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番外|月光光,食糖糖

朝花夕拾|番外|月光光,食糖糖【中秋】

 

“你确定这里真没人找得到吗?”Julian微微喘息着小声问道。

“我确定。“华港生笃定地回答,他扶着Julian的胳膊大口喘气。

两个人开始跑得急,又边跑边笑,骤然停下来,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这是一个小小的阁楼,朴素而干净,朝北有着一个斜开的老虎窗,床上铺着格子床单,他们在床上坐下来。

“这是我之前租的地方。”华港生边说边摘下帽衫的兜帽,头发乱糟糟地露出来。

窗外偶尔响起烟花绽放的声音,呼啸着升空,在空中炸裂开来,天空忽亮忽暗,变幻着七彩的光芒。

远处传来孩童的歌声:“月光光,照地堂……”

“对了,今天过节呢。”
Julian说完,伸手在身后裤兜里摸了一会,摊开手掌伸到他眼前,掌心有两个棒棒糖。
“选一个。草莓味还是樱桃味。”
“哪来的?”
“酒吧偷的。”
”偷……”华港生几乎为之气结,“你不是不爱吃甜食吗?还要偷棒棒糖?”
最关键的是,打完架被一群人追着跑,他居然还有心情偷糖。
“哼。”Julian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我还不是为了你。”
港生白了他一眼:“衰仔,你自己喜欢惹事,不要拉上我。”
Julian从他的话里听出宠溺的味道,便腆着脸凑上来,半个身子都贴在他肩膊上。
“我以后听你的话,不惹事。”

他坐在床上晃着两条长腿,剥开糖纸,嘴里含住棒棒糖,鼓着腮帮:“这个糖,一半草莓味,一半香草味。”

“你那颗呢?”

华港生尝了尝:“一半樱桃味,一半巧克力。”

少年嘴里鼓起的部分一会换到左边,一会换到右边,又从嘴里吐出来,他伸出粉嫩舌尖,一下一下舔着手里的棒棒糖,灵活柔软的舌绕着那粉红色的圆球打着转,在卷回去的时候舌尖扫过下唇,像蛇的信子一样舔去唇边溢出的嫣红色糖浆,看得他喉头一紧,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Julian最后把糖塞进嘴里,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后伸出舌头给他看:“原来里面有白色香草夹心。”

一边说,一边把手指伸到他面前,指尖有草莓和香草的甜味,那带着奶味的甜香,在他鼻尖萦绕不去。

心里面砰砰砰一阵跳,就像窗外四处飞窜的烟花一样,乱得没有章法。

“有人说,月圆之夜妖精都会出来作祟。”他随口编了个话题转移注意力,把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在指尖转动。

“是吗?什么样的妖精?”少年一脸认真地凑过来问。

“是,会蛊惑人心,吸人精髓的妖精。”他心不在焉地信口胡诌。见鬼,你在美国跟人说话都是离得这么近的吗?

Julian完全没有感受到他的腹诽,不但离他近得只有一张纸的距离,还伸出一只胳膊无比自然地圈住了华港生,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在他肩上跳动。然后看他似乎走了神,手指便倏忽绕过脖颈,在他一边脸上掐了一把,嗤地一笑:“我捏到你酒窝了!”

“又来!”华港生想甩开他胳膊,他却圈住了他不放,嘴里呼出的气轻轻落在他后颈,发出得手的窃笑,像一只偷到腥的小猫。

落在颈后的气息带着熟悉的甜蜜和热烈,紧紧贴附着他,甚至透过皮肤渗入了他身体,他感觉血液流动的速度快了一倍,心跳得愈发剧烈起来。

无比艰难地掰开了少年的肩膊,却正好对上他亮晶晶的眼睛。

“樱桃味的好吃吗?“Julian低声问,清澈的少年音里有一丝沙哑。

“好……”一个“吃”还没说出口,少年的嘴唇突然贴上来,舌尖在他唇上轻轻扫了一圈,然后又退回去。

“真甜。”

阁楼上的老式冷气机似乎不太起作用,九月闷热天气里,无法停止出汗,Julian白色衬衫已经湿透,蝉翼一般贴在身上,蜜色肌肤若隐若现。

空间逼仄,他身上散发出清新而又炽热的气息,丝丝缕缕蔓延开来,像融化了的薄荷糖,却又混入了一丝火药味,烧灼着空气,推升着温度,在少年无意识的喘息声中,那气息越来越浓烈,在阁楼里弥漫起惑人心神的雾气。

眼前所见一切都仿佛笼上了朦胧的柔光,宛若梦境。

华港生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就能甩掉所有杂念——他伸出手去,轻轻替他拔开额前汗湿的碎发,露出明亮的额头。

少年的呼吸有些急促,瞳孔里闪着灼热的光,犹如一只丛林深处的小野兽。

“哥,我好热。”他声音潮湿,仿佛浸透了水。

指尖触到他额头,额上的汗珠凉如朝露,泠泠露水下皮肤滚烫。

他像一轮正在燃烧的月亮。

“这个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Julian眼中波光粼粼,满天的星星在他眼里荡漾,“我好难受。”

“哥,你帮帮我。”

窗外闪烁的焰火照着他脸颊,泛出滟滟光色,令他心慌意乱。

还没想好怎么回答,那火烫的嘴唇已经咬了上来。

Julian的嘴唇像记忆中一样柔软而湿润,执着而狂热,唇上带着甜味,但吻上来的力度却凶狠而生猛,近似于啃咬,毫无技巧可言。

这是十七岁的Julian。

比起七年后那个精于撩拨和调情的Julian,他几乎一无所知。

他迟疑了一下,终于伸出手,托住Julian的头,手指轻柔地插入他浓密的头发里。

然后他抬起头,将Julian的下唇含进嘴里,舌尖温柔地探入他口中,像一片羽毛轻轻扫过他的上颚,再与他舌尖缠绕,一点一点抚慰他不平稳的呼吸。

草莓味和樱桃味纠缠在一起,交织出甜腻的水声。

Julian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有些模糊而绵软的的呻吟,像一只得到安抚的小猫。

高温并没有因此而缓解,他们肌肤相贴,耳鬓厮磨,随着窗外噼噼啪啪爆裂的烟花,室内空气中似乎也炸出一星一星的火花,燃烧着所有的氧气,令人渐渐呼吸困难。

胶着的唇舌分离开来,Julian仰起头,难耐地喘息,漂亮的喉结在细长的脖子上滚动着,嘴里含糊不清地撒着娇:

“哥,你摸一摸我。”

他一只手拉住着港生的手指忙乱地往下探,抚上他们紧贴在一起的身体。

他感到手心接触的地方涨得发硬,温度也热得有些烫手,身形不禁僵了一下。

“Julian我们出去吧,好不好?这里面……太……太热了……”

“可是,我好难受啊……哥。”

Julian将头埋在他肩上,毛茸茸的脑袋像一只猫一样在他颈窝蹭着,发烫的身体微微颤抖,沉重的呼吸里带着火一般的热度,落在他皮肤上,烫得他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那小野兽一般尖利的牙齿轻轻摩擦着他颈部,他感觉有点疼,又有点痒,心里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Julian像只第一次看见这世界的幼兽,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爱欲,这近乎赤裸的天真情态却令他内心丢盔弃甲。

是因为不忍心,还是着了迷?

他说不清。他大概是被这月圆之夜的妖精蛊惑了。

“我,我帮你。”

拉链拉下的细小声音在夜里清晰无比,他将有些凉的手指探进去,握住了那坚硬而炙热的部分,热与冷的碰撞让Julian急喘出声。

他轻柔地抚弄着他,感觉那火热在自己指间勃勃跳动着,薄薄的体液沁出来,如蜂蜜般粘腻。

“哥……哥,我好欢喜。”少年嘴里喃喃着,呼吸越来越急促,身躯也随之战栗——年轻的身体,坦率而易于取悦。

手指解开衬衫扣子,他将头埋在少年胸前,沿着锁骨,胸膛,腰腹,一直往下,舌尖在紧绷的皮肤上蹭出一串火花。

嘴里还带着樱桃棒棒糖的味道,他轻轻亲吻那有着浅浅樱桃色的顶端,熟悉而久违的气息带着诱人的芬芳,让他一阵晕眩,不由自主地想要埋首在那甜美的气息里。

少年细碎的喘息声断断续续,也像糖果一样甜。

他回忆着他曾经带给自己的感受,带着甜味的舌尖缠上去,环绕着他慢慢地打转,将甜蜜的味道一点一点涂抹上去。

Julian发出满足的叹息,声音里带着少年有些慵懒的尾音,像一只小小的爪子搔在他心上,痒痒的,令他心里也涌起难以言喻的满足。

但接下来,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得令他有些……面红耳赤。

“Julian……”他停顿了一下,想提醒他轻声一点。

“嗯?哥?”Julian迷迷糊糊应了一声,眉尖微微蹙起来。

他的确是个孩子,毫不掩饰他的爱意,也毫不掩饰他的欲望,他感到快活,便发出让全世界都听得见的声音。

那声音赤裸得令他脸红,却也让他怜惜。

内心忽然生出一丝一丝的疼来。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欢喜就好。他愿意,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他不再做声,一心一意地取悦他,温暖湿润的口腔将他完全包裹起来,带着无限的温柔与爱,缓慢地吮吸,细致地爱抚,他愿意让他沉湎,放浪,予取予求,为所欲为,他要送他到狂喜的浪尖,沉醉在无休无止的高潮里,让他从身体到灵魂都感受那仿佛爆炸般的快感——就像他曾经为他做的那样。

他眼睛里有着比月色更温柔的光辉,那光辉是他。

窗外烟花依然在一朵一朵绽放,落下漫天星芒。

月光扫过Julian熟睡的脸,他微微皱起的眉心,蝴蝶翅膀般颤动的睫毛。他肌肤与嘴唇泛出晶莹的光,在月色下那样美。

如同一个婴孩,从未受到尘世半点污染。

他静静地看着他,心中一痛,几乎要落下泪来。

值得,怎么不值得,什么都值得,再辛苦都值得。

朝花夕拾|番外|月光光,食糖糖

***END***

“樱桃味的棒棒糖好吃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