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夜—公主与恶龙

万圣夜-公主与恶龙 (又名:再去买!再去买!)

*一个万圣夜的变装小故事*

JulianX华港生的兄弟日常之恶趣味小段子(公主裙+半部车)

***

“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

Julian在蕾丝、细纱、荷叶边与缎带、蝴蝶结的海洋里发出马景涛的咆哮。

华港生把他的头从层层叠叠的蕾丝领口里解放出来。

“你从哪里搞到这么奇怪的衣服?这是给人穿的吗?“Julian从同样缀满蕾丝边的泡泡袖里艰难伸出一条胳膊,气急败坏地问。

“安啦。“华港生气定神闲地说:“你穿的只是一条外裙,都没有紧身胸衣和内裙呢。”

Julian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打赌输了的结果是万圣夜随便华港生给他什么穿什么。

他原以为以华港生这种缺乏想象力的直男脑袋,根本变不出什么奇怪的服饰。

于是他现在不得不与这条维多利亚时代的古董蛋糕裙搏斗。

“我才发现哥你真变态,跟这条裙子一样变态。”

“这条裙子很贵的!古董!你不是就喜欢贵的古董吗?吸气!吸气!”

华港生在他身后拉紧束腰的抽绳。

“我已经前胸贴后背了!”

“不,你没有!你胸围依然42寸!这条裙子都快爆了!”

他忍无可忍:“华港生!”

“好了好了,就收到这样吧。”

Julian双手叉腰转过身来。“我感觉我像一个移动的柠檬蛋糕。”

这是一条柠檬黄的蛋糕裙,领口是重叠的蕾丝花边,他肩膀太宽,把一个大v领撑成了一字领,掐紧的细腰上缎带蝴蝶结垂着长长的飘带,一层又一层的衬裙将裙摆撑得无比蓬松,裙身最外边一层薄纱下能看见缎面裙摆上无数的蕾丝蝴蝶。

他深深吸气,感觉呼吸被卡在了胸腹之间。

“为什么一定要我扮公主?”Julian表情痛苦地问。

“因为,”华港生星星眼满是憧憬,“我从小就盼望有一个长卷发的公主穿着水晶鞋请我跳舞。”

Julian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是说?还有……鞋?”

水晶鞋并不真是水晶,只是镶满了水钻,闪闪发光亮瞎了他的眼。

对,还有长卷发。金色的。

他对华港生的直男审美深感唾弃。

然后他断然拒绝了华港生得寸进尺的化妆要求,这是本神最后的尊严。

“Julian你真好看!不化妆也好看!”

华港生退后一步,看着披着长长金色卷发的假公主踩着三寸高跟鞋噔噔噔向他走来。

其间还差点扭了脚。

“跳个舞吧,少年。”

他抬起头:“你这么高我好有压迫感。”

“这么多话,再磨蹭信不信我直接压你。”

“这是什么舞?”

“探戈。”

“穿这种裙子跳探戈?”

“这么多话,再磨蹭信不我直接压你。”

“记住,跳探戈有一个秘诀:无论什么时候,男舞伴的腿,必然要设法贴住女舞伴大腿内侧。”

“怎么?贴?”

“不理解?就好像站着XX。懂了?”

“好污啊……这不对,为什么你穿着裙子跳男的舞步!“

“那么,你来试试?“

华港生试了一下,发现自己果然当不了攻。

他试着向前攻击,Julian退后,他的腿一直想要插入Julian两腿之间,无奈裙子太厚,左冲右突不得其法。

突然一脚踩住裙摆,他失去重心,往前扑倒,双手本能抱住Julian的腰。

似乎在空中被转了个身。

他被结结实实压在床上。

柔软的床垫发出嘶哑的尖鸣。

Julian骑在他身上抬头挺胸腰杆笔直,金色卷发长长发梢落在他脸上,蓬松的裙摆像一床缎面被子。

满床都是蝴蝶扑扇。

被蕾丝领子箍得紧紧的胸在他眼前波涛汹涌。

不愧是42寸的胸。华港生想。

他觉得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腰忍不住往上耸了一下。

“别动!裙子要崩开了!”Julian一只手扶住腰往后仰着说。

他的手去Julian背后,摸到了束腰的绳结拉开。

Julian抬头大大喘了口气,俯下身来。

“我好像起反应了 。”假公主面不改色地说。

华港生伸出手在重峦叠嶂的裙摆里摸索。穿过一层又一层的蕾丝,细纱,缎面,软绸,像在海洋里寻找一条鱼。

那条鱼雄纠纠气昂昂地对着他,又//热//又//硬。

他的手陷在海洋里出不来了,像做贼一样偷眼去看Julian。

眼角余光里Julian表情平静,只淡淡说了句,“你也有反应。”

说完他啧了一声,皱着眉毛俯身下来亲他。

这个吻极尽温柔之能事,舌尖似乎带着甜味,所过之处激起一路火花。

然后突然拉开距离,眯起眼睛再睁大眼睛看着他。

亮晶晶的琥珀色眼睛里倒映出一个满脸绯红的华港生,嘴唇带着水渍,眼里泛着薄雾。

假公主眉眼弯弯带着笑意,一字一顿地问:

“喜欢蛋糕裙是不?”

“喜欢长卷发是不?”

“喜欢水晶鞋是不?”

一边问,一边双手不停,华港生身上衣物件件纷飞,白皙的身体暴露出来,一如雪峰被拨开重云。

华港生脑子有些发蒙。半天反应过来心说不妙,这衰仔在记仇。

他身躯往后躲,假公主就向前爬。巨大的蕾丝裙摆在他身后波澜壮阔,气势汹汹。

那双手摸到哪里,火焰就烧到哪里。

他浑身发着汗,峰峦之间冰消雪融。

Julian长长卷发在他皮肤上扫来扫去,似春风拂过,挠得人心一阵痒似一阵。

忽然刺啦一声,他扯开了厚得像千层蛋糕的裙摆。

华港生惊叫一声:“这裙子好贵的!”

Julian不耐烦地说道:

“再去买!再去买!”

他被Julian按进了蕾丝的海洋里,然后那不带一丝脂粉气的身体压了上来。

胸口被舔得发红,再被手指碾过,才惹出一声柔软的呻吟,却又被他堵在嘴里,他咬紧他的唇,将他呻吟连着呼吸都尽数吞噬下去,他感到呼吸困难,本能地搂住贴上来的火热身体。

亲吻变成了不客气的掠夺,带着电流侵略他每一丝皮肤,他听见空气里火星砰砰炸裂的声音,一切被触碰的地方都在燃烧——那是Julian的呼吸,如日光一样炙热而滚烫,将他身体细细涂抹上情欲色彩。

每一寸,每一分,不留一丝空白。

被舌尖舔舐身体最敏感处的快感是直冲头顶的麻,刺激得他发出一声惊呼。

他只轻微挣扎了一下,就感觉自己被整个吞没,理智也随之被吞了下去。

世界变得模糊起来,华港生眯缝着眼,眼尾飞红,桃花盛开。

朦胧光线里他看见Julian被金发掩映的脸。血色从胸膛爬上他脸颊,红彤彤像天边火烧云,眉眼凌厉带着一丝狠绝,瞳孔里跳跃着金色火焰。

他抬眼看向他的的样子,简直要人命。

Julian才不是公主。他是嗜杀暴虐的恶龙。

守财奴恶龙爬在他的宝物上,现在要一口一口吃掉他。

“要吗?”恶龙眼中烈焰灼灼,喘息着问。

他不能拒绝,他的身体早已彻底融化在欲念翻腾的火海里。

他贪婪吮吸着太阳的气息,修长的手指从恶龙腰部攀援而上,抱住他宽阔结实的后背,手指下炽热身体如火燎般散发着腾腾热气,松开的束腰中间一道峡谷,两边丘陵起伏。

他的指尖带着欲望颤抖着掐紧他深深凹陷的脊沟。

雪山消融成水,发出要把一切淹没的邀请。

恶龙嗤笑,扣紧他的腰,挺身进入。
他弹起腰,眼前一阵发黑,叫声被阻在喉咙里。

恶龙闯入了他的世界,肆无忌惮地冲击着一切。身体被侵入时伴着酸胀的痛感,这疼痛又混合着焚身的情热,熊熊而起。他身体里也似藏了只贪婪的野兽,正被恶龙召唤苏醒,从骨髓深处撕咬着他的灵魂,欲望决堤而出,一溃千里。

他听到施暴者的喘息,施暴者的低语,温柔如丝绒;他听到自己的呻吟,甜腻得像正在发出勾引讯号的猫。

他在情欲里浮浮沉沉,仿佛溺水,被救上来,又再沉下去,快感像灭顶的潮水,要把他拍死,偏偏又令他甘之如饴。

迷迷糊糊中他失神地睁开眼,看见身上起伏的人,仰着头,脖颈的喉结很美。

他想要亲吻那里。

他抬起手穿过金色假发,插入Julian发间,将他拉近自己。

四目相对,他在恶龙的眼中看见湿漉漉的自己。

那眼珠像晶莹的琥珀,瞳孔中间一点黑,色泽向边缘越来越浅,最边缘是金色的光芒,像渐渐隐入迷雾的落日。

他又想吻一吻那双眼睛——他一向觉得好看的眼睛——此时带上了欲望,焕发出热烈光焰,格外好看。

他舔舐Julian喉结,听见他发出快活的呻吟。

埋在他身体里的部分温度骤然升高,快速抽动着刺激得他几乎要发出失控的尖叫。

然后他的嘴抖抖索索地向上,亲吻Julian的眼睛,再向下捕捉他的嘴唇,泄愤一般地咬住。

亲吻,交缠,舌头,犬牙,唾液,汗水,混合的体液,狂野的呼吸。

他几乎失去了意识,落入了无边火海之中,身体从里到外,都是一片火热。

像是被燃烧着火焰的箭贯穿了一万次,在每一次被贯穿中激烈地颤抖。

“我要。”他呻吟着,双腿绞紧对方精瘦的腰,恨不能将自己与他严丝合缝,寸寸熨帖。

“再来。”

恶龙低声嘶吼,带着烈焰一路狂奔,穿越丛林,冲过沟壑,大火将一切烧成灰烬。

他们像一对共同孕育在母体内的连体婴儿,赤裸而狂热地结合在一起,又像是一支并蒂双生的红莲,快感是火海中开出的妖异花朵。在耀眼的极光中,他们不分彼此,同时被包裹和被贯穿着,颤栗着哭泣,咆哮着冲刺。他紧紧抱住身上的恶龙,安抚他的逆鳞,恶龙张开翅膀,将他带上高空,穿越漫天星河。

烟花在他们身边朵朵绽放,然后落下。

所有的星星同时落下来。

落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间。

***

*注:“再去买”的梗来自电影《黑金》

*裙子款式大概如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