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廿五)

重生青春版:傲娇中二弟弟x温柔纠结哥哥。【另一版本】天若有情-忘记他(长篇)(已完结)(原剧向延展寻人故事)

以及,《忘记他》番外将不定期更新。

*本章是糖*

***

第二十五章

简介:加州阳光

 

加州最出名是阳光。日长夜短,温差悬殊,阳光无处不在,太平洋吹来的风又让空气清凉诱人。

清晨时分,从穆赫兰道顶端可以看见雾气聚集在城市上空,恍如迷雾;临近中午,云雾散尽,太阳悠悠地照着每一寸土地,万物洁净如洗,灿烂明丽;这般夸姣的阳光将持续到日落,晚上八点钟之后,天色渐暗,夜风微凉,巨大而皎洁的月亮缓缓升起在墨蓝天幕上,放出银光,照耀天使之城。

 

加州的月亮,也比家里的更大更亮呢。华港生从酒楼出来时,看着天空想。

 

第二天他很早起身,他雇的那个司机准时在旅馆门口等他。他知道Julian起得早,出门也早,他要在他出门的时候跟上。

Julian既然知道他跟着他,却不让他呆在自己身边,说明他身边是真的很危险。

虽然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可是他想留在他身边。

如果真有危险,他希望自己可以冲出去,挡在他前面。

 

今天Julian穿着蓝灰色的西装,栗色领带在雪白的衬衫上结成蝴蝶结,晨曦中他年轻的脸明亮如朝阳。

他远远地看着他上车。门廊透出的灯光勾勒出他轮廓,梦幻一般的少年。

 

从比佛利山去往蒙特利公园是由西向东,迎着太阳的方向。汽车静静驶过街道,他一直跟住他,不远不近。

进入丘陵低谷地带,路况高低起伏,在最后一个红绿灯转换时分,Julian的车穿过路口,他被阻在了红灯之后。

他看着那辆车渐渐远离,消失在他的视线外。

交通高峰期的道路开始拥堵,细雨飘落下来,街道两边店铺橱窗的灯光照着湿漉漉的路面,周遭一切都没入雨雾之中。

他感到莫名心慌,不,是恐慌,那种恍如隔世的恐慌。天空和海洋在逐渐接近,潮湿的空气里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心急如焚间,传来一声轰天巨响。

这声音离得极近,震荡波及,街边橱窗发出清晰的玻璃爆裂声,他脚下地面也阵阵颤抖。

心中涌起不祥预感,他瞪大了眼睛,敲着玻璃窗要下车。

司机手指向前方,带着很重的德州口音:“这里,不许下车。”

警车呼啸而过,不多时,救护车也飞速地开过去了。

敲玻璃的声音陡然大了一倍,是来自车外。他转过头,看见车窗外两张陌生面孔。

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亚洲男人。

 

Julian从餐馆走出时,朝雨方停,浅金色的阳光正从云层中洒落下来。

他们的车停在后巷,四周十分安静。司机走向停车处,准备开启车门。

他眯起眼看了一眼天空,忽然隐隐觉得不妥,出声道:“阿万,停住……”

司机手已经在车门上,回过头来,“Boss?”

他半蹲下身来,侧耳细听,电光石火间心念一动,大声道:“回来!滚回来!”

司机来不及有其他反应,果真抱住了头连滚带爬奔过来。

 

就在此际,强光一闪,整部汽车在他眼前消失。

他被强大气流推倒在地,然后才听见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仿佛整个世界轰然崩塌,万物碎为齑粉,暴雨般朝他身上撒来。

十秒钟之后,他一只手扶住地面,抬起头来。

爆炸的车靠近饭店后门,橱窗已全部粉碎,入口处一片瓦砾,地上遍布着玻璃与金属碎片。司机正趴在他边上呻吟。

有人从饭店里冲出向他跑来,他勉强举起手,笑着招呼:“Uncle。”

白狼神色严肃,抓起他一只胳膊,“别动……让我看看……”他招手叫人拿急救包过来,动手为他清理创口。

“明天的发布会……”

他迅速打断他,“这些都以后再说,我先送你去医院。”

周围的手下拥过来,有人检查伤员,有人开始打电话。嘈杂的人声从四面八方涌来。

Julian呼了口气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半边身子都是血,右臂一道划伤深可见骨,大腿上插了一截断箭似的碎玻璃,奇怪,竟不觉得痛。

头发里似有什么在流下,他伸手摸到脑后,触手温热而粘湿,不禁皱了皱眉,眼中光芒闪动:“电话给我。”

电话接通,他额上沁出冷汗,咬着牙深深吸气,声音中透着急切:“听好了,我不管用什么办法——但是不准伤到他——赶紧把他送回香港。现在!立刻!马上!”

挂了电话,才觉得浑身乏力和疼痛,他背靠在墙上,轻轻合上了眼。

 

华港生冲进房间的时候,医生正在给Julian 的手臂缝针。他外衣和长裤已经除去,衬衣的袖子剪掉一只,腿上盖着一张薄薄的毯子。

 

Julian抬起眼看着他,微微一笑:“看来我要换一批保镖了,这么多人都没拦住你。”

他额上都是汗,细碎的黑发散落到额前,使他优美的少年形象里有一种放浪的气质。

港生定定看住他,哽着声音道:“陈小姐让我进来的。”

“陈小姐?”他轻微皱眉,似乎是有些痛,“她又是几时来的?”

“今天。”他慢慢向他走过去。

医生对华港生视而不见,继续缝针,嘴里说道:““Mr.Lo,你脉搏跳得很快,呼吸不自然。”

 

“为什么叫人送我走?”他边走边问。

Julian挑了挑眉毛,“你在这里会影响我,你明白吗?”

“我也可以保护你。”

“你?”少年的脸上露出促狭的笑,“不,你看到我身边的人了吗?我不需要。”

“事实上,我还要分心去保护你,哥哥。”

 

华港生走到Julian面前,半蹲下来,仰起脸看着他。

“后脑无需缝针,”医生一边用绷带包扎手臂,一边对护士道,“替他把头上的血清洗掉,动作轻点,避免再次流血。”

华港生转头看着医生:“我来可以吗?”

医生看了他一眼,又看看Julian 。

“他是我的……哥哥。”

“别让他着凉。”医生打开门走出去,然后轻轻关上门。

 

华港生进浴室拿出两条毛巾,打水轻轻替他洗去后脑的血渍,看见一条大约两英寸的浅伤口。他用剪刀剪去伤口附近头发,贴上带药的胶布,然后用另一条毛巾为他洗脸。

Julian很顺从地闭着眼,睫毛合拢着。当毛巾擦过眼角时,他忽然睁开眼睛,明亮的瞳孔中泛着通透的琥珀色。

“回去吧,哥。”他用手摸着脑后的胶布,轻声说,“我不想你在这里看着我。”

后面还有半句话他没说出口。

我不想你看到我出事。

 

华港生俯身下去,双手托起他的脸,与他额头相抵。

他们的气息与目光纠缠在一起。

 “你不可以出事。” 他低声央求,眼中有柔和的光。

他亲吻少年光洁的额头,嘴唇轻柔地扫过他的眉心,鼻尖,最后落在他唇上。

这是个轻如鸿毛的吻,温暖而又湿润。像一只拍打着翅膀的云雀,从这头踟蹰地行到那头,然后,舌尖有些笨拙地撬开他的双唇。

Julian全身都绷紧起来,他茫然失措地大睁着眼睛,似乎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也曾经吻过他几次,但总是带着孩子气——他偷袭他,他恶作剧,他欲盖弥彰——每次都像蜻蜓点水。他从未试过这种感觉。

那柔软的舌温情地,试探着进入,寻到他的舌尖,小心翼翼地与他接触。

终于他的身体完全松弛下来,眼睑垂下,长长睫毛松松地罩住他的眼睛,轻轻颤动。

这是一副上瘾的神情,他放弃了所有感知,只把最后那点知觉留在唇上,享受着他并不那么熟练的亲吻。

他本就是他的瘾。悖乱的情//欲和错位的爱,让他痴迷又痛苦,戒不掉又躲不开,折磨着他又令他感到甜蜜的瘾。

他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臂抱住他,越抱越紧,失血过多让他头脑眩晕,他的身体发着热,欢喜又着迷地回应着,与他唇//舌//交//缠,沉//溺在前所未有的快//感里。

 

有人在敲门,一下,又一下。

Julian听若未闻。

华港生将嘴唇往上移,轻轻吻他眉心,“Julian,医生来了。”

少年不吭声,只把头靠在他胸前。他无奈地揉揉他头顶,对门外道:“请进来吧。”

医生带着一个人走进来,“Mr.Lo?让我检查你头上伤口。”

Julian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医生身后神色温和的男人,叫了一声:“Uncle。”

男人跟华港生打了个招呼,便对着Julian道:“我叫厨房做了些吃的给你。”他挥手叫女佣送食物进来。

Julian小声嘟哝道:“我什么都不想吃。”

“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喝酒。”

男人对他摇一摇头,笑着对华港生道:“你陪着他吧,晚点我来看他。”

转头对Julian摆摆手:“小子,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他微笑着走出门去。

 

医生走近检查Julian后脑伤口,赞许道:“处理得不错。”

“Mr.Lo,我劝你不要做剧烈运动或情绪过分激动,最好戒绝酒精,明白吗?”
“我想出院。”

“请多逗留一日。你失血不少。”

医生检查完毕,对华港生道:“晚上我们这里有看护,您可以回家休息。”

Julian忽然恶狠狠道:“他什么地方都不去,他在这里陪我,不然我过不了今夜。”

“Mr.Lo,你的伤势没这么严重——”

“我不管。不然我就出院。”

华港生抱住他道:“我在这陪你。”

医生和看护只得离去。

 

华港生看着医生离开,转头问:“带来什么吃的?”
“虫草鸡汤,与扬州煨面。”

女佣斟出鸡汤,华港生接过来,“谢谢,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他将鸡汤送到Julian嘴边,他摇摇头,抬起脸来,示意先要亲他。

华港生低声说:“Julian,这不是时候。”
“我不管。”

他只得亲亲他嘴唇,这时他才肯喝汤。

“扬州煨面做的很是软烂,你尝尝,是否有胃口。”

Julian道:“你喂我就有胃口。”

华港生笑着叹气,把面夹入调羹,一口一口喂他。

窗外阳光斜斜照进来,空气中弥漫着热气与花香,沉醉得令人迷惘。

黄昏有晚风,把Julian头发吹起,华港生看着他,忍不住说:“傻仔。”

Julian终于噗嗤一声笑出来,“陪我说话。”

“说些什么?”

“甜言蜜语。”

“我并不擅长。”他轻轻抚摸他头发。

少年扬着脸看他,眼睛像山泉一般幽远和清纯,像水色一样难以捉摸。

他低下头,将他抱在怀中,亲吻他眼睛。

 

少年的身体炽热而明亮,他仿佛吻着一团火,纯洁的火焰无言地吞咽下彼此的狂喜和悲伤,在烈焰中熔成坚不可摧的誓言。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生死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TBC***

配这张图是想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只是这次位置交换。



《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廿五)》上有1条评论

  1. 终于啊?
    港生好温柔,julian在哥哥面前还是那个任性的孩子气的他,这是他唯一可以袒露自己这一面的人,太太,他们以后会好好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