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夜—公主与恶龙

万圣夜-公主与恶龙 (又名:再去买!再去买!)

*一个万圣夜的变装小故事*

JulianX华港生的兄弟日常之恶趣味小段子(公主裙+半部车)

***

“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

Julian在蕾丝、细纱、荷叶边与缎带、蝴蝶结的海洋里发出马景涛的咆哮。

华港生把他的头从层层叠叠的蕾丝领口里解放出来。

“你从哪里搞到这么奇怪的衣服?这是给人穿的吗?“Julian从同样缀满蕾丝边的泡泡袖里艰难伸出一条胳膊,气急败坏地问。

“安啦。“华港生气定神闲地说:“你穿的只是一条外裙,都没有紧身胸衣和内裙呢。”

Julian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打赌输了的结果是万圣夜随便华港生给他什么穿什么。

他原以为以华港生这种缺乏想象力的直男脑袋,根本变不出什么奇怪的服饰。

于是他现在不得不与这条维多利亚时代的古董蛋糕裙搏斗。

“我才发现哥你真变态,跟这条裙子一样变态。”

“这条裙子很贵的!古董!你不是就喜欢贵的古董吗?吸气!吸气!”

华港生在他身后拉紧束腰的抽绳。

“我已经前胸贴后背了!”

“不,你没有!你胸围依然42寸!这条裙子都快爆了!”

他忍无可忍:“华港生!”

“好了好了,就收到这样吧。”

Julian双手叉腰转过身来。“我感觉我像一个移动的柠檬蛋糕。”

这是一条柠檬黄的蛋糕裙,领口是重叠的蕾丝花边,他肩膀太宽,把一个大v领撑成了一字领,掐紧的细腰上缎带蝴蝶结垂着长长的飘带,一层又一层的衬裙将裙摆撑得无比蓬松,裙身最外边一层薄纱下能看见缎面裙摆上无数的蕾丝蝴蝶。

他深深吸气,感觉呼吸被卡在了胸腹之间。

“为什么一定要我扮公主?”Julian表情痛苦地问。

“因为,”华港生星星眼满是憧憬,“我从小就盼望有一个长卷发的公主穿着水晶鞋请我跳舞。”

Julian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是说?还有……鞋?”

水晶鞋并不真是水晶,只是镶满了水钻,闪闪发光亮瞎了他的眼。

对,还有长卷发。金色的。

他对华港生的直男审美深感唾弃。

然后他断然拒绝了华港生得寸进尺的化妆要求,这是本神最后的尊严。

“Julian你真好看!不化妆也好看!”

华港生退后一步,看着披着长长金色卷发的假公主踩着三寸高跟鞋噔噔噔向他走来。

其间还差点扭了脚。

“跳个舞吧,少年。”

他抬起头:“你这么高我好有压迫感。”

“这么多话,再磨蹭信不信我直接压你。”

“这是什么舞?”

“探戈。”

“穿这种裙子跳探戈?”

“这么多话,再磨蹭信不我直接压你。”

“记住,跳探戈有一个秘诀:无论什么时候,男舞伴的腿,必然要设法贴住女舞伴大腿内侧。”

“怎么?贴?”

“不理解?就好像站着XX。懂了?”

“好污啊……这不对,为什么你穿着裙子跳男的舞步!“

“那么,你来试试?“

华港生试了一下,发现自己果然当不了攻。

他试着向前攻击,Julian退后,他的腿一直想要插入Julian两腿之间,无奈裙子太厚,左冲右突不得其法。

突然一脚踩住裙摆,他失去重心,往前扑倒,双手本能抱住Julian的腰。

似乎在空中被转了个身。

他被结结实实压在床上。

柔软的床垫发出嘶哑的尖鸣。

Julian骑在他身上抬头挺胸腰杆笔直,金色卷发长长发梢落在他脸上,蓬松的裙摆像一床缎面被子。

满床都是蝴蝶扑扇。

被蕾丝领子箍得紧紧的胸在他眼前波涛汹涌。

不愧是42寸的胸。华港生想。

他觉得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腰忍不住往上耸了一下。

“别动!裙子要崩开了!”Julian一只手扶住腰往后仰着说。

他的手去Julian背后,摸到了束腰的绳结拉开。

Julian抬头大大喘了口气,俯下身来。

“我好像起反应了 。”假公主面不改色地说。

华港生伸出手在重峦叠嶂的裙摆里摸索。穿过一层又一层的蕾丝,细纱,缎面,软绸,像在海洋里寻找一条鱼。

那条鱼雄纠纠气昂昂地对着他,又//热//又//硬。

他的手陷在海洋里出不来了,像做贼一样偷眼去看Julian。

眼角余光里Julian表情平静,只淡淡说了句,“你也有反应。”

说完他啧了一声,皱着眉毛俯身下来亲他。

这个吻极尽温柔之能事,舌尖似乎带着甜味,所过之处激起一路火花。

然后突然拉开距离,眯起眼睛再睁大眼睛看着他。

亮晶晶的琥珀色眼睛里倒映出一个满脸绯红的华港生,嘴唇带着水渍,眼里泛着薄雾。

假公主眉眼弯弯带着笑意,一字一顿地问:

“喜欢蛋糕裙是不?”

“喜欢长卷发是不?”

“喜欢水晶鞋是不?”

一边问,一边双手不停,华港生身上衣物件件纷飞,白皙的身体暴露出来,一如雪峰被拨开重云。

华港生脑子有些发蒙。半天反应过来心说不妙,这衰仔在记仇。

他身躯往后躲,假公主就向前爬。巨大的蕾丝裙摆在他身后波澜壮阔,气势汹汹。

那双手摸到哪里,火焰就烧到哪里。

他浑身发着汗,峰峦之间冰消雪融。

Julian长长卷发在他皮肤上扫来扫去,似春风拂过,挠得人心一阵痒似一阵。

忽然刺啦一声,他扯开了厚得像千层蛋糕的裙摆。

华港生惊叫一声:“这裙子好贵的!”

Julian不耐烦地说道:

“再去买!再去买!”

他被Julian按进了蕾丝的海洋里,然后那不带一丝脂粉气的身体压了上来。

胸口被舔得发红,再被手指碾过,才惹出一声柔软的呻吟,却又被他堵在嘴里,他咬紧他的唇,将他呻吟连着呼吸都尽数吞噬下去,他感到呼吸困难,本能地搂住贴上来的火热身体。

亲吻变成了不客气的掠夺,带着电流侵略他每一丝皮肤,他听见空气里火星砰砰炸裂的声音,一切被触碰的地方都在燃烧——那是Julian的呼吸,如日光一样炙热而滚烫,将他身体细细涂抹上情欲色彩。

每一寸,每一分,不留一丝空白。

被舌尖舔舐身体最敏感处的快感是直冲头顶的麻,刺激得他发出一声惊呼。

他只轻微挣扎了一下,就感觉自己被整个吞没,理智也随之被吞了下去。

世界变得模糊起来,华港生眯缝着眼,眼尾飞红,桃花盛开。

朦胧光线里他看见Julian被金发掩映的脸。血色从胸膛爬上他脸颊,红彤彤像天边火烧云,眉眼凌厉带着一丝狠绝,瞳孔里跳跃着金色火焰。

他抬眼看向他的的样子,简直要人命。

Julian才不是公主。他是嗜杀暴虐的恶龙。

守财奴恶龙爬在他的宝物上,现在要一口一口吃掉他。

“要吗?”恶龙眼中烈焰灼灼,喘息着问。

他不能拒绝,他的身体早已彻底融化在欲念翻腾的火海里。

他贪婪吮吸着太阳的气息,修长的手指从恶龙腰部攀援而上,抱住他宽阔结实的后背,手指下炽热身体如火燎般散发着腾腾热气,松开的束腰中间一道峡谷,两边丘陵起伏。

他的指尖带着欲望颤抖着掐紧他深深凹陷的脊沟。

雪山消融成水,发出要把一切淹没的邀请。

恶龙嗤笑,扣紧他的腰,挺身进入。
他弹起腰,眼前一阵发黑,叫声被阻在喉咙里。

恶龙闯入了他的世界,肆无忌惮地冲击着一切。身体被侵入时伴着酸胀的痛感,这疼痛又混合着焚身的情热,熊熊而起。他身体里也似藏了只贪婪的野兽,正被恶龙召唤苏醒,从骨髓深处撕咬着他的灵魂,欲望决堤而出,一溃千里。

他听到施暴者的喘息,施暴者的低语,温柔如丝绒;他听到自己的呻吟,甜腻得像正在发出勾引讯号的猫。

他在情欲里浮浮沉沉,仿佛溺水,被救上来,又再沉下去,快感像灭顶的潮水,要把他拍死,偏偏又令他甘之如饴。

迷迷糊糊中他失神地睁开眼,看见身上起伏的人,仰着头,脖颈的喉结很美。

他想要亲吻那里。

他抬起手穿过金色假发,插入Julian发间,将他拉近自己。

四目相对,他在恶龙的眼中看见湿漉漉的自己。

那眼珠像晶莹的琥珀,瞳孔中间一点黑,色泽向边缘越来越浅,最边缘是金色的光芒,像渐渐隐入迷雾的落日。

他又想吻一吻那双眼睛——他一向觉得好看的眼睛——此时带上了欲望,焕发出热烈光焰,格外好看。

他舔舐Julian喉结,听见他发出快活的呻吟。

埋在他身体里的部分温度骤然升高,快速抽动着刺激得他几乎要发出失控的尖叫。

然后他的嘴抖抖索索地向上,亲吻Julian的眼睛,再向下捕捉他的嘴唇,泄愤一般地咬住。

亲吻,交缠,舌头,犬牙,唾液,汗水,混合的体液,狂野的呼吸。

他几乎失去了意识,落入了无边火海之中,身体从里到外,都是一片火热。

像是被燃烧着火焰的箭贯穿了一万次,在每一次被贯穿中激烈地颤抖。

“我要。”他呻吟着,双腿绞紧对方精瘦的腰,恨不能将自己与他严丝合缝,寸寸熨帖。

“再来。”

恶龙低声嘶吼,带着烈焰一路狂奔,穿越丛林,冲过沟壑,大火将一切烧成灰烬。

他们像一对共同孕育在母体内的连体婴儿,赤裸而狂热地结合在一起,又像是一支并蒂双生的红莲,快感是火海中开出的妖异花朵。在耀眼的极光中,他们不分彼此,同时被包裹和被贯穿着,颤栗着哭泣,咆哮着冲刺。他紧紧抱住身上的恶龙,安抚他的逆鳞,恶龙张开翅膀,将他带上高空,穿越漫天星河。

烟花在他们身边朵朵绽放,然后落下。

所有的星星同时落下来。

落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间。

***

*注:“再去买”的梗来自电影《黑金》

*裙子款式大概如下

 

 

 

忘川(鬼见愁鲁德培的小故事)

忘川

*** 

粤语版(不习惯的,后面有国语版)

*** 

故事地点:忘川河上,奈何桥头

出场人物:孟婆,鲁德培(Julian),港生

*** 

“呢位客官,本店提供两种套餐。多君选择。”

“套餐之一:孟婆汤一碗,忘尽一世得失,一生爱憎,投生转世,重新做人。”

“套餐之二:跳入忘川河,千年不得转世,受尽煎熬之苦。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仲记得前生,便可以重回人间,寻到前生最爱。”

“千年之中,你可以喺河中睇到今生最爱嘅人走过,而且唔止一次,只不过相见无言,佢亦睇唔见你。”

“呢个套餐CP值太低嘞啩?”

“……”

 

“已经过咗三碗汤嘅功夫,呢位客官你仲未决定啊?”

“因为你畀我嘅选择冇一个係我想要嘅,而且据我所知你啱啱有虚假广告。”

“咩咩?”

“明明做鬼都要喺地府屈一世先可以转生,边有饮汤就转世嘅?唔好以为我唔知。”

“噫?你喺美国大嘅边度知啲冷知识?”

“我係一个神!”

“算算喇……你想要咩?除咗还魂唔係我权范围,其他我都可以做。”

“我想见到今生嘅佢,我想知道佢过得好唔好。”

“不如你嚟坐我呢个位好啦。”

“好呀喇。”

“唓!你仲呀!阴间嘅公务员编制都系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坐咗我嘅位置,我点去呀?”

“你信唔信我……”

“哎呀后生仔!我睇你生得盘靓条顺,喺呢桥头做一个礼仪都几好!……好唔好将只枪攞开啊?”

 

“我点先可以见到佢?”

“忘川。”

“就桥下呢条破水沟?”

“唔係,忘川的水睇起来污浊成只病猫,入唔见底,其实係无色无味,所谓血腥污秽咁都係人内心恐惧嘅投射,唔信你低头细看,你想睇到咩,如念力够大,但可见。“

“……边污浊成只病猫嘞,我睇到嘅忘川水好似个镜。“。“

“噉,係因为你靓仔几沙胆,衰做乜都唔少,冇咩惊嘅,所以你眼内喇,忘川就係平静嘅。”

“你唔瘀我两句唔过係嘛?”

“后生仔你唔好喐下就擝枪,快啲收,行咗火我呢就收唔住你啦。”

 一碗汤的时间过去了。

 

“……除咗个天乜嘢都睇唔到……噫,地府里边嚟嘅天?居然有云?”

“云係我哋自己造嘅,地府度而家都搅只环保绿化,你冇听口号係蓝天绿树白云吖嘛?”

“我话睇咁假,好似嚿棉花糖。”

“可以应付上面就得,要求唔好太贵。” 

“唔,我好似见到佢……坐喺码头上,咁憔悴……哎!浪太多……又碎喇。”

“忘川水急,你若见到你个心念,最好打水装返嚟,唔係一个浪头过嚟,就可能卷走喇。”

“欧巴桑,你想呃我畀你打水熬汤。”

“我留你喺度我已经担心咗好大干系,我呃你有咩着数?”

“……”!

“哎哎喂你唔好咁快,一定要用我呢度专用嘅桶同瓢先可以打水!”

“记住啦,阴间嘅鬼对阳间嘅人窥伺太多,会影响佢福缘,你每日净係睇三碗汤个时辰,几时睇由你自己定,但係时间长短就咁多哦。“

「你呢三碗汤嘅时间点计?跟住饮嘅快嘅算定饮嘅慢嘅算?”

“……”!

“阿婆,你店里新嚟嘅呢个伙计好恶,都唔畀我哋大力饮汤,一碗汤我饮咗大半个时辰,都冻嗮嘞。“

“阿婆我都冇佢修啦,你唔知鬼怕恶煞啊?”

“讲你睇佢边似个伙计?我先似佢老妈子好啊?”

 

两碗汤的时间过去了。

 

“后生仔你睇咗咁耐,睇到咩?”

“唔好阻我,马上就可以睇到啦!”

 

“喂喂喂!你走出去做乜?”

“佢跳海啦!”

“你追出去都冇用呀,你係个鬼,救唔到佢!”

“唔试点知!”

 

鬼门关外。

 

“哥?”

“Julian?係你呀?你嚟搵我?”

“哥你唔好噉,返去啦。”

“我想睇下你。”

“而家见到呀?返去啦。”

“畀我睇吓你个枪伤,仲痛唔痛呀?”

“唔痛啦。”

“你呃我。”

“我几时呃过你?”

 

 “后生仔!你唔可以带佢返嚟!”

“佢而家係半个游魂,阳间一半阴间一半,佢阳籍未销,留喺我呢係犯咗户籍法,如果查户籍捉到,我同你都因住坑亲喔!”

“后生仔,你呢喐下擝枪嘅习惯得改改……就畀佢住喺后院得啦。”

“係讲啦,最多只能够住十日。”

 “哥,我带你去睇阴间嘅云,一朵一朵好似棉花糖,好靓嘅。”

 

“Julian?”

“嗯?”

“对唔住。”

“唔係呢三个字。”

“我想你。”

“我都係。”

“你手好冻啊。”

“你都係。”

 

“哥?”

“嗯?”

“畀我抱下你。”

“嗯。”

 

“点轻咗咁多?你减咗肥?”

“因为我只嚟咗半个魂呀。”

“原来魂都可以分成两分?”

“係呀,我而家一半叫三,一半叫巷。合埋叫三巷。”(我没在说港生月半)(不

“唔,摸起都好软。”

“……”

“好香,好似奶糖。”

“……”

“而且好甜。”

“我哥最好食喇。”

“傻仔。”

 

“哥?”

“嗯?”

“我钟意你。”

“我都係。”

“知唔知我钟意你咩啊?”

“唔知。”

“其实,我都唔知。”

“瞓喇。”

 

十天之后。

 

“哥你嚟探。”

“係咩?”

“我喺忘川度打返嚟嘅水。”

“啊,係阿妈。”

“妈咪一直喺照顾唔见咗一半魂嘅你,头发都白喇。”

“……”

“哥,返去啦,你阳寿未尽,呢度唔好留住你。”

“我唔舍得你。”

“我都係,但係你使唔使要返去喇。”

“但係我走咗,又剩你个。”

“阳间一年,阴间一天,我日子过得好快嘅。”

“返佢哋好好生活,帮我睇住妈咪。”

 

“哥?”

“仲记得我问你嘅问题啊?”

“我钟意你全部。只要你架,我都钟意。”

 

“后生仔,你好耐冇去忘川睇咗。”

“你话嘅,睇得太多,影响佢哋嘅福缘。”

“你肯定你要留喺度啊?”

“有咩唔妥呀?”

“喺度,过去唔可得,而家唔可得,未来唔一定要。”

“我知。”

“意思就系,喺呢度我哋乜都唔拥有,乜都得唔到。你唯可唔可以做嘅就系睇,除咗眼白白睇住,乜都做唔到。”

“我知。”

“你只要肯饮啖汤,就可以将前尘一笔勾销。明知喺呢度乜都唔拥有,乜都得唔到,但係都要畀执念折磨,何必呢?”

 

 “我唔觉得。当乜都做唔到嘅时候,就得返记忆,如果唔记得咗,我就乜都冇啦。”

“在悲伤同虚无之间,我拣悲伤。”


***TBC***

“哥。你终于来啦。”

“Julian,你点都唔会老嘅。”

“你都未老。”

“你又呃我,我头发都白嘞。”

“畀我抱下你,就会变后生喇。”

“你呃我。”

“我几时呃过你?”


***END***

一个小脑洞,设置是港生跳海后丢了一半魂。看在有虐有甜,不要打我。

***

 国语版

*** 

“这位客官,本店提供两种套餐。任君选择。”

“套餐一:孟婆汤一碗,忘尽一世得失,一生爱恨,投生转世,重新做人。”

“套餐二:跳进忘川河,千年不得转世,受尽煎熬之苦。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记得前生,便可以重回人间,寻到前生最爱。”

“千年之中,你可以在河中看到今生最爱的人走过而且不止一次,只是相见不能言,他亦看不见你。”

“这个套餐性价比太低了吧?”

“……”

 

“已经过了三碗汤的功夫。这位客官你还没想好吗?”

“因为你给我的选择没有一个是我想要的。而且据我所知你刚刚有虚假广告。”

“啥啥?”

“明明做了鬼也要在地府呆一世才能转生,哪有喝了汤就转世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噫?你在美国长大的哪里知道的这些冷知识?”

我可是一个神!”

“算了算了……你想要什么?除了还魂不在我的权力范围,别的我都能做。”

“我想看到今生的他,我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不如你来坐我这个位置好了。”

“好呀好呀。”

“呸!你还当真了,阴间的公务员编制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坐了我的位置我干嘛去?”

“你信不信我……”

“哎呀小伙子,我看你长得盘靓条顺,在这桥头做一个礼仪也挺不错的!……可以把枪拿开了吗?”

 

“我怎么才能看到他?”

“忘川。”

“就桥下这条破水沟?”

“不是,忘川的水看起来污浊可怖,深不见底,其实是无色无味的,所谓血腥污秽那都是人内心恐惧的投射,不信你低头细看,你想看到什么,如念力够大,便可看到。“

“……哪里污浊可怖了,我看到的忘川水像个镜子。“

“那是因为你小子胆子贼大,坏事干的也不少,没在怕的,所以你眼里的忘川就是平静的。”

“你不损我两句不能过是吧?”

“小伙子你不要动不动拔枪,快收起来,走了火我这可就藏不住你了。”

 

一碗汤的时间过去了。

 

“……除了天空啥也看不见……噫,地府里哪来的天?居然还有云?”

“这云是我们自己造的,地府里现在也搞环保绿化,你没听口号是蓝天绿树白云嘛?”

“我说怎么看着这么假,像坨棉花糖。”

“能应付上面就行,要求不要太高。”

 

“唔,我好像看见他了……他坐在码头上,怎么这么憔悴……哎!浪太多……又碎了。”

“忘川水急,你若看见了你的心念,最好打水装回来,不然一个浪头过来,就可能卷走了。”

“欧巴桑,你想骗我给你打水熬汤。”

“我留你在我这已经担了好大干系了,我骗你有啥好处?”

“……”

“哎哎哎你别走那么快,必须用我这里专用的桶和瓢才能打水!”

 

“记住了,阴间的鬼对阳间都人窥伺的太多,会影响他的福气,你每天只能看三碗汤的时辰,几时看由你自己定,可是时间长短就那么多哦。“

“你这三碗汤的时间怎么算?按喝的快的算还是喝的慢的算?”

“……”

 

“阿婆,你店里新来的这个伙计好凶,都不准我们大口喝汤,一碗汤我喝了大半个时辰,都冷透了。“

“阿婆我也拿他没办法,你不知道鬼怕恶煞吗?”

“再说你看他哪像个伙计?我才像他的老妈子好吗?”

 

两碗汤的时间过去了。

 

“小伙子你看了这么久看到啥了?”

“别打扰我,马上就能看到了。”

 

“喂喂喂!你跑出去干嘛?”

“他跳海了!”

“你追出去也没用啊,你是个鬼,救不了他!”

“不试怎么知道!”

 

鬼门关外。

 

“哥?”

“Julian?是你吗?你来接我了?”

“哥你不要这样,回去吧。”

“我想看看你。”

“现在看到了?回去吧。”

“让我看看你的枪伤,还疼吗?”

“不疼了。”

“你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伙子,你不能带他回来!”

“他现在是半个游魂,阳间一半阴间一半,他的阳籍未销,呆在我这是犯了户籍法,要是查户籍抓到了,我和你都吃不了兜着走!”

“小伙子,你这动不动拔枪的习惯得改改……就让他住在后院吧。”

“可是说好了,最多只能住十天。”

 

“哥,我带你去看阴间的云,一朵一朵好像棉花糖,可好看了。”

 

“Julian。”

“嗯?”

“对不起。”

“不是这三个字。”

“我想你。”

“我也是。”

“你的手好凉啊。”

“你也是。”

 

 “哥。”

“嗯?”

“让我抱抱你。”

“……”

 

“怎么轻了这么多?你减肥了?”

“因为我只来了半个魂啊。”

“原来魂也可以分成两半?”

“对呀,我现在一半叫三,一半叫巷。合起来叫三巷。”(我没在说港生月半)(不

“唔,摸起来还是很软。”

“……”

“好香,像奶糖。”

“而且好甜。”

“我哥最好吃了。”

“傻仔。”

 

“哥?”

“嗯?”

“我钟意你。”

“我也是。”

“知道我钟意你什么吗?”

“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

“睡吧。”

 

十天之后。

 

“哥你来看。”

“是什么?”

“我在忘川里打的水。”

“啊,是阿妈。”

“妈咪一直在照顾丢了一半魂的你,头发都白了。”

“……”

“哥,回去吧,你的阳寿未尽,这里不能留住你。”

“我舍不得你。”

“我也是,但是你必须要回去了。”

“可是我走了,又剩你一个。”

“阳间一年,阴间一天,我的日子过得很快的。”

“回去好好生活,替我照顾妈咪。”

 

“哥。”

“还记得我问你的问题吗?”

“我钟意你全部。只要是你的,我都钟意。”

 

“小伙子,你很久没去忘川看了。”

“你说的,看得太多,影响他们的福气。”

“你确定你要留在这里吗?”

“有什么不对吗?”

“在这里,过去不可得,现在不可得,未来不可得。”

“我知道。”

“意思就是,在这里我们什么都不能拥有,也什么都得不到。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除了眼睁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我知道。”

“你只要肯喝一口汤,就可以将前尘一笔勾销。明知道在这里什么都不能拥有,什么都得不到,却还是要被执念折磨,何必呢?”

 

 “我不觉得。当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就只剩下记忆,如果忘记了,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在悲伤和虚无之间,我选择悲伤。”


***TBC***

“哥。你终于来啦。”

“Julian,你怎么都不会老的。”

“你也没有老。”

“你又哄我,我头发都白了。”

“让我抱抱你,就会变年轻了。”

“你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END**

因为这篇是对话体,所以就用白话写啦。考虑北方的朋友可能还是更习惯国语,所以就有了国/粤两个版本。


图片来自 by  @极地东风  她是一个心灵手巧画风超可爱的天使

一个中二脑洞小段子

*本故事纯属YY,如有OOC,一定不可能*

夏青和Julian在黄泉路上遇到了。

Julian:“好巧啊!”

夏青:“你个变态!”

到了奈何桥。两个人都不肯先走。

Julian:“我要等我男朋友。”

夏青:“那是我男朋友。”

Julian:“前的!”

牛头马面:“你们注意一下素质。”

Julian:“你们这个房子,我要买买买。”

(回头对牛头马面):“装修风格太老土了,我要重新装修。”

Julian:“你们这个桥,我要买买买。”

(回头对牛头马面):“桥上那个婆婆可以退休了,换两个漂亮的小姑娘,门面形象知不知啊?”

Julian:“你们这条河,我要买买买。”

牛头马面异口同声:“你可不可以尊重一下,这地府是我们的啊!先生!

Julian(看着牛头马面):“还有你们俩这形象,头发都分叉了,也不打理一下,很丢地府的形象分的!“

牛头马面:“大佬,我们是小动物!“

(牛马面面相觑):“真是长见识,这么多年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

Julian:“我是一个神!“

阎王:“不好意思我是这里唯一的神。”

Julian:“这里只有一个神,就是我!Julian!”

Julian掏出枪:Biu~ Biu~Biu~

“哎呀我去你们进门的时候没有收缴他的武器吗?”

“这作死的熊孩子谁放进来的!”

“给我丢出去!丢出去!”

一片乌烟瘴气……

Biu的一声,Julian被丢回了人间。

看到活生生Julian的港生:“看来我的病情又严重了,妈妈还有药吗?”

Julian一把抱住哥哥:“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阿好:“家门不幸啊!”

(HE全剧终)

***

一个聊天时整出来的段子。

感谢 @郑达乾  @我是棠棠呀 陪我发神经

【被封号声明】及合集链接

原账号“雨果的世界”已被永久封号,这是新号,由零开始。所有新文在此更新,之前旧文也会搬过来。附链接:

《忘记他》 天若有情-忘记他(长篇)(已完结)

《朝花夕拾》天若有情-朝花夕拾 (青春版) (连载中)    【糖】  天若有情 -【糖的合集】         【新文预告】我的弟弟未满十六岁 (连载中)

《天若有情》视频系列【天若有情】【漩涡|HE】【片尾彩蛋|放飞版结局】

《暮雪集》(叶西)暮雪集-落樱    暮雪集-圆月

《不二集》(不正经脑洞合集) 一个中二脑洞小段子    忘川(鬼见愁鲁德培的小故事)  万圣夜—公主与恶龙  

【在线发车】 我们双修吧(cos血魔x宁丹)   生日快乐(Julianx华港生)

寄生草(杜厚生xDavid)(上)

谢谢友情帮顶一下这条(所有文章索引都会放这里,会陆续更新,方便查阅)

给所有关注过我和没有关注我的朋友:

今天是我注册lofter第163天。这163天我一共发布了49篇文(图),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推荐,还有非常用心的评论,不论是鼓励还是意见,我都认真看过。再次感谢喜欢和推荐的朋友。

封号意味一切归零,但是想想当初最开始写《忘记他》的时候,根本没想过热度,也没想有几个人看,但也坚持写下来了,最后能有这么多同好,已经算是意外收获。所以,从头再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并不是)(还是好想哭啊T_T)

然后,还有两天就是我生日了,今天通知我被永久封号,算是LOF给我的生日礼物吗?

***

【自我介绍】本命伊面,最爱芦花。懒废柴,随缘更,但开坑都会填完。谢谢理解。

***

【最后】关于文风,各有所好,不喜欢看,可以退出,可以屏蔽,可以吐槽,但是,请不要动不动举报。我已经被封过一次号了,请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