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Julianx华港生)

*生日快乐*

 Julianx华港生(厨房play+蛋糕play)

***
华港生:“想好好做顿饭真的很难啊!尤其是你旁边有一个弟弟的时候!”

港生在料理台上切水果。涂过奶油的蛋糕胚在料理台上,Julian的眼光在他身上晃来晃去,盯得他心慌意乱,水果刀不禁抖了一下,突然间一痛,低头看见手指上渗出血来。
他还没反应过来,Julian已经抓住了他手指,含在嘴里。
他柔软舌尖轻舔去指尖上的血珠,减轻了痛楚,又带来一阵麻酥酥的感觉。
舔着舔着,感觉有些不对。
港生:“我受伤的是食指,你为什么每个手指都舔来舔去?”
“你手真好看。”
“…….”
“你穿围裙看起来胸也大,屁股还翘。”
他嘴里着有的没的,只顾说些轻佻之语,听得港生脸上绷不住。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正要抽回自己手指,Julian将嘴凑过来飞速在他嘴唇亲了一下。
一张粉脸又涨得通红。

“话说哥哥,你刚刚为什么切小番茄会切到手,你在想什么?”少年仰着脸一脸天真问道。
“在想你的事。”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小混蛋已经赖上他大半年。
“怎么想?”小混蛋的手不知不觉搭上他后腰,轻柔却又十分暧昧地沿着腰线来回摩挲……
“就是…这样…那样….”他沉浸在荒唐的记忆里……:“你!怎么把我衣服脱了!”
“你做饭太慢,我已经饿了。”少年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我要……”
明明还带着点奶气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魅惑起来,“先吃点别的。”
港生猝不及防地被Julian压在台子上,动弹不得。

Julian已将他围裙和里面的T恤一起从头上脱去,又解开自己衬衣的扣子,与他上身贴在一起,肌肤相贴的火热感觉令他浑身都起了一阵战栗。
少年整个人覆盖在他身上,就着这个姿势便去含他胸前,港生的胸白白软软,没有什么肌肉,却是十分敏感,Julian才咬住,就感觉他腰弹起来,胸往上挺得更高了。
“啧,哥哥很喜欢这样啊?”
Julian一边箍着他的腰不放,一边拿起一颗樱桃番茄,放在港生胸口 。
乳尖被小番茄凉凉的表皮一激,立刻硬了起来,他将番茄含在牙齿间,轻轻咬破表皮,红色的汁液流出来,雪白的前胸沾染得一片殷红。
然后便伸了舌尖,来回舔舐他胸前红色,港生轻喘着,不自觉地微微张开了口。

Julian手掌从腰部游移上来,把他前胸的柔嫩握住,双手揉捏着他胸前软肉,舌头打着转,含住他乳尖吮吸舔咬,酥酥麻麻的感觉通电一样在身体里窜,突然他锋利的牙齿不小心蹭过那一点,港生“啊”一声惊呼,挺起上身,却被他压住了起不了身,只能难耐地扭着身体,像一条砧板上的鱼。

胸前的红色汁液是被他全部舔舐干净了,皮肤却变成了樱红色,乳尖红红地挺立着,胸口也布满了斑斑驳驳的红印。
Julian继续从胸前舔到腹部,舔得他身体一片绯红。
港生迷迷糊糊想起什么:“那个,蛋糕……”
“哥哥是想让我吃蛋糕吗?”

Julian嘴唇并没有离开他身体,一只手伸到边上摸到了蛋糕盘子,另一只手将他长裤与内裤往下拉扯。
“既然穿了围裙,就不要再穿别的了,”少年的声音带着些不耐,“脱起来麻烦。”
港生面颊发烫:“我不要……”
“哥哥嘴上说不要,身体可是很诚实呢。”一声轻笑, Julian温热的手掌已经伸到他两腿之间,握住了早已挺立起来的硬物。
他手指灵活地套弄着,每一个敏感点都被拿捏在指尖,以不大不小的力道刺激着,迅速席卷身体的强烈快感令港生失去了挣扎的意识,他拼命向后仰着脖子,在混乱的喘息中被Julian的手指引向欲望的深渊。

“哥哥喜欢这样吗?”沙沙气声在他耳边。
被揉捏得红红的乳尖有些发热肿胀,Julian用修长的手指揩了一大块奶油,涂抹在港生的前胸和腹部,他被那凉意一激,瑟瑟地把胸缩了回去,乳尖热辣辣的感觉倒是减轻了许多。
滑腻奶油在港生的胸口涂满,小小的乳尖也淹没在厚厚的奶油中——也不知是奶油还是他的胸更白更滑——Julian似乎不太满意这个作品,用舌头一点点舔掉顶端的奶油,露出那像车厘子一般的艳红之色。
红艳艳的乳尖点缀在白花花奶油的中间,就像是一块蛋糕上最亮眼的樱桃,鲜艳得的让人血脉贲张。
Julian调皮地用舌尖轻轻点一下他的左边乳尖,又在另一点上面点一下,那触感像果冻一般嫩滑Q弹,吸引着他的舌头,纠缠着它发出淫靡的声音。

港生每被他舔一下,下面鲜活的硬物就弹跳一下,啪啪地拍打着他小腹,兴奋地渗出透明的粘液。
他被自己身体的反应臊得没眼看:“你能不能先,管一下下面,有点,凉。”
“哥哥我的嘴暖。”Julian抬头舔着自己的嘴唇看向他,水光之中有红肉翻浪。
他低头下去,用舌尖舔了一丝腹部的奶油,然后一路向下,用舌尖把奶油涂上他已经昂扬发红的顶端。
温热柔滑的舌尖像一条蛇一样灵活,将微凉的奶油一点点涂遍。
Julian半跪下来,用嘴包裹住那块心尖肉。
涂满了奶油的柱身被他整个含进嘴里,湿热的口腔让还有些凉的前端一下热了起来,甜蜜的味道将它完全包裹。
他又抬起眼看着哥哥,脸被顶得有些绯红,本来澄澈明净的眼中写满了挑逗。

两只手轻轻抹开港生胸口的奶油,浓稠的奶油让港生的胸口更柔软膏腴,融化的奶油又让按摩变的更加顺滑,他用舌头和嘴唇交替刺激着他的神经末梢,随着那舌尖忽快忽慢的节奏,港生觉得浑身都每个毛孔都打开了,痒酥酥像是无数只蚂蚁在爬,下身又舒服,又涨得难受。上下两处的弱点都被掌握,把玩、蹂躏着,身体像抽筋一样激烈地颤抖,脚尖立起来又放下,绷紧又放松,嘴里倒抽着凉气,呼吸也断断续续:

“哎,这里,那里……不要……啊……扑街……”
这浪荡的声音连自己听了都脸红,他张嘴咬住大拇指指节,想堵住喉咙里模模糊糊的哽咽呻吟声。

忽然觉臀缝冰凉湿滑,似乎被涂抹上了什么,很快私密之处就被这种凉凉的湿润感涂满。
Julian吐出他变大得有些撑下巴的东西,抬起他两条腿,拽掉卡在他脚腕上的裤子,把他的腿掰成诱人的M形姿势。
港生有些害羞,大腿内侧丰腴的肉颤抖着,看起来可口极了——这种羞赧的情景比大胆狂放的热情更让人痴迷——就在港生试图并住腿的时候,Julian忽然霸道地把它掰开,张开的角度反而更大了。
他把港生的腰往外拉出来一点,这个姿势让他臀丘中羞涩紧缩的蜜口一览无遗。
港生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一把按住,“哥我要吃蛋糕了哦。”

Julian端过台面上的蛋糕,一把翻过来整个扣在港生的下身。
港生先是发懵,反应过来对着julian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扑街!”
“怎么吃不是吃,这样吃我更开心嘛。”
小兔崽子撒起娇来真是不分场合,仗着自己小,为所欲为。
蛋糕糊的港生整个下半身一片狼籍,Julian埋了头下去,舌尖偏要在臀缝隙里勾一点奶油,又假装看不清楚,当臀肉是蛋糕贴上去张口便咬。
他连舔带咬,舌尖舔着港生的入口,只将那一处的奶油舔得干干净净。那个小口被包在一片白腻的奶油之中,粉嫩而又润滑,微微瑟缩着,充满了邀请的诱惑。
舌头再顺着柱身下往他顶上舔,将皮肤上柔腻的奶油一点点卷进嘴里,鲜红的舌尖像蛇的信子一样吞吞吐吐。

“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蛋糕。”Julian恬不知耻地对港生感叹。

港生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是一种半溶解的状态,这感觉简直要了他的命——像是抽取去了他身上的每一根骨头——他瘫软在台面上,只剩下喘气的份。
他仍有丝丝羞耻感,却无力也不想反抗,他早已经变成一滩融化的奶油。

“哥,我要开始点蜡烛咯。”少年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港生只得闭了眼,不去理他。
“我今年16岁,要插16根蜡烛,我的一根指头就算一根蜡烛。“

港生心里除了“扑街”没有其他词汇了。

这小坏蛋说罢,伸出食指粘了奶油在小口轻轻揉按,港生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半是期待半是畏缩。
Julian玩味地看着他,手指磨蹭着,慢慢往里推:“这个蛋糕在吸我的手。”
港生听了羞耻地往后回缩了一下。
“还夹我。”Julian笑的不太善良。要是还有力气,他一定会扇这小混蛋。

“不知羞耻”四个大字从脑海中闪过,可他来不及开口抗议,他的身体已完全无法抗拒入侵者的造访,甚至背叛了主人的意愿,颤栗而又欢欣地含住了那根沾满奶油的手指。
小坏蛋嘴里说着让港生脸红心跳的话,指腹磨蹭着细致充血的软肉,寻找让他快乐的那一点。
港生突然发出一声惊叫——Julian摸到了一个微微的凸起——温软柔顺的肠壁突然剧烈收缩起来。
他眼角顿时溢出了眼泪,身体却心甘情愿地享受着那一层层推高的快感,被抛向汹涌的浪尖。

“第二根。“Julian又加了一根蜡烛。手指继续耐心地动作,不断刺激着他。
港生听得全身绯红,他被陌生的快感刺激得失了神,只能撑住桌面扭动着身体发出呵,嗯,唔唔的呻吟,白色的奶油混合着汁液挤出来,随着手指的转动发出水声。
“第三根。”Julian手指一根一根地加入,始终在那一点上按摩着,“啊,十六根不知要插多久呢?”<br />
港生已被他逗弄得万分难耐,又觉得难堪:“别……别闹,你哪里来的……十六根……啊……啊……”
太过强烈的刺激让他里面也不由自主地收缩着,似不舍他离开一般地裹紧他,缠住他,渴望着更多被他侵犯进入的感觉。
“哥,你真的好着急啊。”Julian的声音听起来天真可爱,掩盖着小恶魔的得意。
“恩,那我就勉强过3岁的生日吧。”Julian羞臊着港生,抽出手指,把自己早已挺立的火热怼了进去。
港生发出一声沙哑的呼叫,喉咙哽咽着,带出一丝哭腔。
“完了哥哥,你和未成年人发生了实质性关系。”Julian假装吃惊地说,声音脆生生的,充满了孩子气,“我才三岁,你要判几年呢?”
说着便挺着腰去撞他刚刚发现的敏感点,港生“啊——”了一声,实在是忍不了他:“话这么多。”
“那我认真干活咯。”Julian说完便埋头苦干。
这小混蛋一上来就冲得得又狠又快,只撞的他眼前发黑,他挺着柔韧的腰肢,用使人无法承受的速度迅速抽插着,要不是有身后的墙壁挡着,港生肯定会被他撞出去。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技巧,每一次都深入浅出着意攻击着他体内最为敏感的那一点,从身体深处传来阵阵撩人的极致快意让他接近昏眩,他仰着头,张着嘴闭着眼,头在墙上磨来磨去,感受着身体内部动人的轻颤,喉咙里压抑的呻吟声中充满了撒娇味十足的甜腻。

“哥哥,你舒不舒服啊?”小坏蛋嘴里还不闲着。
“唔唔….嗯嗯….啊….“
“哥你怎么不说话呀。”
“我……是个……蛋糕,不……不会说……啊……说话……啊……“他有些赌气地回答,声音被撞得断断续续。
“我成年了哦,我要当哥哥的男人。”Julian握住他双腿的膝弯冲刺着,半是发狠半是动情地说。
“说,我是不是个男人,我有没有让你爽。”还有些稚嫩的清冽少年音听的他心颤,却已经说不出一个字。随着他越来越猛的冲击,港生的呻吟很快变了调,高亢得近乎喊叫。他在少年身下不可自控地抽搐痉挛着,在高潮的边缘失去意识
他身体原本节律性的收缩突然变成猛烈的紧缩,咬得Julian也发出了有些嘶哑的喘息——啊,快要到了,不够,还不够,他还没尝够呢,他的宝贝哥哥,怎么要都要不够,他不想停,还不能停……

——滴滴,到站请下车~

***

今天是面面生日,祝面宝宝生日快乐~

宝宝要长大啦!生日快乐 ! 🎂🎂🎂

***

蛋糕好吃吗?

***

此文是我和 @郑达乾  在线聊出来的。为在线发C系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