它们垂下的长蔓相互纽结,枝叶间密密匝匝开满了红白玫瑰,形成一个环绕封闭的花墙。

花墙之内,阳光明媚,树丛里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头顶的蓝天似乎也比外边更明亮温柔,而在靠着山的那一面,有一个小小的方形洞穴,洞口同样爬满了玫瑰藤蔓与花朵,神秘得像是童话书上的秘境。

Julian弯下腰,穿过洞口那些落下来的枝枝蔓蔓,消失在玫瑰帘幕后,又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招呼他,“进来,小心刺。”

 

这是旧时英国人的房子,二战时候,许多人家都会修得临时躲避轰炸的防空洞,年深日久,大都荒废,封闭和填埋起来,但这花园内仍保留了一个入口。见那洞口低矮得只能容幼童正常进出,他也只得低头弯腰,跟着Julian进入。

里面通向深处的巷道早已封闭,只余一个暗室,四壁都是藤蔓,脚下踩着是木质的台子,落满了枯叶,他即使弯着腰仍然碰着头上粗粗的木梁。

Julian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看着他笑,他也学他一样坐下来,两个人挤在一起,便几乎将这空间填得满满当当。

 

四周突然变得极之安静,洞口的藤蔓枝叶与玫瑰轻轻摇曳,微风偶尔吹开缝隙,透进来零星几缕阳光,仿似置身一个与世隔绝的童话世界。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联想。他们本是一母同胞,此时在这幽暗空间紧紧依靠在一起的姿势,倒好像是一同寄生在母体之内。在这寂静的洞穴中,他们彼此的心跳与呼吸声都被放大,外界的声音则变得遥远而模糊,像极了婴儿在母亲体内的记忆——如果他有记忆的话——至少,在他许多个不甚清晰的梦境里,关于母亲的回忆就是这样的朦胧而温柔。

 

“八岁那年,我发现了这个地方,”他听见Julian的声音,飘在浮动着玫瑰花香的空气中,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我就叫阿鲁不要修剪这里。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总是来这里一个人坐着,有时候,我就在这里面睡着了。”

他轻轻地笑了声,“那时候,这里面还很宽敞。”

 

Julian曾经喜欢远远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妈妈很美,如同圣母——在他幼时的记忆里,对女人的印象便是油画与书本上的圣母像——而她们甚至都不如她美,他固执地这样认为。

他也曾经那样执着地想要讨她欢心——每一个科目他都年年第一,他从未有过考第­二的科目。每一次竞赛,每一场演讲,每一座奖杯,每一块奖牌。他从不把其他人当作对手,那些别人眼中的光辉,在他都是理所当然。他只是想看到她对着他微笑,说,“乖仔。”

但她依然很少笑。这些都不能使她快乐,他亦不能使她快乐。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直到有一日,他偶然听到那句话。

“当初我不想要的,就是不小心,才有的他!……你希望他以后和你一样吗?”

“……”

他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男孩站在门背后的阴影里,却好像失落在荒凉的极寒之地。

原来,她不想要的。他从来都不是她想要的。

“不小心。”才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全部理由。

后来便是父亲与他的交谈,父亲的态度像面对一个大人那样认真。

“Julian,你迟早都要离开家出去闯天下的。”

他沉默,然后抬头看着父亲露出一个笑容。

“没错。”

 

那一年,他只得十岁。

 

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为什么,心还是会痛呢。

他将手按在自己心上,它依然在空空空地跳动,每一下都是那么空虚,那么伤痛。

他低下头去,将脸深深埋入膝间。

 

华港生突然伸出手,揉了揉Julian的头发。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下意识地,就想要摸摸他的头。

Julian的头发浓密柔软,非常顺滑,似乎不太像印象中那只充满攻击性的小野兽。

 

“Julian,谢谢你和我分享你的秘密花园。”

“作为交换,我也会带你去看我的……秘密基地。”

 

Julian的头抬起来,兴奋的情绪又回到了他脸上,“哪里?什么时候去?”

呵,到底还是个孩子。

华港生笑着看了看腕表,“现在是……三点,我们三点半出发吧,可以赶得上日落。”

 

华港生的秘密基地在山上,是四十多年前那场战争的遗迹。*(注一)

山顶小路尽头,圆柱形的堡垒依山而建,向外探出一个半圆形的平台用于瞭望,堡垒内一些通道已被土石封死,但依然遗留着数间带射孔的洞室,混凝土浇筑的水槽管道与桌台,粗砺的墙壁砂石间还能看到细细的贝壳。坐在平台上,便可以俯瞰整个维多利亚湾,香港岛西面和南面美丽海景尽收眼底。

 

“时间快到了。”华港生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十分神秘。

“什么时间?”

“每个月的一号,太阳落山之际,这条路便会染成金黄色,美得难以形容,好像黄金大道。”

“每个月?”

“是,每个月。”

“你每个月都会来这里?”

“小的时候,”华港生指向山脚,“这里的视野,可以看到我以前的家。”

那山脚沿海本是一片木屋区,在清拆公民村前已经全部清拆,他所指之处,早已无迹可寻。

“那时候,我总是想象,妈妈有一天会在路的那头出现。”

Julian不再言语,两个人并肩坐着,望向路的尽头,都有种隐隐约约的期待。

 

忽然之间,太阳落下山去,万道金光自云层折射出来,好似有仙子洒下漫天金粉,将整条路染成金黄色,灿烂辉煌得眩人眼目。

他们凝神屏息,都被这金光迷了眼,恍如置身梦境之中。

那金芒只维持了三分钟光景,刹那间便消失无踪,一切恢复原样。

 

两个人摊开四肢躺下来,看着余晖映照的橘红色天空。

 “以后,我会怀念这里的夕阳。”

黄昏的空气令人昏昏欲睡,Julian声音也如同梦呓,渐至轻不可闻。

华港生微微偏过头,看着他慢慢闭上眼睛,染上了金色光芒的脸庞,映出孩童般的宁静与天真。

 

他在微凉的夜风中醒来时,眼前天空已变成宝石蓝,满天繁星悬在头顶,银河似乎触手可及。

 “那是天鹅星座,左下面是天鹰座,右边是天琴座,“Julian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天琴座的主星Vega和天鹰座的主星Altair,加上天鹅星座的主星Deneb,就是有名的夏季大三角。”

华港生听完,侧过头去,看见他琥珀色的眼睛明亮如星光。

“那个……天琴座的主星和天鹰座的主星,就是我们说的织女星和牛郎星吧?”

Julian点点头,“嗯,再过去,就是蛇夫座,在它边上那一长列星星是巨蛇座,”华港生眼睛跟着他的手指移动,“然后下边,是天蝎座 ,也就是我的星座……看见最亮的那颗星了吗?就是蝎子心口的那颗。”

那是蝎子的心呢。

华港生仰望着漫漫星河,不禁心驰神往:“我听说,织女星和牛郎星的距离有十六光年。”

Julian喃喃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未必就比星星之间的距离来的近呢。”

(未完待续)

***

 下一章  天若有情-朝花夕拾(九)

*注一:港生的秘密基地结合了摩星岭炮台(Mount Davis Battery)的地理位置和赤柱炮台的外形与结构。四十多年前那场战争即1941年12月开始的香港保卫战。

*港生唱的那首歌叫《少年的我》,感兴趣的可以听费玉清版本

***

作者说:补的这一章是第七章第九章的一个过渡,虽然不加这一章情节也没有不连贯,但是这一章对我来说是很必要的。第一让他们俩分享了秘密,关系更进一步,第二也是后面情节发展的一个必要铺垫,就是阅读顺序看起来会有点麻烦,希望大家谅解。

***

*堡垒大概是这个样子

*最后,丢一个夏季大三角,大概是香港七月初晚上八点到十点的星图(星座我画的,尽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