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廿六)

重生青春版:傲娇中二弟弟x温柔纠结哥哥。【另一版本】天若有情-忘记他(长篇)(已完结)(原剧向延展寻人故事)

以及,《忘记他》番外将不定期更新。

***

第二十六章

简介:你比我重要

黑暗中,他听见Julian翻了个身。

他从折床上翻身起来,走到他床前。

这是一个明朗的夜晚,月光照着他脸庞,像还未绽放的莲花。疼痛在梦里依然折磨着他,他的头在枕上轻微转动,额上沁出冷汗。

他手指触到Julian脸颊,掠过他毛茸茸的鬓角,替他抹去额角的汗,然后在床前轻轻坐了下来。

就这样守着他,不舍昼夜。就这样看着他,静静睡去,天真无邪。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不会让危险降临在你身上,没有任何狰狞、灰暗、丑恶的东西能靠近你。

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Julian醒来的时候,看见一张俯视他的脸,和一个悬吊的玉观音。

他揉揉眼睛。“哥?”

华港生神情凝重地注视着他。玉坠从他好看的手指间垂下来,折射着阳光,“我来之前,开过光的。”

Julian举起手扶额,呻吟了一声,“我天,你信这个。”

华港生给他戴上玉坠,温声道:“大慈大悲观世音,普渡众生出苦海。”

Julian仰着脸哈哈笑:“不,你才是我的观世音,快来渡我。”许是笑得太厉害,牵动了伤口,又皱起眉头“嘶”了一声。

华港生慌了手脚,低头检视:“你没事吧?是不是伤口疼?”

少年一只手拽住他前襟,拉他倒在自己胸口。

“有,出大事了。”他指尖点点自己胸膛。“这里痛。”

华港生抬起下巴,哭笑不得:“你这里几时受的伤?”

Julian手臂环绕过他的脖子,将他禁锢在自己胸前。

“哦,这里,是我的心啊。”

他忽然觉得心酸,轻轻把头枕在少年胸口,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

早晨清冽的空气里有忍冬花的香味,Julian深深呼吸。“真值得庆祝。”

“庆祝什么?”

“活着。看到你。真好。”

阳光像金色的油彩,一点一点地涂抹开来。

港生轻拍Julian的脸,“起身了,一会医生要来检查。”

“我要冲凉。”

“好。”

他为Julian除去衣物,在浴缸里架起浴板,扶他进浴缸,把受伤的右腿支出来,然后开始放水。

Julian笑:“好似处理烧鹅。”

港生取过一条浴巾,遮住他下身,坐在浴缸边为他洗头。

将他头发全部拢到脑后,露出前额发线——Julian的发线生得似一只猫,两边似有尖尖猫耳,趣致之极,他看着忍俊不禁,手指在发间轻揉,也像抚着一只猫。

Julian闭上双眼享受,过了一会,他笑道:“我总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莫非你是上一世也这么做过?”

华港生道:“不,是你这么为我做过。”

在他恨不得被全世界遗忘的那个下午,这个人来到他身边。

小心翼翼地接近,温情脉脉地爱抚。

他无法拒绝,他放弃了抵抗。身体被点燃,追随着原始的欲望,沉沦在本能的快感里。

也许,他只是要逃避眼下的困境,恰恰抓住了一根稻草,如此而已。

然而他不能否认,那个下午的气氛是令人迷醉和留恋的。即使他尽力避免去回忆。

那将他彻底淹没的梦境。那跳跃的光线那神秘的起伏那混合在一起的狂野呼吸,那些热烈而又甜蜜的微妙感受,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令他心悸不已。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那么心机深沉,却对他怀着可耻的天真,那样冷酷狠辣,却对他流露出罕有的柔情。

直到最后,Julian抱他去浴室,为他清洁身体。他像侍奉瓷器一样侍奉他,动作温柔而细致,除了手指探入清洗内部的时候他因为羞愧难受而皱了一下眉,其他的时候力道轻重适宜让他舒服得只想睡觉。

那一刻,他不是不心动的。

如果不是后来……他甩了甩头,自嘲地笑。

兜兜转转,还不是自投罗网。

洗好了头发,再帮他擦背,修脸,修剪指甲。水汽氤氲里他用热毛巾敷上少年的脸。Julian微阖着眼,浓眉长睫,神清气朗,绯红面颊焕发出明亮光彩。

世间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少年人。

他看着他的脸,竟有些些凄惘,忍不住伸出手轻抚他花瓣似的嘴唇。

Julian忽然张口咬住他手指。那猫一样的眼睛睁开来,眼中有炽热的光辉。

I’m on fire*

“什么?”

“一首歌。”

Julian嘴唇慢慢贴过来,声音清澈又略带沙哑。

I’m on fire(我已着了火)

Sometimes it’s like someone took a knife baby(有时候这欲望像一把刀)

Edgy and dull and cut a six-inch valley , Through the middle of my soul(刀锋尖锐又钝涩在我灵魂中劈开六英寸的空洞)

At night i wake up with the sheets soaking wet(夜间我醒来被单已湿透)

And a freight train running through the Middle of my head(一列火车呼啸着飞驰过我脑中)

Only you can cool my desire(只有你能冷却我的欲//望)

I’m on fire(我已着了火)

I’m on fire(我已着了火)

I’m on fire(我已着了火)

……

“I’m on fire。”他又重复一遍。

那目光中的火焰足以将他熔化。

Julian把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前,那颗心怦怦跳动着,像乱了节奏的鼓点。

空气湿润地燃烧,所有的气味与声音似乎都挤在一起散发不出去,炙热喧嚣象潮湿的气浪一阵阵袭来——那熟悉的气息进入了他的呼吸——热情的血脉在他舌尖下突突跳动;少年扬起被水汽沾湿的脸,睫毛上的水珠滑落下来,年轻急促的喘息声时断时续。

昏眩中他身体痉挛抽搐起来,意识因缺氧而到达断绝的边缘。他升起,又落下,落在每一朵浪花里。

是的我爱你我情愿为你死去我已经为你死过了而此时我一次又一次地为你死去。

河水在隐秘的地方迅疾而静静地流淌,他使劲呼吸才能把空气勉强吸进肺里,周围都是浓得化不开的香味。

雨水的气息,湿草和树叶的气息,白蒙蒙的光象细雨一般降落。天空闪过七彩霓虹。

浴室里终于恢复安静,没有关紧的花洒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他把他的头抱在胸前,像抱着一个赤裸的婴儿,听着他的心跳从激烈慢慢变得平缓。

八点钟医生来例行检查。“Mr.Lo,你的精神非常好,看来昨天休息得不错。”

“因为我有特别的药。”Julian笑得像一只小狐狸。

“哦?”医生好奇地问,“是东方人的玄学吗?”

华港生红着脸往外走,在门边遇见昨天的男人,爽朗地对他笑。

他打了个招呼,尽力掩饰着脸上的不自然,沿着墙根走了出去。

——房间里他简直一秒钟都不能呆下去了,那小混蛋眼神能把他看个对穿。

“早啊,Uncle。”

“Julian,你今天状态很好。”

“谢谢,医生也这么说。”

“我叫人给你做了花蟹粥。”

“花蟹粥?我哥喜欢。他一定开心。”

“看得出你们感情很好。”

外人也看得出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愫十分亲昵,毫无猜忌。Julian觉得很开心。

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我还带来了你喜欢的。”男人拿出棋具,“要不要下一盘棋?”

少年在阳光里点着头,笑得眉眼弯弯。“你执白还是执黑?”

“执白吧。”

“……”

“换兵。”

“跳马。”

“上象。”

“进后。”

“换马。“

“弃兵。”

“……”

“你的王翼守不住了,Uncle。”少年语气很平静。

“气势磅礴,惊心动魄。”他笑着看向少年,“我喜欢你的棋风。”

“执黑也用西西里开局*,足够自信。”*(注1)

少年耸耸肩。“或许是因为,我没有时间去做封闭式布局。”

“是,我们时间的确不多……昨天FBI 的人联系了我。”

“哦?他们有没有对这次汽车炸弹事件作出解释?”

“他们说此事与他们无关,但希望我们歇手。”

“歇什么手?”少年挑了挑眉。

“江南案已经结案。三个官员因此下台,有人不希望牵涉出更多的人。”

“Uncle怎么打算?”

“我暂时取消了新闻发布会,但是接受了CBS 60分钟的采访邀约。”*(注2)

“昨天的炸弹与其说是暗杀,不如说是恐吓,”Julian拈起一枚棋子,“车中装了计时器,只要足够警觉,其实可以逃脱。”

“是,有人在恐惧我们最后的爆料,并以此恫吓。”男人忧虑地皱眉,“此时我若劝你退出,你接受吗?”

少年露出顽皮笑容,“可是媒体对我们这件事兴趣大极了,我觉得越来越好玩。”

“历史八卦,政治黑幕,”男人苦笑道,“销路可想而知的好。”

“但你与我还不太一样。我16岁加入竹联帮,19岁组建淡水分支,24岁已做过主事人——我读研时,就是被帮中事务影响受伤,才没有拿到学位——此生我已经脱不掉兄弟身份。”

“就这次的事情,我早写好遗书,交代了后事。”他深吸一口气,似是下了很大决心。“但你还年轻,撑到这一步已属不易。如你有意外,我无法对海哥交代。”

Julian垂眼摸了摸右臂的绷带,再抬起眼来,脸上有莫测的笑。

“我讨厌被恐吓。”

“其实,如果没有发生昨天的事情,我也许会退出。”

“但是现在,NO WAY。”

他屏住呼吸,沉默地凝视少年的脸。

阳光从窗外照着他的脸,一半反射金色光芒,一半藏入暗影之中。那是有明显差距的两个世界,一个带着明亮的天真,另一个却冷静而深邃——他凌厉的眉目,恍惚间像极了一个人。

“好。”男人双手交叉,“届时我们三个人会一同接受采访,具体时间看你的恢复情况。”

“我?今天下午都可以。”

“那么就明天,你再休息一天。”他收起棋盘,“你喝粥么?”

“不,我等我哥回来一起。”

“那喝茶吧。”他到门口叫人送茶和点心进来。

“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要与你说——当然是在你不退出的前提之下。”

Julian左手托住杯子,凝神静听。

“你知道,一清专案,大批本省角头和外省帮派头领被集中批捕,其中有本帮三分之一的堂主,帮派内部一定会大洗牌。”

“是。”

“你也知道,我们这样尽力奔走,目的只是争取司法审判,保董事长周全,但并不能争得他无罪。”

“是。”

“所以可想而知,至少有几年时间,帮中群龙无首,新旧势力的争斗必不会少。”他摇摇头,“昨天帮中的元老也跟我表达了这种担忧。”

“所以?”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董事长,或者说,董事长候选人。这一点,董事长自己也是赞同的。”

“Uncle你不就是最好的人选吗?”

“我?”男人向后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来美国?”

“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其实当初会离开,是因为劝架受伤——没想到吧,本帮之内,也是一言不合拔刀相向——这件事让我十分心寒。”

“在斯坦福读企业管理时,董事长找到我,说政府在支持帮派海外发展,所以我才组建了侨堂*(注3)——不管怎样,董事长在一天,我就帮他一天——现在洛杉矶,旧金山,休斯顿,纽约都有我们的分支。”

“但我不是董事长,我也做不了董事长。“

“如果你愿意,我辅佐你成为竹联帮在美国“侨堂”的老板,假以时日,我相信你可以直接出任董事长。”

少年又挑起了眉毛,“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有这个条件。”

“哦?”

“你有成为领袖的天赋。”

“首先,你很聪明。”白狼放下杯子,坐直了身体,“这些天我亲眼见你与各方人物周旋接洽,你深谙人心,善于应变,是这个年纪的人很少具备的能力。”(参见原剧情,julian的确是个心理操控的高手)

“同时我要承认,你很有魅力,令人心折。”他笑笑,“这一点其实很重要,你会吸引人在你身边——我也很喜欢你。”

“你身上虽有少年的狂气,但不常发狠,琢磨不透会令人又敬又畏。”

“其实我小时候经常打架。”少年笑着眨眨眼。

“这我也知道。”白狼坦然笑道,“请不要见怪:我调查了你的成长经历。”

“我像你那个年纪时,和你一样。因为本省人与外省人的冲突,我们这一代外省子弟如果不跟他们打,便是被他们欺负,我早早加入帮派,也有这个原因。”

“但更多时候,你像一个绅士——谁说大哥不可以是绅士?董事长就是以斯文有礼出名——只有小混混才动不动喊打喊杀,大哥不是。”

“最后,其实也是最基础的一点,你是海哥的儿子。这在帮中很多老人心里是有分量的,而这次营救董事长的事情增加了你的能力砝码,帮中新一代也将视你为偶像。”

少年抬起头来直视着男人,他的眼睛很亮。

“可是有一点你忘了,”他说,“我父亲之所以送我到美国,就是不希望我加入帮派。”

“我没忘。其实一开始我是希望你退出整件事。但是你若不退出,那么反而是地位越高越安全。”

“他们的目的是恐吓,也许会牺牲旁支的人,可若是竹联帮的头号人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我相信我的直觉,你是一个有抱负有野心的人,你不会甘于平凡。”

“但我不会逼你做决定。”他起身整理衣服。“你可以慢慢考虑,我有时间。”

他轻轻拍拍少年的肩膀,转身向门口走去,在临出门时他回头。

“年轻人,我真的非常,欣赏你——即使你拒绝我。”

华港生拎着点心盒子回到病房时,见Julian 正对着一个砂锅发呆。边上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笼屉,是各色各样的港式点心。

“我刚刚去了唐人街,“他举起手里的盒子。“买了烤乳鸽和糯米鸡。”

Julian转过头对他笑了一下,“哥,过来陪我一起吃。”

华港生揭开砂锅盖。“唔,花蟹粥,我好钟意的。”

“钟意就多吃点。”

他盛了粥出来,十分自然地去喂Julian。

两个人都很安静,吃出一种家常饭的气氛来。

Julian忽然说:“哥。”

“嗯?”

“在我心里,你好重要的。”他指着自己心口。

“我也是,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不,你比我重要。”

“傻仔。”华港生摸了摸他头发。

我也是这样想。

你比我重要。

***TBC***

你比我重要 这是吴老师的新歌哦。(点击歌名可以听歌)

I’m on fire点击歌名可以听歌)歌曲年代在75-85年之间。不过这首歌的网易云歌词翻译我不喜欢,所以我重新翻译了。

*注1:西西里防御是国际象棋的一种开局下法,属于半开放性开局下法,也是最复杂的国际象棋开局。

*注260 minutesCBS老牌传奇新闻节目,质量很高。江南案时白狼就是通过这个节目将暗杀主使人矛头引向了蒋孝武。

*注3:侨堂应该是在台湾情报部门支持下在海外发展起来的,白狼正是竹联帮侨堂的开山鼻祖。

关于黑帮和政府的关系。台湾黑帮跟政治本来就关系密切,正是政府默许才有黑帮存在。即使美国,黑帮一样游走在灰色地带。但是。

1.黑帮都在转型,靠脑吃饭,公司化,企业化。(Julian之前走的就是这个路线)用拳头说话的低端黑帮已经让人看不起了。

2.政府真要收拾黑帮没有收拾不了的。

2.IRS(美国国家税务局)比FBI 牛多了,当初剿灭美国最大黑帮就是靠IRS的卧底。(可以百度一下 黑手党/卡彭)

《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廿六)》上有2条评论

  1. 看到白狼的邀请又有点矛盾,julian的心思我是揣测不了的,不管他做什么决定,港生都是他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好纠结呀,等下文看太太怎么安排(๑ºั╰╯ºั๑)

棠棠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