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卅二)

第卅二章  

简介:我会保护你

门从里面打开。

Julian在门边站立,屋内的男人看着他微笑:“都说完了?”

“说完了。”他象征性地叩了叩门,然后径直走进去。

房间是和室,一面落地长窗,阳光穿过玻璃,在地板上洒下斑驳光影。

他靠着窗坐下来。

“你刚刚的样子真像大人一样。”男人倒了一杯酒递给他。

他笑。可不是大人么。要喜怒不形于色,懂得游戏规则,才能控制场面,永远占据上风。

 “大人的世界没有什么好玩的。”他饮尽杯中酒,把空杯轻轻放在桌面。“我要回家了。”

男人给他倒了第二杯酒。“你猜刚刚我在想什么?”

Julian抬起眼,杯中荡漾的琥珀色,衬得他目光如水。

“不猜,因为你会告诉我。”

年纪这样小,眼神已经这样慑人,不知道十年之后会是怎样。

男人不自觉地挑了挑眉毛。

“我在想,“他顿了一下,“就凭你今天说的话,我绑也要把你绑在这个位子上。”

Julian仰起头来笑, “为什么没有绑?”

“你是可以绑住的吗?”他定定地看住对面的少年。

Julian笑起来与不笑时候是两个样子。因为笑容牵动,精致的五官失去平衡,打破了脸上近乎完美却冷漠的轮廓,晶亮的眼睛眯起来,有种天真的媚态——似一只阳光下的猫。

一直以来,他坚定而执拗地向前走着,他推倒所有的、所有的障碍,既冷酷又果决。他舔过刀刃上的血,踩过荆棘与陷阱,得到鲜花和荣光。

他几乎以为他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 

但他从未显得像现在这样快乐。似乎云端有人对他歌唱,灰暗早已远离,前路繁花似锦。

快乐有时候只是一个肥皂泡泡。

但他愿意放弃一切去换取这样的快乐。

片刻安静后,男人缓缓开口。

“再陪我下盘棋吧。”

“好。”

“持黑还是持白?”

“这次我持白。”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爱好基本重叠,契合得像一条河的两岸。

他做过调查,知道这孩子的成长经历,趣闻轶事,喜怒哀乐,一切好恶——但是却依然估不到他下一步会怎么走。

“你真决定这么下?”

“是。”

“这是很少见的走法。”

“如果你的黑棋在15回合内没有崩溃,”少年面无表情地说,“一般能获得一个优势残局。”

男人心领神会地笑了。事实上,他就喜欢他这样的骄傲。

有的棋手善于乱中取胜,下棋就像一场拳击赛,而Julian不是。他更像不动声色的诗人,他弃子是出于审美,为了征服美。

他执白,最后弃双车和后,以双马和一象将黑方将杀。

对方叹气,“我输了。”

“Check。”

Julian推倒黑王,身体往后靠向窗边。

窗外树影婆娑,红叶落在濡湿的青石路上。

男人倒了第三杯酒给他。

“我自认从未看错过人。你有野心,有抱负,”他问,“为什么?”

Julian孩子气地眨眨眼,“我曾经看过一部卡通片。”

“卡通片?”

“名字叫《银河铁道999》,是说在未来世界,少年铁郎在机缘巧合之下遇见神秘的美达露,登上了银河铁道999——那是部星际列车,可以去一个星球将自己的肉身换成机械身体,即可长生不老——随着列车前行,每停一站,在不同的星球,都会遇见不同的人。”*(注1)

“听起来很有趣。”

“只是当人真正拥有不死之身后,却发现活得无情无欲,所谓的永恒并不快乐,于是又开始留恋过去,想要换回原来的脆弱肉身。”

男人微笑,“人们付出昂贵代价换取理想,成功以后却又觉得失去自我,无限寂寞,宁愿回到最初——这样似是而非的道理,你不会真的信吧?”

Julian半阖着眼,摇了摇头,这时候的他像个正在做梦的少年。

“其实最吸引我的,就是每次银河铁道999启动,铁郎与美达露开始旅程那一刻——可能我喜欢的只是,和美达露一起银河漫游。”

说完他睁开眼,那双眼——如夜的深渊中早已冷却的星——此刻正在亮起灼热的光。

男人看着少年。他落在肩头的黑发随着动作飘拂——他的头发竟然已经有那么长了。

时间过得真快,他想。从在洛杉矶第一次见他,已经过去三个月。

“你遇见了你的美达露?”

“我想是的。”少年举杯,“谢谢Uncle,这酒真甜。”

他十分优雅地站起来,欠一欠身,离开房间。

“所以你这样就算交待了?”华港生睁大了眼睛问。

“你说的话,容易造成误解。”Julian湿淋淋地从水里立起身,居高临下地说,“我会以为,你对我刚才的表现,不满意。”

他一丝不挂站在腾腾热气中——牛奶般的白色雾气划过蜜色肌肤,昏暗灯影在他漂亮身躯上摇曳——像个蛊惑人心的海妖。

年轻赤//裸的身体像是糖和蜜的混合物——正在融化——所有的部分都在往下流淌。

眼前的景象让华港生的脸腾地红到了耳根,他不自在地侧过头去看着窗外:“换个说法,你就这样了结了你的黑帮大业?”

窗外已经暮霭朦胧,室内的热度让玻璃蒙了一层水蒸气,空隙间浮现出他幽黑的眼睛。

Julian望着他映在玻璃上的,仿佛透明的脸,黄昏灯火与他眼睛重叠,微微闪亮如同飞舞的萤火——那像是梦中的幻影,美得无法形容。

他像只大型猫科动物一样逼近他的梦想。带着热和光。

“说得简单,这可是我千辛万苦,劳心费力得回来的成果,你要如何奖励我?”
“奖励?”华港生的心理活动是我为什么要奖励你,但是经验告诉他讲歪理他是赢不了Julian的,只好顺着他说:“要我如何奖励你?” 

“当然是——”Julian狰狞地扑上去, “你的灵魂和肉体!”

这是一次跌宕起伏的重逢。华港生虚无缥缈地想着。

玫瑰园里的Julian,星空下的Julian,在他耳边说“你不钟意我吗”的Julian,在他怀中说“哥哥,带我走”的Julian。

奔跑在暴雨里的Julian,对着肥皂泡吹气的Julian,虔诚地亲吻他指尖的天使Julian,在月光下礁石上唱歌的海妖Julian。

月光犹如成群的银色候鸟,散落在窗外的溪水里。

后来他趴在枕头上,看见下半夜的月光照在Julian肩膀上,那里鼓起一个不规则的月牙形。

疤痕是他身上最亮的部分。他的身体随着呼吸起伏,那道疤痕就在银光里起起落落,仿佛漂浮在海里的月亮。

他抱住他,亲吻那颗星星。

“我会保护你。”

抵达启德机场那日是一个晴天。亚热带的深秋下午,天清气朗,风和日丽,空气里没有任何异常。

他们拒绝了保镖团随行。“每次出行,整间舱黑压压都是你的人,谁都知你是黑帮了好吗?“

自由无价。Julian毫不避忌地把头靠在他肩膀,伸长了腿闭着眼晒太阳,前所未有地惬意。

有人在看他们。华港生有感觉,眼角余光扫到,是两个金发男人,不住向这边看来。

他并不生气,只觉得骄傲。Julian是那样光彩夺目,到哪里都是人群中心——但这奇迹一样美好的少年,在他身边。

飞机落地,金发男人中的一个终于走过来,问:“可不可以认识你?”

“不可以。”Julian没有睁眼,声音很冷,毫无起伏。

金发男人说:“我不是问你,”他望着华港生,“我问的是,这位先生。”

华港生感觉自己瞬间石化。他抬起眼睛,看见一对碧绿猫儿眼,“我是个设计师,你有一种东方的神秘美感,你的黑眼睛非常美丽……”

他终于反应过来,及时打断赞美:“他的态度即是我的态度,他是我伴侣,代表我发言。这位先生,你可以走了。”

那金发男人愕然道:“啊?对不起。”悻悻然离去。

华港生把手在Julian眼前挥舞:“醒醒,不想去外太空的话要起身了。”

Julian睁开眼睛,咬着牙说:“岂有此理,胆敢当着我的面……要不是我已经……”他突然停下来,在脑子里搜索着合适的中文用词。

华港生终于憋不住:“是啊,若不是早就金盆洗手,此刻你已发出江湖追杀令,血滴子取他头颅。”

他弯下腰捧腹大笑。

“你知道这种时候我一般会干什么?”Julian阴测测的声音穿插在他喘不过气的笑声里。

“什么?”华港生止住了笑,问。

Julian凑过来,揉乱他的头发,恶狠狠地拉住他衬衫领子,咬在他嘴唇上。

这个亲吻带着阳光的温度,他闭着眼睛,眼睫毛闪着金色光芒。

机舱里响起空乘提示下机的广播。华港生拉起Julian,在空中小姐意义不明的笑容里落荒而逃。

机场大厅人来人往,Julian皱起眉头看表。

华港生伸出手去揉他眉心,“还不开心?”

Julian突然勾起嘴角,“对,哄不好了,要抱抱才开心。”他张开双臂。

华港生笑着拍一下少年的后脑勺,“三分颜色上大红。”

却还是抱住了他。他把下颌搁在Julian肩窝里,视线越过他肩膀,看见陈小姐和司机已经出现。

他轻轻拍了拍Julian的背。正要抬起头,突然看见一双眼睛。

蛇一样的眼睛,阴冷,潮湿,放着幽暗的光。

华港生知道那预示着什么。

他只来得及做了一个动作。

抱住Julian的头,往下拉贴近自己胸口,转了个身——就像在舞会上跳华尔兹那样。

砰。

枪声响起。

天旋地转。

时间停滞。

***TBC***

*注1:《银河铁道999》女主名,一般翻译是梅德尔(梅蒂尔),美达露是香港亚洲电视的译名。美达露拥有铁郎妈妈外形一样的的机械身躯,铁郎会喜欢美达露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她和妈妈长得一样。(julian会爱上港生也有他像妈妈的原因吧)

这个漫画1977年开始连载,TV版动画播放时间为1978-1981年,剧场版分别是1979年公映的《银河铁道999》和1981年公映的《再见·银河铁道999:仙女座终点站》。时间差不多对得上。

作者说:这个刀其实是最开始构思这个故事时就埋下来的,也可以说《朝花夕拾》这个故事就是我先想到一个刀才开始写的,所以……一切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