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集-圆月(中秋贺文)

叶西(囚禁x脐橙)

***

八月的风中有桂花香气。银盘似的月亮刚刚升起,剪开一天云彩。白云城寂静无声。

夜风中传来清晰而空荡的脚步声。

这是一条幽深长廊,两边是一扇一扇半掩的门扉,透出昏暗烛光,像是一双一双窥视的眼睛。

他手里举着一盏灯,穿过那些忽明忽暗的眼睛,一直走向长廊深处。

长廊尽头,一扇上了锁的门前,灯光在锁链上闪烁跳跃,似乎有种压抑不住的兴奋。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

他喃喃低语,手指落在锁上。

幽暗烛光将房中一切抹上迷离色彩,铜香炉中弥漫出淡淡白雾。
层层叠叠的帐幔后,一面圆形的白色玉璧,放出幽幽清辉。
玉璧中心,那个人四肢上缠绕着银色锁链,像一个受难的神祇,被囚在圆月之中。莹白色光芒像是从他身后晕开来的一袭月华,将他笼在其中,似幻似真。

西门吹雪。依然一尘不染,白衣胜雪。他高傲的头低垂着,一截后颈肌肤露在衣领外,在朦胧的月晕里,泛着微光。
有一部分头发落下来,遮住了半边脸颊,他的眼睛在垂散的发丝后若隐若现,睫毛长长地垂着,像蝴蝶的翅膀。

他痴痴看了好一会,才轻手轻脚地放下手中的灯和剑。那个人,即使毫无知觉,冷得像没有生命的雕像,依然能令他心神荡漾,像微风吹过湖面,水波起伏,绵延不绝。

他轻叹一口气,伸出手托起他的下颌,用拇指轻轻摩挲他紧闭的嘴唇。

西门吹雪像是突然醒了过来,他蓦地睁开眼,正对上面前那人幽深莫测的眼神。

他琥珀色的眸子里泛着潋滟的水色,似乎有一点迷茫。
“叶…孤…城?”
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 他微微挑眉,垂眼看着停留在自己唇上的手指,露出一种懒洋洋而又不耐烦的神情,像一只被扰了清梦的猫。

“你是来放我走的吗?”
“放你走?为什么?”
“明天就是月圆之夜,你不放我走,是怕输给我?”
叶孤城忽然笑了,他苍白的脸上泛出奇异的红晕,眼睛亮得惊人,如同暗夜中的寒星。

他的手从西门吹雪唇上滑了下去,掠过喉结,脖颈,锁骨,然后直探入他胸前衣襟,顺着他的肌肉线条轻轻抚摸。
布料下的皮肤光滑细腻,像一匹上好的丝绸,他的肌肉紧实坚韧,富有弹性。
另一只手将他眼前垂发轻轻挽起,长长的手指鱼一样灵活地出没于手中的乌发,柔韧发丝在指间缠绕。
他的嘴凑近了他耳边,低声道: “别激我,没用的。”

西门吹雪挑着眉稍,浅金色的瞳孔半眯着,透出冷冽的光。
却在叶孤城含住他耳垂时,睫毛上下交叠,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这个吻富有技巧而且目的明确,舌尖轻轻地扫过他的耳廓,带着潮湿的热气慢慢向里探索,被他扫过的每一寸肌肤都似乎噼噼啪啪爆出火星,燃起火苗,热意在体内悄然升腾,西门吹雪冰冷的身体微微地发起抖来。

舌尖顺着耳根慢慢下滑,停留在敏感的喉结位置,他用舌头与牙齿细细吮咬,西门吹雪有些难耐地仰起头,缓慢地阖上了眼皮。

叶孤城从他颈窝里抬起眼来,看着他脖颈美妙的曲线,又忍不住沿着那曲线攀缘而上,滑腻滚烫的舌一路烧灼过他皮肤,覆盖上他嘴唇,小心地探入,寻到他柔软的舌头,纠缠搅动。

西门吹雪呼吸窒了一窒。

叶孤城整个人压了上来,按住他的双手,与他十指相扣,将所有情绪都揉在一个无声的吻里。

屋内温度渐渐升高,他继续一寸一寸舔过他皮肤,将他身上独有的清冷气息吸入口鼻,像一只循着猎物气味的狼,来到他胸前,用力吮咬起来。

西门吹雪挺了挺腰,从齿缝中挤出一句:“你怕输……”后面的话语变成了嘶嘶的抽气。

他胸前最敏感的那一点被湿热的舌挑逗着,皮肤渐渐泛出粉色,雪白的衣袍剥开来,露出他线条流畅的身体,叶孤城的手指沿着他背脊向下,绵延着拂过他腰臀起伏的曲线,停留在温热的股间,轻轻抚弄,细细描摹,微凉的触感使得他的身体更为敏感,他在他手指下轻轻颤抖,双腿不自觉地夹紧了他的腰。

当叶孤城又一次进入他体内时,西门吹雪骤然挺起了上身,身体绷紧得像一张拉满的弓。

有声音在叶孤城耳边响起,那是他从未听过的,西门吹雪的声音。长长的,叹息般的呻吟,甜蜜而又柔软,令人沉迷。

他们在梦幻般的月光里交欢,两个火热的身躯合为一体,不留一丝空隙,随着对方的节奏纠缠抖动,在窒息的颤栗中痉挛。

错乱的心跳声越来越响,雷鸣般掩盖了一切。

事实上,他们的灵魂始终都在渴望着这样的撞击,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激发出最为炽热的光焰,照亮他们身处的无边寂寞。

叶孤城只能爱西门吹雪,西门吹雪也只能爱叶孤城。他们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密不可分。

高潮在同一时刻来临,让两个人的意识都进入了一阵空白,叶孤城在顶点茫然地地睁大了眼睛,恍惚中看见白衣的西门吹雪站在巨大的银色月亮下,缓慢而坚定地用剑刺入自己的心脏——那感觉令他既痛苦又幸福——西门吹雪,他看着他,琥珀色眼睛依然那样美丽,眼神中不知道是悲伤还是落寞,又似乎带着一丝怜惜。
他闭上眼,露出安宁的笑。“西门,是你吗?”
西门吹雪没有回答,他依然在微微喘息。

如雷的心跳声渐渐平复,叶孤城抱住西门吹雪光滑的背脊,无声地呼了一口气。
“我放你走。”
牙齿轻轻地咬住他肩膀,一只手伸出去在他手腕处,铿锵两声,镣铐松开,锁链哗啦啦落在地上。
身体失去了固定的西门吹雪离开了那块圆形的月华,像跌落凡尘的仙子一样向着他落下来,一下将他压在地上。
叶孤城此时不禁感叹波斯地毯的确是个好东西,他的背部深陷在云朵一般的柔软中,几乎没有感觉到地面的撞击。

西门吹雪俯视着他眼睛里似乎里蓄满了水光,薄薄的雾气笼罩着他双眸,迷离而又动人。
他咬着嘴唇眨了眨眼,一点亮光便顺着眼角滑下去,落在他脸上。
这个角度的西门吹雪,面泛桃花,眼波流转,还真是明艳不可方物呢。
这么想着,白云城主的脸上露出了痴汉的笑容。

“你以后,会有别的男人吗?”
“叶孤城,你想得太多。”

西门吹雪挺身坐起来,双手撑在身后。此时叶孤城被压在他身下,两人嵌在一起的身体并未完全分开,交合处渗出温热的体液,打湿了身下的地毯。
他的头向后仰着,下颌与脖颈的线条优雅美丽,只是从这个角度这样看他,叶孤城就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他伸出舌尖舔舔嘴唇,感觉到到自己又开始蠢蠢欲动。

西门吹雪似乎不经意地甩了甩头发,一只手撑住叶孤城的胸膛,另一只手扶住了他依然坚挺的欲望。
刚刚结束缠绵的身体湿热润滑,进入得并不算难,在最后他似乎咬了咬牙,用力坐下去,一下被抵到最深处,身体瞬间软了下来,喘着气趴在叶孤城胸前。
他蜷起双腿,夹紧了他腰肢,沉沉喘息,手指抓住他胸前肌肉,颤巍巍地坐了起来。
他上身完全赤裸着,美好的身体上布满红痕,雪白的衣衫还散乱地挂在腰间,他不想脱,任那些衣料层层堆叠在腰部。叶孤城双手握住他的腰——那也是令他迷恋不已的地方——指腹在他的腰线处反复摩挲着,西门吹雪似乎有些难耐这样的抚摸,身体战栗不已,一会绷紧,一会放松,呼吸也变得急促紊乱。
他徐徐起身,牙齿咬着下唇,双手撑住身体,往上抬了抬,又重重落下去,啪地发出一声响。
“我当然,”他哼了声,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会有。“
“但绝不会,让人,在我上面。“
他扬起头,缓缓地动起来,动作渐渐加快,腰肢上下起落十几个来回后,终于不能忍受地软了下去,他趴在他身上,身体颤抖着,咬住了叶孤城的耳垂,潮热的气息轻轻钻进对方耳里:“你可不要后悔。”

那声音像一片羽毛飘进他的耳中,却又像一记重锤重重砸在他心脏,他心头剧痛,似乎有很多看不清的东西从四面八方向他扑来,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弹起身,紧紧抓住了他的腰,开始狠狠往上顶撞。

那些早已注定的,纠缠不休的结局都在月光下被焚烧成灰烬,又在风中飘散无踪,他咬着牙追逐风声,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就在他前方,永远若即若离,触不可及。但他不会回头,追逐是他的命运。

西门吹雪的声音骤然提高,呻吟声变得断断续续,泪水止不住地涌出,眼圈泛着潮红,他浑身散发出火一样热度,身体随着身下激烈的耸动上下颠簸,像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孤舟,在欲望的巨浪之中浮浮沉沉,无法自持。

凶狠的冲撞令到他呼吸艰难,精神恍惚,恍恍惚惚间突然又轻轻笑起来,他一只手托住他的头,与他额头相抵,促狭而又得意:“叶孤城,你怕输,对不对?”

叶孤城不答,只是更加发狠地冲撞着他,将他的呼吸都撞得支离破碎。

心脏跳动剧烈得像是要奔出胸腔,身体里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躁动,裹胁着他冲向西门吹雪,像河流奔向大海,飞鸟投入密林,夕阳落入黑色的海面。

“终有一天,你能用你的剑,剖出我的心来。”
“你会看到,那是什么。”

“我并不怕输。死在你剑下,是我之幸。”

他醒来,床上一片湿冷。
那样绝望,那样绮丽,原来都是一场梦。
看看窗外,月亮已经升到了树梢,树叶在银盘上投出黑色剪影。
他点起一盏灯,披上衣服,走入那道幽深的长廊,脚步声在静寂的夜里空空回响。

“叶…孤…城?”
“你是来放我走的吗?”
叶孤城放下手里的灯与剑,伸出手托起他的下颌,用拇指轻轻摩挲他紧闭的嘴唇。

“我本来,是打算放你走的。”
他的手指滑下去,进入他的衣襟,暧昧不明地抚摸和揉捏着。
“但现在,我改主意了。”

***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天下人都在等着这场决战。
但这场决战的主角,正在这暗室之内。
风月无边。

***
买了决战门票的瓜众:
——入场了入场了!
……
——剑神和剑圣去哪了?
——大家散了吧?
——退票!

暮雪集圆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