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反塘西拉郎

《天若有情》(1990)芦花角色衍生拉郎:刘景声×何超

刘景声(郑伊健):《九反威龙》1992年

何 超(吴岱融):《血溅塘西》1992年

《九反》女二阮静雯(梁佩瑚)也饰演过《塘西》里面的女二花影恨,这两部剧的配角多有重合,同厂“工友”嘛。

他们俩剧中的服装赞助都是观奇洋服,这样款式衣服,私以为伊面的好身材都差点hold不住!

《九反》和《塘西》这两部经典港剧都打了“本故事纯属虚构”的剧头,所以本文纯属虚构,有原创人物。

上世纪90年代移动通讯使用BB机和大哥大(有钱人)。

以上背景交代,对该内容不适的筒子请前厅喝茶,内室慎进。不听劝非要进进完了还嘚嘚文主写的啥玩意儿的筒子,文主真的扎小人写你老福特名字哦…..

PS:再次强调,文中所写都是假哒假哒,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你们啦!

——我是内室的门——

第一章

“美是人间不死的光芒。”—–徐志摩《再别康桥》

1992年 HK岛大潭湾 鹤鸣村

刘景声在近海的山坡上坐了三个半小时,从日暮坐到月升。月是蛾眉月,只盈盈一弯,而且很快就消失天际。璀璨繁星占据清朗的夜空,漫天星斗倒映在波涌浪卷之间,点亮了黝黑的海面。这片星海,也大合海坡上景声此刻的心意难平,失意与得意,光明与黑暗,往复交替。

心事话与谁人?

刘景声和张世杰一起玩泥沙玩到大,阿杰就老讲:“这张脸长你身上暴殄天物你知不知,你几时用过它?到现在身边只一个阿雯!”话语饱含了他对刘警花这张脸的羡慕。如果生有这张脸,再加上他揽女的天赋,阿杰真能浪到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的程度。好在God这次是女人,没给他机会。

秀兰是景声阿妈的闺名(这名字跟高老庄么得关系),自从儿子调进HK警署公共关系科,她天天面上花开心满意足。铺子里忙完回到家吃饭,见到饭桌上刘景声顶着她亲生的极品帅脸—脸上殊无新近升职加薪的喜悦,遂小心询问:“阿声啊,我嘅警界之声HK英雄,做乜不开心?挂住阿雯啊?我和你爸常和刚叔走动的,迟早追阿雯回来嘛!”景声回一句“冇事啦”低头扒饭,吃完回房、关门。刘贤和秀兰夫妻俩个端碗担筷望住儿子房门,些微亏心,几分怅然。

自己生的仔怎不知他心思?他们这个仔真是哪里都好,品性优良心肠热,帮老携幼乐于助人,且只见做事不见多口多舌,人又靓仔。靓到CID的前上司王SIR都讲笑:“不做明星可惜了。”可惜刘景声不要做明星,他连公共关系科的形象大使都不想做,他只想做回真正做事抓贼除恶的CID而已。他的“只想做个好警察,维持香港治安”愿景从来不被重视,刘氏夫妇和未婚妻阿雯齐齐站在他对立面,坚决不松口,阿雯得未来公婆同意甚至到警队体检医生那里造谣他肝肾不好,简直岂有此理!

这三个与他或血脉相连或休戚相关的人,不是不通情理,实在HK一线警员处境艰难。目下HK社会治安每况愈下,大圈帮猖獗,电视上每每有一线警员重*伤*殉*职的新闻。警方只好调出文职警务人员,同时从社会招募热血青年进警校培训,以济前线吃紧的警力。景声之前因一次捉贼行动伤到腿部韧带,恢复期间一直在山顶道警察博物馆做文职解说,这工作既清闲又安全,他家里又有铺面,完全不指望那点警察薪水做买米钱,依刘父刘母意思他最好在警察博物馆做到退休。刘景声不肯就范,依然瞒天过海入职了CID。

谁人不曾年轻过,他父亲也赞同“男儿从来留着壮士血,壮志带我去追日月”,为香港市民尽责服务总好过梦里做咸蛋超人。可眼下这情况,一线军装巡警很有可能被为非作歹的恶徒当做枪靶肉盾。那对唔住,谁去都行,自己家这个九代单传的男仔绝对不去!于是他和老婆两个半夜不睡(实在是睡不着,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轮流起床拜关二爷,逼到刘景声理想不敌孝心,去上司那里递辞职信。未想辞职信没递成,追匪途中反倒因为持弹护民做了香港警界新星,又因为形象太好,升职进入公共关系科做形象大使,主要任务是替港警发出良好正义的警界形声。结局虽出乎所料,但儿子总算离了CID这“火坑”,关二爷没有白受香火,灵验称心。

这过程中未婚妻阮静雯与刘景声分了手。阿雯她论形象,上限贴合李敖先生的审美标准:瘦、高、白、秀、幼,人又乖巧又贴心又伶俐,实在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可爱小妇人。他两个却没缘分。没什么不小心,也不必强行去替对方挽尊,他不是适合她的那个人。他对阮静雯责任大过爱意,她爱他更多些。等他意识到这一点,阿雯已身在大洋彼岸的新西兰,就在这片海的遥远东南端。景声坐在夜风里望海,想着异乡那个女孩,想着他表面风光却离题万里的事业,抿着线条优美的薄唇发出无声叹息。

在这里坐到天亮又能有什么答案?景声站起身理了理衣装,扶了抚头上短寸带正警帽准备回去。他白天时候接了科里任务,拍警队街巡擒贼宣传片,此刻身上是全套的军警巡逻装备。想想都觉得好笑,拍片的时候,同事警员扮做贼在几条巷子里跑来跑去,他自己撒开扫荡四方的大长腿奋勇去追,扛着高速摄相机的摄影师在后面跟拍。开始还好,追着追着他就忘了这是在拍片,前面扮贼的兄弟也是入戏太深,两人你追我逃片刻踪影不见。可怜扛着重机的摄影师哪里追的上他们,追了半天喘吁吁扶着膝在巷子里就吼起来:“搞乜啊你们追风少年?返来重拍!”

还有快乐的事可以回味,生活也就可以继续。

回家去天明起来做他的安稳闲差让父母安心,得空再到天福麻将馆问问刚叔阿雯的近况,至于自己的理想,今晚已经在海边告别过了不是?景声转身往坡上走,上得几步猛然顿住了身形,刚才眼角余光瞥到的……海里有什么物事。他回过头凝目细观不远处的海滩:沙白浪急,这里本来就是冲浪爱好者的圣地。海浪拍打沙滩激起的白色泡沫又被潮退带回海里,那一抹异样的浅色就在波浪间浮沉,逐渐被浪头推靠向岸线。景声抽出腰间的警用强光手电,迅速下坡冲向海滩,他没做过水警没有足够经验辨识那抹海中异色是什么,要靠得近些才能证实心中直觉——应该是一个溺水的人。

那人几近岸边,进入了强光手电照射范围,景声打开手电开关,瞬间高亮的光柱内一切清晰可见。他站在岸边警戒观察,虽然大圈仔们基本都在后海湾一带出现,此处也绝不可掉以轻心。警戒了半刻钟,景声基本可以肯定海里那人失却了生机,否则“他”不可能这么长时间浸在水里对光无感,且了无声息。

景声把手电别在肩上,趟水过去捞人,那人俯伏在一只残破的板箱,靠的近了才发现他和板箱之间还有一只古早的黑色皮包,景声想拽出那只皮包先扔到岸上去,没拽的动。景声叹了今天晚上第二次气:兄弟你要不要这么财迷?!财迷兄弟没回音,景声只好调动了健壮的双上臂肱肌连人带箱顺着潮涌的力量拖到岸上去。

是人都有好奇心,刘景声并不例外。上了岸,景声就叉着腋下将财迷兄弟从板箱上扒下来,这人这次松手的倒是痛快,令人立刻推翻了他是具尸体的论断。既是活的,景声就加了十分小心,他扶住这人上半身,一颗湿漉漉、黑发凌乱如海草的头颅软软窝在他臂弯。仔细端详怀里这张雪白的颜面,景声微微愣忡,再接着看下去,他神色渐渐凝重:尚有血色从这人胸腹部衣服破口处洇出来。

是枪伤,还不止一处。

当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样斯文清秀的人居然舍命不舍财。刘景声即刻接通了右肩的无线通讯:“PC4764呼叫警务中心!PC4764……!!!”他顿住呼叫,一只苍白的手正覆在滋滋作响的警用通讯器上。这是一只男性的、骨节分明经风沐雨的手,从指尖过掌缘到腕线,竟然在星光下秀丽难言。景声转头望向环抱在左臂弯里的人,倏然间撞进一幅水墨丹青晕染的眉眼,分明的黑白,龙凤的纹章,蕴着夜海的沉静与疯狂。

他只看了他一眼就合上了眸子,至此他全部的求生欲已用到尽。那一眼的意思刘景声明白,今夜PC4764的真实呼叫再无继续的可能。而这种彻底的晕厥十分危险,必须尽快找到一个安全稳妥的地方帮他把体内子弹取出来。怀中人身形略矮但失去意识的人体很沉重,刘景声将他横抱在胸前,调匀了呼吸快步向坡上走,左手还拎着那只沉甸甸浸透水的皮包。从小到大那些“体育精神”和运动冠军的锦旗并非白拿,柔道也未白练,何况刘景声曾经是多么优秀的CID。

警务中心那边一直在等PC4764的呼叫内容,但呼叫中断了,只余滋吱乱响的电流杂音。接线人员里知道4764警号代表的警员是谁,立刻呼叫回来:“PC4764请回答!PC4764请回答!刘SIR你有在听?发生什么事,你在海边?是否需要支援?请回答。”

刘景声边走边回复:“我是PC4764,在海边。我搞错以为有人坠海,原来是只塑胶模特,我现在需要干爽衣物换衫。”

警务中心气氛松快下来,有人接口打趣:“刘SIR久不回复,还以为你在海边执到美人鱼。”景声默默地想,这猜测也不算错啊。

《九反塘西拉郎》上有2条评论

一位WordPress评论者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