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快乐·童话十日谈】【第十日】童话镇【终章】

【六一快乐·童话十日谈】【第十日】童话镇【终章】

如果您对本次活动尚有疑问,敬请阅读活动开篇兼宣发→

 【六一快乐·童话十日谈】联文活动

本系列篇章可搜索tag童话十日谈# 进行阅读。 

建议您按照联文系列的发布时间依次阅读

上一章:  【六一快乐·童话十日谈】【第九日】长发王子
 —————————————–

  22:30 第十日:童话镇(又名白兔王子的故事)

“欢迎来到童话镇。”

黄昏时分,马车在叮叮当当的铃声中停下。车门打开,走出一位戴着黑色高礼帽的绅士,黑色燕尾服勾勒出他修长身形。

他有一张漂亮得不似真人的脸,琥珀色眼睛在暮光中放出迷人光芒。

绅士摘下头上礼帽,从里面钻出一只白色兔子。

“Julian,为什么这里叫童话镇?”兔子抖了抖粉红色耳朵,问道。

“因为到这里的每一站,都是一个童话故事,亲爱的兔子。 ”

“可是所有故事我都不记得,我的记忆只有七秒钟。”兔子打了个哈欠。

“还有,你以前不是这么叫我的,你叫我王子殿下,还有亲爱的阿贵。”

“哦,那是在你变成兔子之前。”Julian揉了揉鼻子,他对兔子的绒毛敏感。

“还不是因为你没办法帮我变回王子吗?你这个半吊子魔术师,还说自己是一个神!”兔子炸成一只河豚。

“说过多少次了,我是魔法师。爱炸毛的的兔子。”

“叫我王子!”

“好吧,王子殿下,让我们回顾一下童话之旅。”

魔法师Julian拿出水晶球,打了个响指。

转动的水晶球闪耀千万道璀璨光芒。

“在第一个故事里,你变成了美人鱼,而我是王子。”

水晶球里浮现出碧蓝的大海——在童话镇的东边,海水宁静美丽——海妖在礁石上歌唱,小美人鱼的尾巴在月光下闪出银色星芒。

 “哇哦。”兔子转动着眼睛。“小美人鱼可真好看,可是,一条鱼跟人怎么…怎么…?”

“天呐,你的小脑袋瓜都在想什么呢?……唔,美人鱼有一半时间会变成人类,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谁叫我是一只兔子呢?”

魔法师Julian摇着头叹着气,用黄金魔杖点了一下水晶球,里面出现了丑小鸭的故事。

“这不公平!为什么你是黑天鹅,而我是一只大黄鸭!”

魔法师Julian摊开手,耸了耸肩。

“这不赖我,如果你能控制你自己少吃甜食的话……你现在已经快把我压出颈椎病了。”

“真过分!”兔子不满地嘟哝。

“在第三个故事里,哦,恭喜,你变成了英俊的龙骑士,而我,一半为龙一半为人。”

“慢点慢点!这个故事能不能慢速播放?我想多看看我英明神武的样子!”

“如你所愿。敬请观看。”

不管是恶龙还是王子,都是龙骑士的最爱。

“在第四个故事里,你是睡美人,在童话镇北边荆棘玫瑰包围的古堡里,永远不会老去。”

“在第五个故事里,你是机灵鬼小红帽,住在童话镇南边开满铃兰花的森林里。”

“后来呢?”

“后来你拐走了王子。”

“等等!难道不是王子拐走了小红帽?”

魔法师Julian凝视水晶球,缩在王子怀中的小红帽转头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第六个故事……”

“第七个故事……

……

“故事的最后一站,是童话镇的琉璃城堡,那里住着一位真正的公主。”魔法师Julian收起水晶球。“传说只有真正的公主亲吻你,才能让你变回王子。”

“你怎么知道她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哦,因为即使垫了二十床鸭绒褥子,二十床鸭绒被子,她还是被一颗豌豆硌得青一块紫一块。”

“我不喜欢太矫情的女孩子。”兔子皱了皱鼻子。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我亲爱的王子。”

“Julian。”兔子突然说,“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记得,那天你突然出现在我的御花园里。你的爪子流血了,皮毛也弄脏了,你告诉我,因为误食了毒苹果,你变成了兔子。”

“不,不是那个,是更早之前,当我还是王子,你也是王子的时候。”

“我不记得了。”魔法师Julian抿了抿嘴唇,抬起头,看向前方。

“你看,城堡到了。”

夕阳落下,月亮升起,明净的月光照着童话镇。

在童话镇中心,所有长路的尽头,矗立着传说中的琉璃城堡。晶莹剔透的城堡被蔷薇花海环绕,河里是流动的银子,七彩羽毛的雀鸟飞在夜空中,像是飞翔的花朵。

城堡前方的广场熙熙攘攘,广场边的小酒馆生意也好得超乎想象。男女老少,肤色各异——来自北方金发碧眼的男人,来自南方棕色皮肤的女人,长鼻子的木偶,穿长靴的猫,占卜的波西米亚人,带着渡鸦的黑袍巫师,——他们嘴里讲着五花八门的语言,支起五颜六色的帐篷,摆起摊位,贩卖药草,香料,宝石,奇迹,预言,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集市昼夜不休。

“新鲜的梦境,只要十个芦币一瓶!”

“各种爱情仙丹,万试万灵的春药!”

“幸运加持过的大宝剑!这边这边!”

“最真诚的彩虹屁!答对问题免费赠送!”

Julian把礼帽戴回头上,带着兔子穿过广场上的集市,走向城堡大门。

“这里为什么这么多人?”

“因为我们的故事通过吟游诗人的歌唱已经传遍天下,所有人都涌向了童话镇,等待见证奇迹的时刻。”

“爱看热闹的心情自古皆通。不是吗?”

“也许是吧,你要来一杯麦酒吗,亲爱的兔……王子?”

“兔子喝酒会醉的……不过我可以尝一点点……嗝~”

“你……全都喝完了!一滴不剩!”

在流传下来的歌谣中,吟游诗人这样描述:

“在童话历的春天里,一个王子变的魔法师,一只王子变的兔子,来到了童话镇。”

传说中的豌豆公主站在长长阶梯的顶端,奶白色蕾丝花褶裙像一朵盛开的雪花莲。

她身边开满了黄色的水仙花,紫色的鸢尾花,红色的玫瑰花,云朵一样白的百合花与天空一样蓝的勿忘我,琉璃城堡里每朵花都是用琉璃做的,每一朵都像真花一样鲜活,风吹过时,它们甚至会发出与远方玻璃钟一样的轻灵乐声。

随着他们的脚步,塔楼上所有的大钟都开始急促走动,齿轮咬合的声响整齐划一,秒针在巨大表盘上匀速旋转,像湖面上滑翔的天鹅。

Julian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摘下礼帽,微微鞠躬:“公主殿下。”

醉醺醺的兔子从他帽子里钻出来,抖动着毛茸茸的大耳朵。

“啊嚏!”公主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广场上一片寂静。

公主捂住鼻子拧着眉毛说:“这就是传说中我的王子吗?我要开始吻他了吗?”

兔子突然转过头看着魔法师:“我还有问题。”

“什么问题?”

“她会像你一样给我留我最爱吃的奶油蘑菇和草莓蛋糕吗?她会像你一样宁愿自己过敏也要让我睡在你的床上吗?她会在我伤心的时候抱着我吗?她会在打雷的时候帮我捂住耳朵吗?“

“她会。”Julian挥了挥手,“当你变回王子,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是说,如果我变不回王子呢?”

“怎么会?她是一个真正的公主,只要她亲吻你就会解除魔法——传说中都是这样写的。”

“可是传说会不会出错呢?”

“你的意思是?”

“Julian,在你成为一个魔法师之前,你也是一个王子,你是一个真正的王子。”

他不仅是一个王子,还是整个大陆上最强大最富饶的七海王国继承人。

为了解救这只兔子,王子开始学习魔法,他翻遍所有的魔法书,寻找破除诅咒的方法。他穿过海洋,横跨大陆,战胜一个又一个艰险,经历一个又一个的幻境,去接近答案。

“我的确是一个王子,那又怎么样呢?”Julian说。

“我是说,如果一个真正的王子亲吻我,是不是也会有同样的效果?”

Julian 笑了,有些无奈,“可是,你从没给过我机会啊。”

兔子从帽子里跳出来,跃上魔法师Julian左边肩膀,在他脸颊轻轻一吻。

Julian转过脸看着兔子,他们是那么的近,彼此都能在对方眼睛里看见自己,兔子粉红色的嘴唇轻轻翕动,令他觉得眼眶发痒。

他忍住要打喷嚏的欲望,飞快地吻了兔子的嘴唇。

一位身穿白衣的王子出现在Julian面前。他的脸像明月般皎洁,头发像乌黑绸缎,眼睛像黑曜石,他温柔地微笑,嘴角边有一个小小的梨涡。

“Julian,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怎么能不记得呢?他是他最初的梦。

那天是Julian十岁生日,国王为他举办了盛大的庆典,整个大陆的周边国家都派来了代表,所有人簇拥着他,献上溢美之词。

可是他的目光却突然被一个人吸引了。

一个少年,雪白的皮肤,乌黑的头发,天蓝色衣裳。他安静地站在人群边缘,脸上带着淡淡的忧郁。

那是一个来自东方山地小国家的王子,没有太大的领地,不是舞会上的焦点,也不愿意挤在人群中邀宠。

Julian分开人群走向他,一直走到他面前,扬起脸,说:“我喜欢你,我长大了要和你结婚,你愿意吗?”

少年王子愣了一下, 然后笑了。他的笑清冽如月光下的泉水。

“谢谢你,尊贵的殿下。可是,王子只能娶公主,王子和王子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

小王子脸上的光芒突然黯淡下去,他抿了抿嘴,转身离开。

“其实,不光第一次,第二次我也记得。”

十四岁那年,Julian又一次遇见他,是在庆祝七海王国统一北境的比武大赛上。

那是一个下午,长枪比武正进行到一半,午后阳光令人困倦,七海王国的小王子百无聊赖。

闪亮的铠甲,奔跑的战马,观众的欢呼,都不能让他提起精神。

一个白色身影突然跃入眼帘,他像被清凉的薄荷酒沁入心底,精神顿时振奋起来。

白色的盔甲,白色的披风,这是对自己有多自信呢?Julian嘴角不自禁地扬起来。

他视线完全聚集在了那个人身上,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将挑战者击落马下,如同骑马表演一般从容,白色盔甲一尘不染。

“Bill,”他抬起手指着那个人,“请他过来。”

金发的侍卫队长转身离去,又被他叫住:“注意礼节。”

白盔白甲的青年王子站在看台下,上过瓷釉的鳞甲闪着光,亮如雪后初晴的大地。

“你很勇敢。”小王子用清脆的声音说,“这是最后一场决斗了,你需要祝福吗?”

青年王子抬起头来,他额上有汗,但面容洁白无瑕,眼神清澈柔和。

Julian小王子听见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可以……”他控制住有些紊乱的呼吸,“赐给你……我的祝福。”

青年双手呈上腰间佩剑。少年拔出剑,扬起下巴,刃上映出他明亮的脸。 

他微笑,用手指抚摸剑上光芒,把剑身贴上嘴唇——然后归剑入鞘,交还给他。

“我祝福你。” 

青年王子的声音庄重而平和。“一切荣耀都归于您。” 

按照惯例,全场比赛的胜利者骑马绕场接受欢呼,然后来到皇室看台前,将冠冕献给赐予他祝福的人。

“你还认得我吗?”小王子笑着问他。

青年王子回答:“有谁不认得您呢,被神灵偏爱的王子。您的风姿绝世无双,您的名字在吟游诗人的嘴里传颂——那是这个大陆上最响亮的名字。”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四年前……你还记得吗?”

他们在阳光中对视。

“我还是那句话,你,愿意吗?”小王子努力保持着矜持的语气,心里却紧张得如同无数只蝴蝶在同时扑动。

青年王子的眼里闪过转瞬即逝的光亮,很快又垂下了眼睛。

他轻轻说:“尊贵的殿下,您将来会娶一位身份高贵的公主。而王子和王子在一起,是没有结果的。”

“我记得,你拒绝了我两次。”魔法师Julian说,嘴角带着自嘲的笑意。“在那之前,从来没人试过拒绝我。”

“我撒谎了。”年轻的王子说。

“什么?”

“我骗了你,也骗了我自己。”

在那个生日庆典的夜晚,那孩子对他说 “你愿意吗?”的时候,他看见琥珀色的星光。

那是他见过最美的眼睛。

在那个比武大会的下午,他又一次看见他。少年的脸庞映在剑刃上,少年的吻也印在剑刃上。他说:“我祝福你。”

那是他见过最美的脸。

那样光彩夺目地站在众神的穹顶之下,美得没有一丝杂质。他是这个世界最美妙的奇迹。

所以他能由衷地说出那句话。

“一切荣耀都归于您。” 

(包括我的身体和我的心)

“我真正想说的是,我愿意。”

钟声敲响十二点,群星落下。Julian双手捧起王子的脸,吻上他的嘴唇。

童话镇的星空在下雨,那些落下的星星色彩缤纷,像闪烁的宝石,奇幻美妙,不可言说。

在漫天奇异星辰下,他们宛若置身宇宙一隅,旁若无人。

公主发出一声尖叫。

“太过分了!你们特意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折辱我吗?”

广场上开始骚动,突然有人大喊:“烧死他们!”

卫兵涌入广场,刀剑闪闪发光,人群潮水一样向他们涌过去。  

他们背靠着背站在一起。

“你怕吗?”Julian问。

“我只害怕失去你。”

Julian笑了。“别忘了,我还是个魔法师。”

他打了个响指。

一辆南瓜车出现在广场上。

那天晚上,在流传下来的歌谣中,吟游诗人这样唱道:

南瓜车飞过月亮,碰落好多星星,

星星来自哪里呢,有情人的眼睛。

他们于今夜共浴了星光和月色。

他们还将共度千万个美好时光。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童话故事,在故事的结尾,王子和王子结了婚,过着幸福的生活。

从今往后,直到永远。

***END***

———————————

一个彩蛋:飞在天上的南瓜车

“啊啊啊~~~Julian你这真是南瓜车吗?怎么会这么快???”

“我……我……觉得还好…难道你不喜欢吗?”

“车速超300码!我的衣服全给吹没了!”

“那?我抱着你?就不冷了?”

“少来,你就不能让车慢下来?你这算哪门子魔法师?”

“不!你知道,我的魔法是自学的,只会开车不会刹车啊!”

“啊啊啊!不要啊!!!!”

“不要什么?!”

“停!”

“不要停?”

“不要!”

“不要什么?”

“停!”

“哥你是说不要停吗?我好像找到刹车了哎!”

“我是说不要!啊!停!你抓着我那里干什么!”

“啊对不起。我抓错地方了。”

……

*不要打我(〃ノωノ)*这真是童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