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未满十六岁(三)


***

本文前因与故事简介在此 【新文预告】我的弟弟未满十六岁

年下。养成。纯甜向,中二剧情,不喜勿入。

上一章  我的弟弟未满十六岁(二)

 ***

第三章 便宜弟弟

 

Julian视角:今天运气真不坏,捡了个大宝贝。

 

其实华港生是先倒下的那个人。

这个傻乎乎的警察喝完那听“果汁”,没过一会就昏头昏脑地倒在床上。

Julian把自己裹在毯子里,保持着之前的乖巧姿势,用手支着下巴,专注地看着他安静的睡颜。

然后小心地伸出手指,试探着碰了一下对方的头发。

没反应,是真的睡着了。

这人睡着的样子,像一个白白软软的小动物。乌黑头发温顺地覆在额头上,眼睛狭长,眼尾轻微地上挑,有一种无辜的媚态。

他并起两根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将指尖似有若无地划过那人的嘴唇。

少年的嘴角微微勾起,脸上露出一个近乎天真无邪的笑容。

抖开毯子,盖在那个人身上,然后把自己的身体舒展开来,像一只鸟张开翅膀从空中落下,躺成一个大字形。

这张空荡荡的大床,突然之间变得不是那么空旷了呢。

身体好像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一股愉悦的疲惫感和说不出的亢奋混合在一起,他感觉到血流的速度很快,心跳也有些不均匀,加速着奔腾流过的血液,透过血管将躁动的感觉传达到了他的皮肤上。

好热。

他翻了个身,从毯子下钻进去,拱到他胸前,摸了摸他的手臂。

很软,皮肤有些微的凉——也许是因为自己太热——他把身体贴上去,头顶蹭了蹭他的脖颈,觉得很舒服,身体里燥热的感觉也好像得到了某种抚慰。

酒里的成分开始发挥作用,他慢慢陷入了一个纯白而柔软的梦境里。

直到被早晨的阳光唤醒。

 

一开始看着那个人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诚惶诚恐地忙里忙外,还不时偷偷观察自己的反应,他只想忍住笑。

但当他结结巴巴地说出“其实,我,很想,帮助你。”的时候,他心里突然有一阵悸动。

这个世界上有天使吗?不,他从不相信。

或许只是正好此时有一道阳光照着他身后,那朦胧的金色光环让他看起来像个天使。

他想要捉住那道光。

华港生走出去的时候,轻轻地带上了门,留意不吵醒沙发上睡着的少年。

听着门在他身后关上的声音,Julian的眼睫抖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

这是个迷人的早晨,初夏的阳光十分和煦,微风习习,吹动窗帘。

他起身跳下沙发,按下电话留言。

第一个留言:“少爷,昨天你叫司机自己回来,今天可需要他去接你?”

第二个留言:“少爷,今天要不要人上来打扫?”

第三个留言:“少爷,今天吃什么?要不要人过来做饭?”

第四个留言:……

他揉了揉额角,开始皱着眉头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这两天不需要人来接我,也不需要人打扫做饭,我自有安排。”

第二个电话:“……帮我查一个人的底……对,他叫华港生,是个学警,警号12986……三天?我给你8个小时,我要他全部资料!”

……

挂了电话,才发现自己还赤着脚,他低头在沙发下找到拖鞋,小羊皮鞋底在地毯上无声踢踏着走到大厅另一头——那是一个吧台,吧台后有恒温酒柜与雪柜——自酒柜里拿出一瓶克鲁格香槟,丢进冰桶。

金粉红色酒液倒入杯中,流光溢彩,他举起杯子,看着气泡优雅地徐徐上升。

突然想起一句话——日落之前饮酒,乃是堕落行为*——不禁嗤一声笑出来。

有什么关系。二十年前,同居而不结婚,都算堕落,十年前,男子喜欢男子,也算堕落。

十三岁时他已经学会抽烟饮酒,十四岁无照驾驶非法赛车,十五岁组织了波士顿最大的地下赌局——什么刺激他玩什么。

色欲是堕落。傲慢是堕落。贪婪是堕落。暴怒是堕落。

假使“堕落”是通往地狱的入场券,他早就攒够了VIP资格。

没有人知道他晚上做什么,没有人关心他做什么。

父亲深以他为荣。他只知道他有一个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儿子——他一直是那种最出挑的优等生——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冷静与沉稳,除了,面对“她”的时候。

可以统领十万人的海哥却无法调和这对母子,只能由得他想住哪里住哪里。

至于“她”……可能他哪天深夜飙车撞到山上,粉身碎骨的时候,她才会想起,原来她还有一个儿子吧。

一个“不小心”生出来的儿子。

是她亲口说的。

那个夏日的午后,他站在门背后的阴影里,听着她一字一句说出那些话。

他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没有人在意他的努力,没有人在乎他的存在。他只是一个意外,一个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的意外。

他做错任何事了吗?

 

最开始的时候,他感到愤怒。

但愤怒是一种不长久的情绪,尤其是少年人的愤怒。就像是夏季的台风,来势汹汹,却随着热带气旋的离去骤然消散,徒留一地废墟。

再后来,这些残破的心情就沉淀成了怨恨。

他恨她一成不变的美丽,恨她永远波澜不惊的优雅,恨她对所有人都和和气气却唯有对他冷淡与漠视。

最后他学会了冷笑——那种若有若无,漫不经心的恶意的笑,配合着眉梢挑起的一丝傲慢——他知道她讨厌他这样的笑,他在她花容变色的瞬间有一种快意。

原来,她对他并不是全无感觉的,他还是可以影响到她的情绪。

其实他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甚至自己都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是爱还是恨?

即使是恨,也总比无望无助无能为力要强吧?

真正令他痛恨的,是那种深刻到骨血里的无力感。

他病态地追求强大,他要拥有踏平这个世界的力量,他要强大到影响这个世界的规则。

他要成为一个神——这样狂妄的梦想,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没感情的啦。”

这是他最喜欢对她说的一句话。

我没感情的。他对自己说。

因为没有感情,就不会期望感情,因为没有期望,就不会有失望。

 

就在这时,他来了。

 

其实他那天会去那个酒吧,纯粹是出于好奇。

已经快十六岁的俊美少年,没有交过女朋友,也没有交过男朋友(说出来可能也没有人信)。

他不喜欢女孩子,觉得她们要么无知而浅薄,要么精明而算计;至于男孩子……一开始,他是用武力教他们臣服,然后是用压倒一切的气场与聪明强大的头脑,再以后,他是人群的中心,追光灯永远打在他身上。他从来不缺乏倾慕者,亦不吝啬散发魅力,只是真心欠奉。

大部分时候,他俯视他们。

他的内心世界是封闭的,自私、冷漠而又孤傲,蕴藏着巨大的黑暗能量,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这一切都隐藏在他太阳般明亮的外表之下。

 

而那个人像月亮。

那是他给他的第一印象。

他整个人都放着光,却并不刺眼,是那样干净而柔和的光,将他笼罩其中,酒吧内斑驳陆离的七彩灯光也不能掩盖他的光辉。

那个人……他不认识他,也从没有在其他任何地方见过他。但当他走进来的那一瞬,他有种突然被击中的感觉。

他没来得及去思考他身上似曾相识的感觉从何而来,只是本能地被他吸引——从生理到心理,有生以来,他还从未对一个人产生过这么大的兴趣。

少年明亮的眼睛毫不掩饰地直视着他,咄咄逼人,像盯住猎物的猛兽。

我要把他拐走。

他在三秒钟之内就做出了这个决定。

拐走以后做什么?他还没想好。总之——拐走就是了。

在他的印象里,凡是他想要的东西,还从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从来没人试过拒绝我。”

……

那个人……还真是傻得可爱啊。

所有的剧情完全按着他的设计一步一步走,甚至比他预想的还要顺利。他丝毫不怀疑,把他卖了,他还会一五一十帮他数钱。

在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他有好几次想凑近了仔细看看他。

这么傻的人,怎么当警察的?

不过,这人咖啡煮得真不错。

 

华港生今天的工作依然是巡街。他百无聊赖地走过逡巡上百次的街道,路口,牛杂店,糖水铺……肩上对讲机突然响起。

“12986,你在何处?”

“尖沙咀广东道附近。”

“广东道官立小学老师报警,有家长虐儿,你去看看。”

“我立刻过去。”

 

那是一个看起来只得七八岁的男童,面色苍白,神情紧张。

华港生在他黑漆漆瞳仁中看到惊惧。

 “小朋友,你过来一下。”

那男童缩在角落不肯动。

他只得慢慢走近他,蹲下身去,与他眼睛平视,柔声说道:“我是警察,是来保护你的。”

他轻轻把他上身转过去,揭开衬衫,听见那孩子低声痛呼:“疼……”

眼前所见令他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这孩子瘦削的背脊上遍布伤痕,青肿瘀紫,有几处更已经皮开肉绽,渗出脓血,贴身衣服上沾满了暗红色血印。

 “马上叫救护车,”他抬起头,“联络儿童事务处,叫他们派人来。”

他压低声音问那个孩子:“是谁打你?”

他低下头不答。

 “爸爸还是妈妈?或是其它人?”

 他仍然不出声。

 救护车来到,把孩子带走。

班主任走过来说道:“这孩子可怜,母亲早年出走,继母十分凶悍,父亲对他不闻不问。”

华港生心中郁结,对搭档说:“来,我同你去小朋友家中走一趟。”
“阿港,后续儿童事务处的人会跟进,已经没有我们的事,走了啦。”

他正要继续力争,肩上对讲机再一次响起,他取下回话。

“12986,你在何处?”

“广东道官立小学。”

“处理完毕请速返回警局,你家人在等你。”

“我家人?”

 

回警局的路上,华港生最先想到的是他那暴脾气的老爸。

也可能是他那不省心的大哥,不知道他这次又惹了什么麻烦。

想着想着,头又疼了起来。

 

房间里靠窗位置坐着一个人。

不是老爸,也不是大哥。但是看到那个背影的瞬间,他的头更疼了。

下午的阳光散漫照着他肩膊,白衬衫极薄,像是半透明,隐约看得见他好看的肩胛骨——早晨时候,他还看过这个全裸的背部。

那人慢慢转过头来,对着他露出一个阳光般明媚的笑容:

“哥,你来啦?”

 ***TBC***

*注1:“日落之前饮酒,乃是堕落行为”这句话出处不详,我最早应该是在亦舒文里看到的,注明一下,算引用吧。

 ***

作者说:天上掉下个Ju 弟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