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廿八)

重生青春版:傲娇中二弟弟x温柔纠结哥哥。【另一版本】天若有情-忘记他(长篇)(已完结)(原剧向延展寻人故事)

以及,《忘记他》番外将不定期更新。

*本章跑剧情*

***

第二十八章

简介:飞砂风中转

 

窗外是南加州的阳光,百叶窗的影子映在纱帘上,他坐在午后的时光里,听见腕上表针滴嗒滴嗒走动。

这只表是Julian送给他的。

 “我送表给你,不是让你记住时间,是要你忘记时间。因为时间,和我爱你,都是永恒的。”

华港生一直不知Julian是怎么炼就这如铜墙铁壁之面皮的,多么难为情的话在他嘴里说出来,都那样理所当然,面不改色。

想到这里,嘴边泛起按捺不住的笑意。他把手举到耳边,去倾听永恒的时间的声音。

然后他看见门口站着的人。

 

那个男人靠在门边,穿着黑色衬衫与西裤,无框眼镜反射着阳光。“他睡了?”

“睡了。下午刚吃过药。”

两个人相视一笑。他说:“我们出来聊聊?”

 

“你看起来有些疲倦。”他神色平静地看着他,“你在担心?”

“这件事情算是解决了吗?”华港生犹疑地问。

“我们已做了该做的全部,也得到了预期的效果,从这个角度看,可以算解决了。”

“但这桩案子的影响,也许会延续更长时间。几年,十年,甚至深远到改变台湾的未来。”

“对Julian会有什么影响?”事实上,他只关心这个。

“他已在浪尖上。”

华港生不得不承认,白狼是个极有魅力的人。

当政治、金钱、暴力和权谋、义气交集在一个人身上,他想象不出这样一个人应该是什么形象。

这个人温文尔雅,谦和可亲,完全颠覆了他对于黑道大哥的印象,倒更像一位带点侠气的大儒。

他们一起吃饭,点菜时他照顾到每个人的口味,自己吃得很克制;他不抽烟,不饮酒,也从不劝酒,言谈举止都令人觉得妥帖舒服。

他目光之中有慑人的威严,举手投足间却流露出如僧侣般的沉静气质。

整件事情,他都是以极其平缓的语调在讲述,即使说到惊心动魄之处,也声线不变。

华港生没有见过他口中的董事长,对于他们的江湖风云也并没有太多好奇,直到他对他说:

“Julian像极了董事长年轻时候,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望向窗外,似乎落在很远的地方,“鹤立鸡群,玉树临风,几百个人中你一眼就能看到他。”

“Julian就是Julian,他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华港生闷声道,口气有些生硬。他不喜欢别人将Julian与任何人比较。

男人露出一丝柔和的笑,“我决无此意。如果让你误会,我很抱歉。”

“我只是想说,我们都曾经这样年轻,都年少轻狂,都有理想和热血。”

“他父亲并不赞成他介入帮中事务。”华港生又说。

他听见对方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父亲也是。”

华港生有些讶异地看了看他。

“我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女中的老师,”他神色从容依旧,却透着无可奈何,“他们对我的期望是当个大学教授,做学问,教书育人。”

眼前这张脸其实还年轻,看起来不会超过三十五岁,鬓边却已有星星白发。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他低声吟道。

华港生心中感触,静默良久。

“其实我并不后悔做兄弟,我不需要任何人了解,也不需要任何人保护从我拜进竹联帮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到绿岛,一条是进殡仪馆。”男人的眼睛明亮而热诚。“但我很替他高兴,因为他有个哥哥一直在保护他。”*(注1)

我曾经辜负他。他感到震荡,心酸地别转头。

“今时今日,我也未必能保护得他。”

“不,”他看住他眼睛,“我知道你是可以保护他的人。”

 风吹过,阳光落进眼中,他红了眼眶。

“你放心,Julian是个极有主见的孩子,”男人的语气淡然却十分笃定,“并没有什么人能够左右他的决定。”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但华港生在心里翻来覆去念了十几遍。

没有人可以左右Julian。没有人可以。

海哥不能,我也不能。

你可以吗?他问自己。

他低下头,把脸埋进双手掌中。

有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

他并不是在跟任何人争夺Julian,他是在同时间和命运对抗。

在永恒的时间与诡谲的命运面前,他并没有赢的把握。

 

教堂的晚钟开始鸣响,阳光透过百叶窗,在地面投下一道一道阴影,钟声里带着秋天的味道,静谧而安详。

他拉开窗帘。一只麻雀停在窗台上,歪着脑袋看他。他也偏着头看它。

他向左,它也向左,他向右,它也向右,圆圆眼睛亮晶晶,转过来又转过去。他笑一笑,与它一起安静等待着钟声停止。

悠悠的余音中,他听到Julian轻轻叫他:“哥。”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转过身,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你醒啦。”

Julian躺在床上,左手掌覆在眼睛上——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动作。

他慢慢走过去,弯下腰看他,伸手松松地握住他手指,感觉Julian依恋地捏紧了自己的指尖。

透过指缝,他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在闪闪发光。少年眨着眼睛,嘴角弯上去,笑得有种孩子气的得意。

 

“几点了?”

“四点。Uncle在等你,人在起居室。”

Julian用左臂撑着身体坐起来,华港生去扶他,他举起右手示意不用。他右臂伤口已经拆线,有一道长长的红痕。

“给我一件长袖衬衫。”

华港生想要为他穿衬衫,他又摆了摆手,说:“你先让我抱抱啊。”神态活似一只猫。

他笑,伸手抚摸他头顶。少年双臂虚抱着他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口,深深吸了口气,说:“好了。”

他自己慢慢穿上熨好的衬衫。

Julian真是他见过穿白衬衫最好看的人。

自他第一次看见他,过来不过三个多月,他却已经有了一个男人的神态,坚定沉着,气宇轩昂。

他的着装一直是陈小姐打理。陈小姐最近很忙——华港生虽然不知道她在忙什么,但应该都是Julian让她去办的事情——但她仍然抽时间为他打点生活琐事,她是鲁家总管家,这个地位,无人能够代替。

华港生越来越觉得陈小姐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风度。他从未见过她惊惶失措,她永远淡定自如,在一群男人中间气度不凡。

这样一个人物,却在鲁家做着管家,一做二十年,也是颇令人费解。

 

华港生与Julian走到起居室。白狼坐在窗前,正在看一本佛经。

他抬起头来,说:“一起喝茶?”

华港生张了张嘴,想要婉言谢绝——以前每次见他进得屋来,他都会自然地避开——他并不想知道他们谈论的内容,他既不能参与其中,便没有理由知晓。

却听见Julian说:“一起吧。”他甚至伸手为他拉开了椅子。

有佣人进来送上茶点,银茶壶盛着格雷伯爵茶,配青瓜三文治,以及榛子朱古力饼干。

他知道Julian爱喝英式茶,也知道华港生爱吃朱古力。他记得每一个人的习惯。

 

他们在下午的阳光里喝茶,空气异常平静,只得杯碟与茶匙碰撞的轻响,他听着手表的嘀嗒声,直到Julian开口。

“Uncle。”他喝完一杯茶,放下杯子,“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吗?”

白狼露出笑容:“我还真有点东西给你看。”

他打开皮包,拿出一张折好的纸,放在桌上。

Julian展开看了一眼,立刻抬起眼睛:“十项基本建设计划?”*(注1:即竹联帮北美发展计划

“来美国之初,董事长就跟我说,一定要搞经济,没有经济实力,什么事都办不成。”

“这是我和小向、阿陈一起制订的侨堂北美发展计划,我想听听你的建议。”(向为向拨京,陈为“黄鸟”陈志一,都是江南案营救的主力)

Julian笑道:“不是吧,我好像还未到可以接触如此核心事务的时候。“

“不,”他定定地看着他,“我一直当你在核心。”

“不胜荣幸。”少年收起了戏谑的笑容,认真看起来,“第一,进军色情事业……?”他有些夸张地挑眉,“怎么?我们还是黑帮吗?难道以前都没有这个产业l./?”

男人笑了,“这是陈的生意。我建议他投资餐饮,但他说夜总会对他更有吸引力。他的香格里拉——休斯顿最大的夜总会——将于明年夏天开业。”

Julian 点点头,继续看下去,“控制生活用纸出口台湾……开设跆拳道馆,吸收警员学生,建立与警方之关系……提供保镖服务……抽取赌场利润……最后一条是什么,为何划去?“

“一个提议,drug trade,”白狼顿了一顿,神色凝重,““但帮会建立之初我们就说好不碰毒,你父亲,董事长都不碰,我也不许帮中兄弟涉及。

Julian道:“100%利润便可令人铤而走险,300%利润会让人践踏一切规则。一旦起了意,你怎么控制?”

“在我可控的范围之内,我永不允许这件事发生。”*(注2)

“永不?”少年微笑,举起起一根手指摇一摇,“永不说永不。”

白狼爽朗地大笑,“你说的对,但我尽力而为。”

Julian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拿起一支笔,在纸上写着什么,“我倒是觉得还可以发展这个……”

“全美连锁店的中式蔬菜供应系统?”

“对,现在全美的蔬果供应,超市与批发市场各占五成,但是在餐馆和市场之间,缺一个衔接。”

“我们便是那个衔接。“他以铅笔在纸上画出示意图,“上游直接跟全美蔬果协会签订协议,下游承接餐饮连锁供货,全程冷链,专业配送,保证效率与质量。”

“先是洛杉矶,然后整个美西,再到全美,逐渐垄断市场。”他轻轻地敲敲桌子。“这么大的市场,没理由不做啊。”

“很好。”白狼沉吟道,“我知道政府很重视这个,明年美西最大的蔬果批发市场扩建,总统本人亲自过问,要求洛杉矶地方政府在土地使用上绝对支持,”他伸出一只手,“黄金地段的5万平米。”

Julian 眼睛发亮,“这个市场,我们一定要拿到一个位置。”

*(注3:黑帮也要进入正当生意啊,不能光整黄赌毒。这个“发展全美连锁店中式蔬菜供应系统”“十项基本建设计划”里是新业务。洛杉矶批发市场规格很高,批发商只有25家,却供应全美和全世界市场。)

 

华港生静静看着阳光下侃侃而谈的Julian,神采奕奕的少年。他看着他,神色温柔而凄怆。

是错觉么?他常常觉得Julian仍是个孩子,每天都要把脸贴到他胸前吸一口气,像猫仔一般撒娇。

他在他心口避难,在他怀中找到安慰,只在他眼前,他才暴露这软弱如稚童的一面。

今天,他第一次这么近看到Julian的另一面。他意志坚定,一往无前,斗志和野心使他熠熠生辉,却让人如同仰视太阳,双眼炙痛。

这样的他,那么像当初的Julian——他还记得,那时的他,是如何的决绝又天真啊。

他一直以为他最大的愿望,便是看着Julian如一般少年一样长大,成为一个心志沉稳的男人;但世事无常,Julian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成了大人。他处处表现成熟,他却觉得心如刀割,只希望他可以回到懵懂的少年时。

宁愿他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宠他一辈子又如何。

 

口腔内隐隐泛起茶的苦涩滋味,他想,下次喝茶,或许应该恢复加糖的习惯。

 

正想找个理由到走廊里透气,却听见白狼说: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关于拉斯维加斯的车祸……“

华港生浑身一震。

“我已经查到,是陈麦克。”

Julian扬起一道眉毛:“我相信不是因为我打了他吧。”

“的确不是,背后有相关之利益。”

Julian微微一笑:“其实,我很感谢他。”

“因为我一直都想有个机会保护你,”他转过头来对着华港生,声音突然变得极其温柔,“现在终于实现了。”

“你说,我应该怎么感谢他呢?”他笑眯眯地看住他问道。

华港生舔了舔嘴唇,“你……哦,你们一般,怎么处理这种事?”

白狼摊开手,“一般解决江湖恩怨,不外乎以牙还牙。”他抬眼看了一眼Julian,“不过这种方式,你可能会觉得无聊。”

“是啊,这么简单的有什么意思。”Julian将双手交叠枕在脑后,靠向椅背。

“我更愿意,和他玩场游戏。”

 

“Uncle,你调查了他一个礼拜,应该有很多有价值的消息。”

男人笑了笑,“没错。”

“我知道他现在最紧张什么,最头疼什么,最担心什么,还知道他现在最需要什么。”

 

陈麦克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他正在投标桃园中正机场的二期建设项目。

陈麦克是“协胜公会”Hip Sing Tong二号人物,飞龙帮(flying dragon)的坐馆,在华人社会黑白两道都有地位。他行事不算低调,甚至有些浮夸,但他的高调,倒更像是以张狂在掩饰。

明面上,他经营着餐馆和夜总会,还是“中华之声”广播电台董事长兼新闻部经理;暗地里,他洗钱、贩私和进行人口走私。

 

陈麦克最近的麻烦不小。他下面的蛇头在运送一批偷渡客时出了纰漏,轮船在纽约海岸搁浅,船上两百多名福建偷渡客被边防巡警发现并围住。情急之下,一些人跳海逃跑,最终造成十人死亡。*(注4)

而他手下的飞龙帮与鬼影帮之争已经造成了纽约全城的恐慌。这两个由华裔青年组成的街头帮派,一度将曼哈顿、布鲁克林、皇后区以及法拉盛的华埠变成枪战与械斗的修罗场。FBI正在针对他们进行调查。*(注5)

所有的麻烦都需要钱。

他在澳门有一笔过亿的黑钱,急需合法流通,要想洗白,几乎找不到比投标工程更理想的方式了。*(注6)

 

“他必须得到这个标。”

 

Julian将杯子轻轻放回桌面,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属于男人的,修长而有力的手——目光再次眺望窗外。

所有的战争最后都是实力之争。

金钱和利益会织起一张庞大的网,就看谁的网大,谁的网结实。

他淡淡地说:“我必须让他得不到。”

 

一周之后,他们乘坐的飞机从洛杉矶出发,抵达松山机场。

 

飞机上,华港生在看两份报纸。一份是《洛杉矶时报》,写道“协胜公会第二代人物陈麦克卷入大型偷渡案件已被FBI 正式约谈调查”;另一份是台湾的《中国时报》,报道的是美国华人黑帮入股岛内某公司,政商黑道勾结,介入台湾公共工程抢标,中间被踢出局的工程公司向外掀开了围标黑幕,两败俱伤,竞标失败之余更面临台北地检署的起诉。

而在局面混乱之际,又有一家新公司加入竞标,名字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拿着报纸递到Julian眼皮底下。

“怎么做到的?”

Julian懒洋洋地抬起眼,“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华港生一阵心惊肉跳:“你没做什么违法的事吧?”

Julian闭上眼靠在椅背上,微蹙着眉头说:“没有。”过了一秒钟,他又张开眼睛,问:“你真想知道过程?”

华港生重重点头。

他对他勾了勾手指。华港生好奇地凑过头去,听见他在耳边小声说:“晚上到我房间来我告诉你。”

华港生脸突然红到了耳根,正想骂他一句不正经,却听见他幽幽地道:

“这是个挺长的故事,我必须慢慢说与你听。”

说完,他长长睫毛落下来,便阻隔了日月星辰。

他脸上有种懒懒的倦怠,可是又说不出的好看。

华港生怔怔地看了一会,有些不忍打扰,便也闭了双目养神。

起飞的轰鸣声中他昏昏欲睡,朦胧中似乎听见Julian的声音,清晰而又冷酷:

“我必须让他得不到。”

 

***TBC***

作者说:这一章的名字来自《我在黑社会的日子》中那首歌。说起来二者颇多相似之处,都是黑帮大佬的父亲猝然离世,都是被迫背上责任(阿Ju更主动些)。只不过《我》中的阿豪仁义博爱如天使,却在现实前撞得鼻青脸肿,而Julian更像天使恶魔混合体,他骨子里有偏执、冷酷与狠绝,也有天真、热忱与柔情,他似乎更能适应和应对黑暗。只不过飞砂风中转,终是身不由己。

*注1:此段加黑部分是白狼这个人物原型在演讲中的原话。

*注2:江南案之后第二年,有FBI卧底加入竹联帮,怂恿陈志一贩毒(《台湾黑社会内幕》一书中是这样描述的),陈因毒品交易被捕,白狼同样牵扯进来被以贩毒罪名起诉,他坚持认为自己是被FBI构陷的,最后入狱十年。

 *注4:这是90年代的“金色冒险号”事件,事件时间被我提前了。

*注5:鬼影帮飞龙帮这这两个华裔青年帮派,分别与安良堂协胜堂两大堂口有关联,八九十年代曾经制造多起械斗火并,造成纽约全城恐慌。90年代末期以来,双方已和解并趋于低调。当年凶悍的鬼影帮与飞龙帮头领们纷纷金盆洗手,有的在唐人街经营中餐馆、火锅店,有的倒腾房地产,还有的考了学位,当了杂志主编😂。

*注6:这个机场围标黑幕其实也是九十年代,我提前了时间。

《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廿八)》上有2条评论

  1. 风砂风中转,明明是无奈的歌词,周润发唱得随意又俏皮,充满了即使转在风暴中依然随遇而安和乐观,还很有草根气息,跟julian的为人气质和处境大相径庭又殊途同归,其实他们俩相处很甜,但我是又吃糖又难过,港生看着julian短短三个月从少年快速有了男人的姿态,他看到的不只是他的成长,还有促使他成长的伤痛,还有他正在与前世那个走上绝路的天真又决绝的男人越来越重合的过程,对于爱着julian,见证过一切的港生来说,即是欣慰,又残忍。而julian,在哥哥面前仍然是撒娇的少年,这次他不再是踽踽独行,但是压在他肩头的重任与未来都充满了黑暗与风沙,才十六岁,再聪明再有能力还是让人心疼,这次他有光在照着他了😭

  2. 看雨太的文越看越喜欢他们俩了,白狼也好有魅力,既有身为师长和大佬的人格魅力,也有其个人魅力,充满智慧与温和,隐隐透着杀伐决断的锐气,残酷和温柔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并不矛盾,julian也是如此,迷人的小白狼o(*////▽////*)q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