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未满十六岁(四)


***

本文前因与故事简介在此 【新文预告】我的弟弟未满十六岁

年下。养成。纯甜向,中二剧情,不喜勿入。

上一章  我的弟弟未满十六岁(三)

 ***

第四章  最后一班渡轮

***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我又不是你亲弟弟。

*** 

在看到Julian的第一秒,华港生想起一句话:“烦他有的,还要给他更多 ……”

教他头大。

(其实原文是:凡他有的,还要给他更多——《马太福音》25章29节)

 

“你来得正好。”窗边的同事起身向他走来。

把笔录簿塞他手里,小声说:“赶紧带他滚蛋,全警局的人都快被他搞疯了。”

“什么情况?”

“我们之前接到报警,旺角砵兰街有人斗殴。”

“然后呢?“

“现场十分混乱。一打四,两个进了医院。”

“那不是好简单?”华港生有些不太理解“全警局的人都快被他搞疯了”是什么状况。

“到了警局,这帮飞仔明明被揍得面青口肿,还个个都说是自己弄伤的,与对方毫无瓜葛。”

“所以……”不是什么大事都没发生吗?为什么把我叫回来?

“但这少年话他没带钱包,又不认得路,还报了你的大名。”

同事指一指窗前少年,铁青的脸上写着七个大字: “好好管管你弟弟”。

 “不是……”华港生一时气结,他说是我弟弟就是我弟弟了?

没人有兴趣听他解释,大家呼啦啦散去,只余他二人。

 

华港生低头看笔录簿。

“名字?”

“鲁—德—培。”他一个字一个字轻轻吐出来,声音轻柔得带点诗意。

那样清隽明朗的脸,名字也方正得有点古板,怎么看也不像会斗殴的不良少年。

他抬眼看向这个神出鬼没的小鬼,他正抿嘴看着他微笑,眉眼都弯起来,笑得顽皮又天真。

这⼀笑,真是⻛光霁⽉。

啊不对,为什么会被他的笑蛊惑?

他努力板起脸:“打人原因?”

“没有原因,看他不爽。”

“……”

华港生沉住气说:“我劝你跟警方好好合作。”

“哦,他们今天不行运。”

“因为不行运,所以被你打?”

“不,因为被我打,所以不行运。“

华港生合上本子,问:“你为什么说是我弟弟?”

“因为……”少年一脸无辜,“你对我好啊。”

什么理由!他白眼快翻到天上去,“那他们怎么就信你了?”

“你说呢?“这小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我记得你后背腰下面有颗痣,大腿内侧还有个胎记……”

华港生涨红了脸:“你不会真跟他们说了……”

“自然没有,你当我痴线。“他交叠起双手,抱在胸前,往椅背上一靠,“我只是说了一点我们家的基本情况。”

“我,们,家……?”华港生瞠目,“不对,你姓鲁我姓华,你怎么解释?”

“我说妈妈改嫁给我爸了,怎样?”

华港生自我放弃地叹了口气,“你还说了些什么?”

“就……跟你的同事们倾了下。”

“你跟他们?……倾什么?”

“强叔当差二十五年了,下个月退休咯,他那个儿子年纪轻轻就不停掉头发了,真是发愁;花生仔呢上周捡了只狗,天天叫都被邻居投诉了,你看他满头的狗毛;对了那个姓林的谈判专家最近好像手风不顺,你最好劝劝他,十赌九输,不要执迷……”

“等等……”华港生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都是他们告诉你的?”

“对啊,我还跟林sir玩了会猜硬币,你猜怎么?“他身体微微前倾,嘴角翘起来,“三十三次,他一次都没赢过。”*(注1:这个梗来自《暗战2》)

他声音真好听啊,尤其是在午后的暖暖阳光下,温柔得像只小手拂过人的心。

华港生摇了摇头,必须把脑子里对这个小鬼的莫名好感甩出去。

脑海里重演了一下问讯的场景。

被问的人八风不动,问讯的人反被套了一个底朝天,油麻地警署今天当真是颜面无存。

他站起来,干脆地说了两个字:“走吧。”

华港生人已经走到问询室的门口,一只脚在室内一只脚在大厅,才听见少年明亮上扬的声音:“去哪啊?哥?”

大厅内十分安静,似乎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沉闷的空气中回响着冷气机的嗡嗡声。

华港生深深呼出一口气。

“跟我回家。”

 

警局出来,是一个丁字路口,一队少男少女捧着簿子走过来,对他们一人递上一枝笔:”请支持!请签名支持八三年直选!”

Julian双手插在兜内,笑眯眯看着华港生。

华港生尴尬地摆手:“我们还没有考虑清楚,暂时不签名了。”那少年并不勉强,接着去拦其他行人。

“你可知是选的谁吗?”Julian挑起眉毛问。

“我的确不知。”

“这个人我应该叫世伯。”

华港生:“那你为何也不签名?”

Julian耸肩:“他?他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外国人。”

华港生感到哭笑不得。好像你更加来历不明。

他看了看时间:“我送你回家吧。”

Julian摇头:“不要,你去哪我去哪。”

华港生皱眉:“我要去的地方,你不会想去的。”

Julian眼睛转了转,“那,你先带我吃饭,吃好饭我就陪你去,好不好?”

他看着他稚气未脱的脸。他的衬衫是白色的,半透明的白,像此时天上的薄云,透出背后的美丽天色。

华港生在身上摸了摸:“我可没带多少钱。”

“不紧要,”少年满脸真诚,“你带我,吃什么都好。”

华港生无可奈何地带着他去找餐厅。

路上才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不是,我有说过要你陪我去了嘛?

夏天果然会让智商下降,他的脑子像黄油般融化在太阳下。

 

Julian坐在他对面,笑容五分甜。仿佛下一个动作就要开始感恩面前这碟腊味饭。

他很文雅,连握勺的手势也优美得体,生生把一碟腊味炒饭吃得高贵起来。他注意到他的指甲非常干净整齐,形状圆圆的,透出淡淡粉色,像晶莹剔透的贝壳。

“从十一岁开始,我都是一个人吃饭。”

“呃……我也差不多。”华港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了一句算不上安慰的废话。

少年抬起眼看着他,有些羞涩地笑了。他的脸极其干净,态度极其斯文,琥珀色的眼睛清澈透亮,他身后是花花绿绿的电影海报与广告招贴,画面缝隙间漏出来彩色的马赛克墙面,天花板上的吊扇徐徐转动,投下旋转流动的阴影。

他实在想象不出这乖巧的少年是怎么把全局的人搞疯的。

他怎么可以如此顽劣——却又如此腼腆。

如此令人难以拒绝。

 

——要不说样貌可爱的流浪小动物总是格外容易打动人呢。

 

自冰室出来,已是黄昏时分,有些店铺早早点亮了招牌,他们一路奔跑着去赶小巴。

车内弥漫着不知何处而来的热风,吹得人有些发昏,五光十色的风景变成拉长的霓虹,流向二人的身后。

在一个转角处车身晃出巨大的倾斜幅度,Julian似乎不经意地握住了他的手,他手掌微微蜷缩了一下,却没有抽出,任由他握着。

 “我还是第一次坐小巴呢。”车身恢复平稳,少年放开他的手,用一种平淡的语气说。

在黄昏略带闷热的空气里,他看着车窗外远去的七彩流光,手心渗出汗来。

他伸手擦了擦额角的汗,说:“到了。”

 

这恐怕是全城最藏污纳垢的一条街。只要有钱,你可以在这里买到世上的一切。

冒牌手袋、假金表、假护照、毒品、性、盗版光碟、来历不明的赃物、形迹可疑的肉类、无牌小贩的熟食……

巷子里潮湿而杂乱,充斥着各种难以言说的恶浊气味,两只皮毛肮脏的流浪狗正在垃圾桶中翻食。

华港生看到少年蹙起了好看的眉毛,地面脏污,他的小羊皮鞋底已经沾湿。

“这里是这个城市的下水道。”他转头低声对他说。

 

他们走到一幢旧楼的入口,爬上逼仄楼梯,找到门牌,按下门铃。

里边有人张望一下,看见他的警服,犹犹豫豫地打开门,“阿sir……”

一股潮湿的异味扑面而来,仿似刚有人呕吐过,又象便溺未干。

只见一条走廊,两边许多用板隔开的房间,他一边扬声道:“陈志祥,我找陈志祥。”一边往里走去。

一扇门后传来动静,他轻轻推开,里面极之昏暗,气味比之外间更加令人作呕,他过了好一会才适应光线。

靠墙坐着一个年轻女子,穿一条看不出花色的睡裙,眼神涣散,表情呆滞,她身后的男子生得恶形恶相,而他下午所见的男童,正规规矩矩坐在电视机前,电视上是永恒的猫与鼠的追逐。

整个单位只得七八十尺,四处都是杂物,又多了两个人,几乎已不能转身。

气氛十分沉闷,只有电视里音乐声一片热闹非凡。

“基蒂笼中鸟。”*Julian突然说。*(《基蒂笼中鸟》是William Hanna导演的一部猫和老鼠的喜剧电影。)

“什么?”华港生有些茫然。

“罗西尼的曲子呢。“他指着电视机。男童沉默地看着电视。屋内有种诡异的平静。

华港生咳嗽了一声,说道:“谁是陈志祥的家长?”

那恶形恶相的男子趋上前来,态度却有些小心翼翼:“我是。”

“你可有虐打孩子?”

那男子偷偷看了看墙边的女子, 嘴里说道:“阿sir你要搞清楚啊,他是在学校被恶童殴打,这个帐不能算到我们头上……”

华港生看了他一眼,突然抓住他手腕,拉起衣袖,只见手臂上布满斑点与针眼。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华港生愤然道,“儿童事务处已提出申请带走孩子。”

他转头指着女人道:“莫宝珠女士,我将控告你虐待儿童。”

那女人恍若未闻,看着窗外,脸上露出痴笑,似乎灵魂根本不在体内。

Julian一直很安静地站在门边,突然说:“你带孩子出去买雪糕吃。”

华港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Julian继续道:“我和这对父母谈谈。”

他笑着说:“我可是拿过全美学生辩论赛冠军的,学校的谈判专家,你不相信我与人沟通的能力吗?”

华港生想了一想,走过去对男童说:“你可认得我?”

那孩子轻轻点头。

“你在家中可觉得安全?”

男童看一眼窗边,眼神似受惊的小鹿,声音极细:“我很好。”

华港生拉住他手,说:“来,我带你出去买雪糕。”

 

他走到门口时,有些担忧地回头看了一眼,听见Julian用清晰而柔和的声音问道:“有胶皮手套吗?”

 

那男童走到屋外,整个人似乎也不再那么拘谨,连眼珠都变得灵活了些。

华港生问他:“你钟意什么口味?”

他说:“我最钟意云尼拿味软雪糕和果仁甜筒。”

华港生笑道:“哗,我同你一样。”他买了两只云尼拿味软雪糕,又买了两只果仁甜筒,两个人站在巷口的晚风中吃雪糕。

那孩子突然道:“阿sir,你是好人。”

华港生苦笑道:“但我没能在你受到伤害之前制止暴行,当真无用。”

“不是,”男童有些着急,边说边比划:“你是好人,那位哥哥也是。”

“那位哥哥?”华港生愣了一下,才反应说来他说的是Julian,他不禁失笑:“你怎知他是好人?”

这孩子笑得天真无邪:“他生的好看。”

华港生真心被他逗笑了。其实孩童的眼睛也不能说不势利,只不过他们专爱漂亮,见到丑人会毫不掩饰露出嫌恶神色,也不怕令人难堪。

而Julian的确是一个极漂亮的男孩子,无怪乎大人小孩,都不能免俗地对他天然好感。

他摸一摸这孩子毛茸茸的头发,说:“夜了,我们回去吧。”

屋内明显被认真清洁过,有一股子洗洁精的味道,地面干净了许多,灶台瓷砖上还有亮亮的水渍,连那对男女也像是刚刚洗了脸,头发有一些湿,只是那男人鼻子红红,又一直捂着半边脸,说话也支支吾吾。

华港生只觉得此间气氛比之前更为奇怪了,这对男女一直点头哈腰,客气得接近谄媚,令他好奇Julian究竟跟他们说了什么或是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两个人离开那条巷子走了好一阵,他才忍不住问:“你同他们说了什么?”

“没什么,”Julian淡淡地道,“就是跟他们探讨了一下儿童教育问题。”

“才怪。”华港生笑,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便不再追问,却听Julian说道:

“这个细路祥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

“为什么?”

“你看不出这两个人是道友*嘛?迟早会死,孩子跟着他们也是必死无疑。”(注2:道友=吸毒者)

“那更要管啊!”华港生道,“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那是儿童事务处的事情。”Julian口气依然波澜不惊,“全香港那么多被虐的儿童,你管得了多少?”

“我是警察!”华港生有些激动,“喂!你有没有正义感啊?”

“问得好,”Julian冷笑一声,“我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正义感。我又不是警察。”

华港生一时情急,脱口而出:“你你你……亏这个孩子还说你是好人。”

Julian“嘁”了一声别转头,“我最讨厌别人说我是好人。”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僵。

一辆出租车开过来,灯光打在他们身上,他才发现Julian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白色衣襟上有几个小小的暗红色斑点。

“这是什么?”他凑近了看。

Julian一只手伸出去拦车,一只手遮住前襟,满脸嫌弃:“你变态啊盯着我的胸看!”

他的脸凑在少年的胸前,离得只有半寸,看得见露出的一线蜜色肌肤,甚至闻得到衬衣里少年的清新体味。

他面色一红,气氛突然变得滑稽起来。

的士司机从车里伸出头来,不耐烦地说:“到底走不走啊!”

起雾了。

他们站在码头上,等轮渡过海。

本来汽车隧道过海,三分钟就到彼岸。但Julian说:

“我还从来没试过坐轮渡过海呢。”

华港生心里叹着气,这孩子,好似不食人间烟火。

却又不得不陪他任性。

 

船响着号,从雾气里开过来。

香港的黄梅天特别长,每年3月开始一直到7月,空气里总是弥漫着湿漉漉的水汽。

海边夜里尤其雾重,远处的光勾勒出Julian的轮廓,他长长睫毛上沾染着迷蒙的雾气,湿润而柔软。

他的头靠在椅背上,闭着眼,清秀的额角,挺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下巴在夜色里扬起一个锋利的弧度。

夜风清凉,吹拂脸庞,在船身微微的摇晃中,少年的脸轻轻地靠了过来,鼻尖几乎蹭上他的鬓发。

华港生拘谨地挺直了腰背,本想在他再逾越一步时推开他,却在惊鸿一瞥撞进他眼里的琥珀色后功亏一篑。

他像是面对着一面湖水,漫天星辰在那片琥珀色湖水里晃动。

他想,这孤独的少年只是想寻求安慰吧。

在一个雾夜里,渡轮的号角呜呜的响着,穿过白茫茫的夜色,像是正在驶向永恒。


***Julian的小剧场***

“有胶皮手套吗?”他慢慢地说。

那男人看他一眼,打开灶台下一个塞得满满的抽屉,找出双未开封的胶皮手套。

他拆开包装,小心地戴上手套,又问:“有电线吗?”

这少年说话并不大声,语速也不快,但似乎有种奇特的魔力,会令人不由自主地服从他的指令。

男人找出来一卷黑色电线,大概有几米长。

他接过来拉了拉,放在灶台上,突然闪电般出手揪住那男人的头发,将他头猛地撞向瓷砖台面,一下,两下,三下,转眼间那男人已满脸是血,他双手四处乱抓想要抓住什么,碗碟乒零乓啷散落一地。

少年松开他头发,将他双手抓住反锁在背后,然后用黑色电线快速绑起来,打了一个死结。

窗边的女人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扑过来,少年一脚将她踹了回去,低声喝道:“站着别动!我不喜欢打女人。”

他一只手把男人的头压在灶台上,另一只手在刀架上挑了一把剔骨刀。

那男人结结巴巴地道:“大大……大佬啊……”

”谁是你大佬。”

“哦,少爷啊,少侠啊,英雄啊……”

“Shut up!”

那男人带着哭腔道:“我们真的……就只藏了一小包货,更多也没有了……“

他将刀尖抵在男人后颈上,沉声道:“你们这种垃圾,死就死了,没人会在意。”

 “但你们为什么要生孩子?生了又不养,不养还虐待,养孩子还不如养条狗!”他声音骤然提高起来,胸膛剧烈起伏着,眼眶也红了。

这对男女不知道他到底什么目的,吓得不敢动弹,一时之间屋内只听见上下牙齿嗒嗒作响。

他咬了咬牙,声音又恢复了平静,却透着刺骨的寒意:“这孩子被儿童事务处带走之前,如果身上再有新伤,”刀尖在男人后颈压了压,鲜红的血渗出来。

“他身上多一道伤,你身上多一个洞。”

这对男女只得拼命点头,然后觉得不对,又拼命摇头。

他低头看着男人乱糟糟的头发,眼中突然流露出厌恶的倦意。他把男人拽到门边,松开手,那人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少年慢慢除掉手套,露出修长干净的手。

掏出打火机,指尖按下,咔哒,蓝色的火苗跳跃出来,点着了一支烟。

他用烟对着女人说:“把屋子收拾一下,看看你们这,垃圾堆一样。”

***TBC***

作者说:

Julian很像弥尔顿《失乐园》里的堕落天使美丽又高贵,聪明又狂妄,有优雅迷人的性格特点,却又崇尚暴力与毁灭,是极端矛盾的混合体。是天界的叛乱者“宁在地狱称王,不在天堂为臣”。

最后一班渡轮。是说,港生是Julian的摆渡人,也是他最后的回头是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