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十一)

重生青春版:傲娇中二弟弟x温柔纠结哥哥。【另一版本】天若有情-忘记他(长篇)(已完结)(原剧向延展寻人故事)

以及,《忘记他》番外将不定期更新。

***

因为这章前面补了一个第八章,为了方便上下文阅读,附第十章链接

上一节  天若有情-朝花夕拾(十)

***

第十一章

简介:心慌(镜花水月)

“华港生!”

这声音又脆又亮,带着点似真似假的嗔怒,他被这娇叱震得匆忙回头,看见皱着眉的夏青双手叉腰站在他身后。

脸上立刻带上了息事宁人的笑:“夏小姐……啊……阿青?你找我?”

夏青慢悠悠走到他面前,拉长声音说道:“我长得很~丑~吗?”

“哪有,你那么美。”

“我脾气很坏吗?”

“不是,你开朗大方。”

“那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啊?打电话总是说你不在。”

华港生摸了摸后脑勺,“我……最近都在准备研究生的一些资料,但礼拜天我要回家探望父亲,肯定是真的不在。我……我连暑期带的课也有三天没去了。”

他说的倒是实话。

他的确是在躲一个人,却不是她。

 

那天,Julian一定是醉了。华港生想。

在大庭广众之下完成了那个游戏一般的吻之后,Julian就一直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对每个过来碰杯的人来者不拒;而他自己因为沉浸在这个吻带来的巨大冲击里,竟然完全忘了提醒和劝阻,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惊觉Julian已经喝了太多的酒。

但喝的越多,Julian的眼睛反倒越发明亮。他有好几次对上他的视线,这光芒四射的少年在人群簇拥之中,向他遥遥举杯,唇边带着似有似无的浅笑,眼睛亮得令人心悸。

那笑容,似曾相识。

他低下头去,大口大口地喝着冰水,却仍觉得喉咙十分干渴。

那只是一个游戏罢了。只是一个游戏。

直到熄灯的一刻,黑暗中的那个吻,他说出的那句话。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他追逐他的目光,他掠夺他的呼吸,他攫取他的心跳。然后,带着一脸笑意问:

“你不钟意我吗?”

不不不,Julian,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不要回到那命运的轨迹上去。

灯亮的时候,他依然呆立在原地。那个带着薄荷味的吻似乎仍在唇上留有余温,他舔了一下嘴唇,清凉的微甜里,有一丝桀骜的气息。

 

Julian的指尖从他肩膀上滑过,张开双臂慢慢向后退去,一直退到大厅一角的钢琴边上,掀开琴盖坐了下来。

那个晚上他注定是全场的焦点,但他毫不在意。

Julian弹琴的时候有一束灯光投射在他身上,看起来仿若置身幻境。

这一切都像一场梦。

他知道,那是献给他的,那一段长长的华彩乐段,只为了他。

只有他知道。

虽然他最后说的一句话是:“Happy Birthday!”

 

散场时分,车子一辆辆离去,人声渐沓,华港生看见Julian单手支额靠在钢琴上,异常安静。

他走过去轻轻扶住他肩膊。他抬头看他一眼,瞳孔依然是那样明亮,身体却向他肩膀上靠了过来。

他们在门口与林祖儿作别。 “谢谢你的钢琴曲。”林祖儿笑靥如花。

“谢谢你……的款待。”Julian依然维持了礼节,但他知道他已醉了,他整个人重量几乎都挂在他身上,一只手紧紧抓住他背上衣服,而他只得一边胳膊能用力,必须十分小心用肩膀撑住不让他身体滑下去。

司机出来帮忙,两人合力连拖带抱将Julian安置在车后座。

犹豫了一秒钟,他还是把自己也塞进了后座,让Julian的头搁在自己腿上。

回去的路上, Julian的头在他腿上不安地转动,隔着布料传递出灼烫的温度。他触到他额上一层汗,想着他应该是热得难受,便伸手替他解开胸前扣子。Julian仰着脸嗤地一声笑出来,一只手抓住他手指,含含糊糊地问道:“你……你知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个世界出现?”

“我知道。”他握住他的手,轻声答道。

是的,他知道。他知道Julian所有的悲伤,如同知道他自己的事情一样。

“你知道?”Julian小声嘟囔着将脸转过来,双手环住了他的腰,头在他怀里拱来拱去,然后似乎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便停下来,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车厢内最终安静,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

睡着了的Julian,像孩子一样乖巧,双臂紧紧箍住他不放。

Julian还太小,他想。缺乏关爱的他还分不清这种朦朦胧胧、著隐若现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他只不过是寻到了那一点温暖,便自顾自地靠了上来,像只迷途小鹿,一头栽进吉凶未卜的森林。

他想要陪着他成长,与他一同分享悲喜,他想要守护他,感受他琐碎的喜悦与气恼,他想要他避开命运的所有陷阱,健康,快乐,一生平安。

但那情窦初开的少年情怀,与他无缘。

想到这一点,内心不知为何生出一丝莫名的酸涩。

他低下头去看他,他的眉目,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他的下巴,全都好看得不像话,却又好似镜中花水中月,怎么看也看不清。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未必就比星星之间的距离来的近呢。”

车到门口,司机去叫了人出来,一同将Julian送上楼去,两个人抬着他放到床上,脱去鞋子,他似乎有点不太习惯失去了枕头,嘴里咕哝着,自己爬到床头将头埋在了靠枕里。

华港生站在边上松了口气,擦着额上的汗。

司机道:“先生你先陪着少爷,我叫人去做陈皮汤解酒。”

华港生提议:“ 叫厨房榨一杯葡萄汁吧,那个快一点。”

房间只剩下他和他两个人。这是他第一次进到Julian的卧室。

向南的大睡房,连接私人露台及一个起居室。睡房陈设依然是素净雅致的,绿色长青植物,白色瑞士麻纱床罩,银色花瓶里的玫瑰花日日新鲜,靠近露台的窗前一架大口径的天文望远镜,墙上几幅挂画,有两张是米罗的——他竟然喜欢米罗?——那好似漫不经心涂抹出的稚拙形状,像大爆炸中四溅的宇宙流星一般交错的点线面,令人如堕梦境,他站在那迷离梦幻的画面前,惊叹地深深吸气。

有人轻轻叩门,他拉开门,女佣抱着一包衣服对他道:“这些是新买的内衣,今天刚拆了招牌水洗过。只是……看起来少爷今天不能自己换了。”

华港生叹了口气,接过衣服道:“我来吧。”

 

他一直回避着进入Julian这样私密的个人空间,甚至在中午时分也不愿同他去泳池消夏。经常是Julian躺在泳池内,他坐在泳池边的阳伞下看书,每当Julian哗啦啦自水中出来,他甚至都会低头看向书页,不去看他身体。

他并不是害怕Julian,他害怕的是自己。

那些想起来会脸红心跳的记忆,令他不能如Julian那样坦坦荡荡。

 

现在却不得不面对亲自给他换衣服的考验。

 

一颗一颗解开他衬衣纽扣,金色的肌肤裸露出来,指尖碰到他心口皮肤,紧致而光滑,透出隐隐的热气,他喉头一阵发紧,心里像放了烟花一样砰砰乱跳起来。

少年身上有如密林深处的清新气味,新鲜而又好闻——这味道他并不陌生——在每一次靠近时都会唤醒他心中一些沉睡的,难言的情愫。但在这夏夜里混合了酒精的气息,就突然变得越发热烈而难以描述,像是一种勾魂摄魄的诱惑。

他只是与这个诱惑对抗,就已经要精疲力竭。

他低眉垂目,小心又吃力地除去他身上衣物,再用睡袍将他身体完全裹住,才敢抬起头来细看他。

 

床头幽暗的光线里,Julian的脸透出漂亮的绯红色,他长长睫毛颤动着,像蝴蝶的翅膀,在暗影里扇动起风暴的气息。

 

空气里全都是Julian的味道,这味道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将整个房间填满,也将他笼罩其中。他仿佛站在了悬崖边上,摇摇欲坠,脚下是滔天巨浪,不断扑上他脚背,不知不觉他已衣衫尽湿,身体也像快要融化下去,变成那浪花中的水。

 

他几乎是逃离般从房间仓皇退出来,迎面撞上端着盘子的女佣和明显是刚刚回家的鲁大海。

鲁大海:“听说他喝醉了,我上来看看……可是已经睡了?”

他期期艾艾地道:“是,鲁生,我……有点事情,可能要……请……三天假。”

 

除去礼拜天,今天已经是他请假的第三天。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明日如何与Julian相处:酒醒了之后,不知道那天的事他还记得多少?至于夏青,他反而忘了要躲避了。

看得出他不是撒谎,夏青脸色和缓了不少,愉快地眨了眨眼:“那天你救了我,我还没谢谢你呢。”

“真的只是一件小事,你无需介怀。”

“那,请你吃个饭或者喝杯咖啡总是可以的吧?”

“要么,我们去前面咖啡店啦,那是我做暑期工的店,我给你做一杯玫瑰拿铁咖啡。”

夏青笑了,“这还差不多。”

 

咖啡店在校门口不远处的山坡街道转角,一座小小洋房的底楼,每日都是中午之后才开店门,黄昏过后,立刻打烊。

店面不大,只得十来个座位,却有一面落地玻璃大窗,兼整面墙的书,平时会有学生骑着脚踏车来喝咖啡,看书消磨一个下午,暑期人少,店也时开时不开,但偶尔还是会有客人撞进来。

他一边走一边与夏青介绍,“咖啡店周三至周一营业,周二公休,我每日下午三时至七时工作,其实相当清闲。今年暑假开始后,老师的侄女觉得假期极闷,也来店里帮忙,倒是添了些人气。”

 

“看!雪糕车!”夏青突然兴奋地大叫。

转角一辆红蓝相间的雪糕车开过来,车上音乐叮叮咚咚好似八音盒。*注1

“我从小就喜欢吃这云呢拿味软雪糕。”

“我也是,小时候听见《蓝色多瑙河》就知道雪糕车来了。”

“我请你吃雪糕吧!”一人一支雪糕,恍惚好像时光倒流回到童年时,距离也突然间拉近了。

阿青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坦率而又热情,毫不掩饰对他的好感。

如果不是……他想他是会爱上阿青的吧。

 

推开玻璃门的第一秒,他就看到了Julian。

(未完待续)

*注1:雪糕车(Mobile Softee)是香港人的童年回忆。香草味软雪糕则是我的童年回忆:)。

***

我爱米罗。我爱Julian。我喜欢吃雪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