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特辑老书匠与小王子-白菊花,丝巾

午夜时分,逢魔时刻。 睡梦中的阿港眉头紧皱,似乎陷入梦魇,眼角流下的泪没入枕头中。不远处,手机在充电,突然屏幕亮了起来,青蓝色的光芒笼罩在床边。

“你是卧底!你做卧底想抓我是么!你来抓我啊!抓我啊!……”

“你不要再惹事了” “站住!我叫你站住啊!”

julian看着转身决绝的身影,持枪的左手在颤抖,颤抖的指尖虚虚的勾在扳机上,他就这么看着他的爱人亦是哥哥撂下一句开枪啊!的狠话,转身而去。

“不对……,停下来,停下来!”阿港转身以后,一步一步如同踏在心上痛到无法呼吸,他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不该这么转身离开。

阿港停住了脚步,转身看见julian脚步踉跄,身体微晃。不知怎的眼泪刷的从他的眼中掉下来了。阿港放弃了一直以来权衡,跑步上前从身后拥住julian。 “我是在做梦么?”

“就当是在做梦好了。” julian伸手摸着拥住自己腰身的手臂,又喃喃了一句:“好似在做梦。”

“那就不要醒来了。”阿港松开手,拽julian转身过来,一把推到小巷的墙壁上,俯身亲吻住julian的唇。

julian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亦或者是他的新花招。明明刚刚还毅然转身离去的人,下一刻却如此。

直到唇瓣上的刺痛,才让julian醒过神来,他摒弃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抬手碰住阿港的脸庞,拇指轻轻按住阿港的耳后,二人唇齿交锋。

不知何时,阿港被julian压在身下,二人均气喘吁吁。阿港抬眼看着julian,眼眸中尽藏情意。 julian用拇指擦掉阿港唇瓣上的水渍,垂首同阿港以额相抵,暧昧的气息纠缠在一起:“怎么?阿sir想让我做爱的囚徒?来铺你的升职加薪路么?这些不够的!远远不够的。怎么能够呢?”

随着话语,吻落在阿港的脸侧,轻轻含住红透了的耳垂,发出啧啧水声。 轻柔的啃噬唤醒了阿港身体的记忆,那极致的欢愉,蚀骨的贪欢。冰凉的触感顺着毛衣的边缘,一点点向下游走,被阿港按住了。

“怎么?阿sir后悔了?” “这里不行,咱们回家去。” 就这样两人稀里糊涂回了家,在电梯里吻的难舍难分。随着钥匙碰撞的声音,总算进了家门。

阿港看着julian衣冠楚楚,反观自己衣服凌乱,刚刚小巷里的胆气似乎全部用光了。他想起julian刚刚喝了不少酒,也需要给他留下布置的时间,抿了抿唇:“我去给你倒些牛奶,免得你胃痛。”

julian将外套脱掉扔到一旁,头脑冷静下来,听了阿港这话也明白其中含义,看着阿港进了厨房,拿着大哥大去了浴室,进门就将淋浴打开。

阿港端着牛奶出来见julian已经不在了,心中不知是庆幸多一点还是失落更多一点。他就这样握着热牛奶,坐在沙发上,抿唇低头。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阿港,突然手上一空。阿港抬脸看见julian穿着睡袍从他手上拿走了牛奶,面上露出一抹略显调皮的笑容。

阿港伸手耙过头发,他隐隐觉得不该这样的,这样好像哪里不对,还没细想就被带着奶味的吻堵个正着。

牛奶杯被放在沙发前的小几上,阿港仰面倒在靠背上有些被动的承受着这吻。julian见他神思不属,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他嘴唇:“你在后悔对么?”

阿港别过脸去,闷闷的说了声:“我没有。”

julian双手将阿港的脸捧正,四目相对,他看见他眼中翻滚的痴恋与欲望,他看见他眸中隐藏在情法伦理纠结情绪下的喜欢。

轻吻落在阿港的眼睑上,细细密密,带着几分脉脉。 “为何你看我的眼神这么悲伤?”

“什么?”

“你现在满眼满脸写满了愧疚。让我好想……唔……”

阿港搂住julian精瘦的腰身,抬脸吻住了他下面的话,唇舌纠缠,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亦都不后退。

冰凉的手指伸入阿港毛衣的下缘,将带着体温的毛衣一点点往上推去。阿港闭眼默认了julian的举动,配合着展臂将这碍事的衣物除去。露出白色背心,因接触到略冷空气肌肤上浮起粒粒。

胸口二红瞬间紧实成红豆,惹眼极了,楚楚之下惹人怜爱。julian也是这般做的,唇舌舔舐,玩弄二红。阿港难忍之下,发出轻哼。两人下身贴紧,自然可以察觉对方的状态。

双剑蓄势待发,阿港第一次在如此清醒状态下,直面julian对自己的欲望。不由得面上烧起来。阿港有些难耐的别开脸去,耳边可以听见药瓶同药片碰撞的声音。

一个带着药味的吻过去,阿港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听到血液在血管里潺潺流动,耳边是julian的轻语:“想你快乐,不想你受伤。”

julian喂了阿港药后,身体越加兴奋,头脑却越加清醒。他伸手解开阿港的腰带,让蓄势待发的短剑出鞘,蹲下身体,含住那物什。

温润的口腔包裹住狰狞,毫不意外的看到阿港扭动着皙白的腰,找寻着让自己舒适的角度,发出诱人的呻吟。julian抚了抚阿港的腿侧,指尖拂过囊袋,细揉爱抚,只见阿港喘息越重,腿侧绷紧,腥气直冲喉间,浊液喷洒在睡袍上。

julian爱怜的揉了揉阿港湿漉漉的发,只见他面上晕红,随着他的低吟。 julian只觉得下身越紧,他伸手在衣服里摸索,摸索到管裝润滑剂,拧开盖子,挤在手上,专心帮阿港开拓,免得他受伤。

额鬓被汗水打湿,顺着julian麦色的肌肤流下,落在阿港润白的皮肉上,再进入的那一刻,两人都同时发出一声叹息,无他,细致温柔虽好,太过磨人。

每一次撞击都对双方是一种折磨,julian需要拿出最大的毅力控制自己肆意掠夺。而阿港欲海翻滚,禁忌与背德的感情时刻捶打着他内心。

他隐约觉得本不该如此,不该如此走向,时间如同一条线,记忆好像遗落的珍珠,此时随着julian的撞击,散落的七零八落。 julian可以感受到随着手下的揉捏,阿港的后穴紧紧包裹的炙热,随着揉捏销魂蚀骨。

他低头亲吻阿港光裸的背,顺着发底凌乱的亲吻着,明明这么靠近,却依旧觉得不够近。 “阿哥,我明明已经推开你了!你为什么又要用思念将我拉回来?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是不是中意我?”

随着这句话julian狠狠碾压过阿港的敏感点,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仙乐齐鸣,仿佛达到极乐净土。

julian喘息着紧紧拥住阿港,伸手拿过丢在一边浴袍将两人裹住。他的脸紧紧贴着阿港满是汗液背部。 “真好啊!好像就这样一直到地老天荒,直到世界尽头,可惜……”

话音刚落,四周的景象如同拼图碎片一般,破碎散落陷入黑暗之中。julian身上依旧是那件染血的西装,血渍依旧,伤口不在。他蹲下身子揉了揉阿港花白的头发,伸手揩掉他眼角的泪水。

“天亮了……”

床头的闹钟伶仃乱响,阿港拥着被子对着还在充电的手机道了声:“julian,早上好”

“早啊!阿贵”手机里的julian揉了揉头发,不老实的头发翘起,显得格外稚嫩。

阿港看着julian这形象陷入回忆,他依稀记得昨夜似乎做了个梦,这梦又香艳亦悲伤,他似乎体会到当时后巷之中julian的绝望心情,但是……一切都太迟了。

中午的时候,预定的菊花送来了,阿港拿出一直收藏着的丝巾,倒了两杯酒,手机被扣在一旁。

“今天是中元节呢!又是一年了,快了,快了,也许要不了多久我就去陪你了,你要等我!”

“你的尸骨,大哥替我好好安葬了。我已经想好了,等我不在了,就让玲儿他们帮我同你一起合葬。我连墓志铭都想好了,就叫世界最悲惨的兄弟。”

“我知,你比起兄弟这个词,或许更喜欢爱人。但我们有血缘是不争的事实,好啦!最后我们在一起了,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所以你等等我好么?求求你等等我!”

阿港手拿着丝巾,就这样已经喝了半瓶白酒了,泪水就这样留下来,无声的哭泣,祈求着。

而手机里的julian坐在地上,手紧紧的揪住心口的衣服,随着阿港的每一句诉说,心如刀绞,痛到无法呼吸。 “这才是对我的最大的惩罚。”

永沉寂静之地,哪里比的过有情人咫尺天涯,阴阳相隔来的痛彻心扉。

ps:不晓得应不应景,最后把自己给虐到了,就酱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